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单独设立“艾滋病毒感染者考场”更有意义

作者:蒋理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6-02 10:26:46
分享

蒋理

这是一所特殊的学校,这是一群特殊的孩子,这是一批特殊的考生……山西临汾红丝带学校是目前国内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今年,该校高中班有16名学生顺利完成了学业,即将迎来他们的高考,开启他们新的生活。经批准,该校高中班16名毕业生将设立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这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毒(HIV)感染者设立独立的高考考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该校校长郭小平说。

对此,仍有一些网友质疑:给艾滋病毒携带者设置独立考场,就是一种歧视。多年来有关艾滋病的宣传教育,一直告诉公众艾滋病毒在日常生活中并不会传染。从科学普及艾滋病常识、尊重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平等权利出发,是应该将这些学生作为普通学生对待,安排在普通考场上考试的,将他们单独安排在专设考场中,还是将他们作为特殊考生区别对待。如果这16名考生完成高中学业报名参加高考,被安排在普通考场考试,那将是真正的消除歧视,让艾滋病毒携带者和其他学生拥有一样的学习、考试机会。这也有利于消除全社会存在的艾滋病歧视。

但是,分析独立设置考场这一安排,要结合现实。如果要做到上述这一步,在当前社会是有很大难度的。其他考生、家长如果知道考场上有艾滋病毒携带者考生,很可能反对,进而出现冲突由此影响高考秩序,而这种反对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针对红丝带学校的高中毕业生开设专门的高考考场,既给了这些学生平等考试的机会,又考虑到了社会环境的现实选择。这也正是此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原因。校长不可能不知道给艾滋病毒携带者平等求学、考试升学机会的重要性,但他也清楚地知道艾滋病携带者的求学路之难,包括设置红丝带学校,从消除歧视角度看,就不应该有红丝带学校,应把这些学生安排在普通学校求学,可是能做到吗?也就是说,开设红丝带学校、设置艾滋病毒携带者独立考场,都可以视为对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歧视,对他们区别对待,然而,这相对于这些学生无法求学、考试已然是进步,当然,这距离全面消除歧视还有很大的差距。这是我国社会必须有的清醒的认识。消除对艾滋病的歧视任重道远,需要循序渐进。

更进一步的问题则是如何给艾滋病毒携带者提供平等的大学录取、大学求学机会。近年来,针对青少年艾滋病毒携带者增多现象,有的省招考部门和高校已经在体检中增加了艾滋病检测。从积极角度说,这是帮助艾滋病毒携带者早发现、早治疗,以及避免进一步传播。而从消极角度看,假如存有对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歧视,那些被测出有艾滋病病毒携带的考生就有可能在升学录取中被歧视性对待。这是需要警惕的。

因此,需要对这次参加高考的艾滋病毒携带者的升学进行追踪,如果他们考出不错的高考分数,是否允许填报志愿?填报志愿之后,高校会否因他们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身体情况不符合高校专业录取要求而拒绝录取?如果只给考试机会,可录取、升学却受限制,那他们也难以享有平等、不受歧视的教育权利。这和几年前推出盲文高考试卷,可很多高校根本不招盲文学生是一个道理。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40年来我国高考在推进公平方面有诸多具有重大意义的改革措施,包括2000年取消“当年录取不报到,下年不许报考”的规定;2001年取消高考考生的年龄与婚否限制;2014年,河南46岁的盲人李金生为自己争取到参加普通高考的权利,并顺利参加高考;2015年,有8个省份专门为盲生提供了盲文高考试卷。

这些改革措施,令高考更人性化、更公平。但也必须意识到,从高考考试到大学录取、培养、管理还存在一些不公平的问题,这需要立足扩大公平,进一步推进高考改革和大学办学改革,还需推进全社会转变观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