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的不确定性也是件好事?

作者:Tom Roston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4-05 16:25:13
分享

 

平面设计师米尔顿·格拉塞认为,思维的不确定性是件好事。

思维的不确定性也是件好事?

米尔顿·格拉塞说:“确信是荒谬的,从根本上来说,一个人不会对任何事感到确定。”格拉塞直白地表示,他尤为偏爱思维的模糊性。对于86岁高龄的他来说,思维的模糊性是感受世界的基本方式,也是他事业成功的动力。

引发思考,促进买卖。1977年,格拉塞在打车时随手把“我爱纽约”(I❤NY)的标志画在了一张纸巾上,然后将其交给了纽约州经济发展部。作为许多知名标志(如布鲁克林啤酒厂、Bread Alone面包屋等)的设计者,可以说格拉塞的工作是商业化的: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传播品牌与理念,促使更多顾客购买该商家的产品。这样看来,他似乎不该迷惑自己的观众。当然,所有事情都要把握平衡。毕竟,吸引和愚弄是两回事。“不明确的目的就是让人们对其中的信息产生疑问,”他说,“不确定性会引发思考。”

思维的不确定性也是件好事?

向大师学习。格拉塞上幼儿园时买了达芬奇壁画《最后的晚餐》的一幅廉价仿制品,从那时起,他就深深迷上了这幅作品。他惊叹于这幅画的多维性:“这是一幅充满生命力的画作,其中的含义可作多种解释。这幅画到底想说什么,谁也不能确定。”但他说,这便是此画的魅力所在。“达芬奇相信,模糊能够通向真理。所以,这幅画作与其他简洁直白的作品不同,能够更加深刻地感染我们。”

不要失去观众。格拉塞提出了一个“模糊性原则”——设计者需在确定与模糊之间进行摸索,让作品涵盖一定的“谜点”,又能让人们在一定时间内解开。他说:“如果人们对所见的东西完全不理解,那么大脑就不会集中注意力。”但如果一个标志的寓意太明显,不会激发人们的思考,这样也不好。“每个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次一闪而过的念头,但并非每一次都会全力以赴,所以人们便会忽视那些显而易见的东西。”

相对确定性。格拉塞说:“‘我爱纽约’这个标志几乎每个人都容易理解。”他还解释了自己这一最著名设计的“谜点”:“你要逐字理解, ‘I(我)’不只是一个大写字母,而是一个完整的单词;‘Love(爱)’代表着一种经历,在这里是名词到动词的转化,需要思维的调整才能理解;而‘NY(纽约)’则是地名的缩写。所以,人们在理解这个标志时,脑中需进行三次转换,但它的寓意又是如此简单,每个人都可以破解,这种设计并不常见。”这是他模糊性最弱的设计吗?“我很肯定我还做过更直白的设计。”格拉塞笑了。

原文选自:ideas.ted.com

译者:律乃琦

编辑:钦君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