文化   >   艺术

平静女士:不赞成将京剧艺术与网络语言、流行元素相结合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24 11:14:47
分享

2017年3月21日下午,平静女士携同电影业内友人,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低调地举办了一场内部交流会。席间仅邀请了电影业界的长者、以及韩国传统音乐、舞蹈、书画艺术家等海外文化与艺术界从业人士,旨在通过这场交流会能够令不同艺术领域与海外的文化艺术从业者加深对中国京剧艺术的理解。

平静女士:不赞成将京剧艺术与网络语言、流行元素相结合

平静女士在交流会上谈到:“一些韩国艺术从业者,尤其是从事传统艺术的人士,我非常欣赏他们的表演艺术。像传统音乐伽耶琴艺术、传统舞蹈花冠舞艺术,都是我非常喜欢的。伽耶琴,形制和我们中国的筝很相近,以地域与散调音乐来区分流派。而花冠舞,在服装上与我们的中国水袖又特别接近,但表演风格都是自成体系的。在中韩建交23周年时,驻华韩国文化院举办了一场中韩艺术家交流会,邀请到了很多中韩书画界、音乐与舞蹈界的从业人士,那时我就观赏了这两种艺术的表演,这些艺术家们当时下了台就对我说‘他们非常喜爱中国的京剧艺术,也希望能有机会去更深入地了解与学习’。我觉得在传统艺术上,我们两国之间真的是非常的有共鸣。3月30日,1993版的华语电影《霸王别姬》即将在韩国重映,时隔24年,依旧是空前绝后,这说明我们中国的艺术是经久不衰的,是可以超越国界的,是能够经得起历史的考证的。”

而平静女士亦表示了在这次交流会上有一些小小的缺憾,就是香港电影金像奖董事局董事(代表香港电影制作行政人员协会)、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副会长田启文先生此次未能安排开时间赴约相见。

平静女士在交流会上向到场嘉宾致辞,内容摘录整理如下:

艺术上的非学术词汇“跨界”不是东串西串,须基于实实在在的掌握异样艺术门类

我不赞成将京剧艺术与网络语言、或与流行元素相结合的荒谬做法。

“跨界”这个词,实际上是一个品牌概念,它不是艺术上学术性的一个概念。所谓“跨界”,不是东串西串,不伦不类,我主张的“跨界”一定是基于不同艺术门类的互相补充。中国戏曲发展至今已经不是为了娱乐大众,更是重于宣扬礼教、承传文化。网络语言、流行元素,在理论与学术上是否有明确的规范?而京剧艺术又是什么?京剧艺术可以说是“文人的跨界”才得以真正提高它的文学素养,文人的涉足提高了这门艺术的品格。实事求是京剧演员在旧社会多数是没有文化积淀的;这些虽是“外行人的跨界”亦是相当有底蕴的。中国戏曲的唱词,文情并茂,婉约含蓄,怎么现在就能不择轻重地东串西串呢?很简单,因为急功近利,因为根基不稳。我们的艺术工作者一定要时刻警觉自己,你引导给观众的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倾向,观众看完了他们是否就会以为这个就是艺术了?拿这个所谓的“跨界”去忽悠就没有意义去相提并论了。《诗情化意》这部作品最终表现的是京剧艺术、是基于先人的流派具有国韵美学的当代中国戏曲,不是东串西串,不伦不类。

文学素养根基不稳的伪文化从业人士热衷复制与偷换行业杰出者的概念是急功近利,使得文化发展紊乱更加阻碍文化事业的前进

在那些伪文化艺术从业者中,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复制者,这些文学素养根基不稳的伪文化从业人士热衷复制别人的概念,热衷把别人身上那些突出与卓越的品质不假思索地任意挪用过来粘贴在自己的身上,从而再把自己的商业价值抬高;但十分悲哀,这类乌合之众只能是浅尝辄止。因为即使是表面模仿,但每个艺术从业者的个人质素、涵养品质、胸怀境界、视野高低与人格善恶是存在根本上的差距的。这种素养是一个人长期才能积淀的深厚底蕴只是靠表面模仿是绝对模仿不来的,位卑者的伎俩最后只能是贻笑大方。

京剧艺术传承的革新与发展在文化积淀上如果越来越薄一定是传承人本身的艺术质素有限

在我对艺术的严苛标准中,至少到目前为止,梅兰芳表演艺术除了在形式上是根本不存在第三代乾旦传承人的。我不是对先生生前付出的心血不尊重,而是我太尊重他的那份心血,才敢直言不讳。传承人是“非遗”的重要活态载体,一个传承人,不是顶着一个徒弟的名分到处招摇过市,而是在做人、处世、涵养与人格品质是否能够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真正地不枉这个名分。不是说一个徒弟在师父身边跟随了十几年,这个徒弟就了不得了;如果相随十几年,做人都没有学习到半分,又有什么可值得自诩骄傲的?一个谦虚的艺术工作者,至少应该时刻警醒与自觉,作为“唯一”究竟只是时代使然,实在是没有比自己更加有修养的人愿意学习流派了才能轮到自己;还是自己的造诣与涵养真正与宣传的手段已经名副其实了。这可是本质上的不同。不可否认,有很多人追逐拜名师,只是为了拓展自己的仕途发展,而不是虚心上进让自己的艺术境界更上一层楼。这些事情从一个人的待人接物、与舞台表现是能够一一真实反映出来的。一个艺术工作者,只要看看追捧自己的那些都是处于什么层次的人,就能自知之明自己真正的水平与价值了!京剧艺术传承的革新与发展在文化积淀上如果越来越薄一定是传承人本身的艺术质素有限。

要知道,梅兰芳先生于我们这一代人,乃至再小的后辈们是相当遥远与陌生的。我们都没有亲眼见识过梅兰芳先生的舞台生涯与待人接物,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先生生前的一言一行都在按照其父亲的标准严格地去要求自己,才使得我们真正地相信了梅兰芳不止是一个中国文化形象,而是一个实实在在具有人格魅力、在书法,绘画等艺术门类都具有非凡造诣的艺术大家。而这一切的眼见为实都只是集中地体现在了先生个人的言行上,是他自己的为人与修养境界受到了众人的信服与由衷地敬重。

先生生前亦不能代表梅兰芳先生,谁又有能力与资格去大言不惭的代表梅葆玖?

艺术创作的本质是痛苦,创作者选择创作亦只是为了减轻痛苦

艺术创作的本质是痛苦,我们创作者选择创作亦只是为了减轻痛苦。创作者要时刻明达这个道理。虽然先生本人没有直接参与到这部文学作品的创作中来,但是如果没有我们之间惺惺相惜的这份友谊,没有他暗中的庇佑与支持,《诗情化意》这部作品是根本不可能有机缘问世的。即使是到现在,遇到了事情的瓶颈之时总是会有贵人以真情来相助,我也依然固执地相信着,是他在冥冥之中帮助着我。诚然,我只有不遗余力,将我们共同认可的理念竭尽所能的延续下去,不负他望。

虽然前来的与未能前来的这些支持我的挚友们,愿意信任我的才情、尊重我的人格,但29年的人生挫折令我不敢得意忘形,令我不敢大呼小叫;我想这或许就是那些磨砺带给我人生的真正价值,假若我稍有作为便不知天高地厚,相信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出息;当然,这也不意味着我未来就一定会有什么出息。所以,请你们不要对我期望太多,真心把我一直当作是朋友就好。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