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音乐市场二虎争斗,音著协的尴尬:是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7-09-07 16:39:18
分享

从之前的页面设计、用户体验之争,再到如今的独家版权之争,国内在线音乐战况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31日,在《欢乐颂2》的版权纠纷刚过去一周时间之后,网易云音乐再次起诉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酷我音乐侵权,这次版权纠纷的源头在于网易云音乐所享有版权的《跨界歌王》中的多首歌曲。目前,杭州互联网法院已受理此案。

中国音乐市场二虎争斗,音著协的尴尬:是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提到这里,不禁反问,为何在短短一周之内,就接连发生两起在线音乐侵权案件?是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不健全?还是相关组织的无作为?亦或是在线音乐平台的一家独大而持宠而娇?

国外严加限制独家版权,“最严版权令”却加速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垄断之路

反观国际市场,尤其是欧美日等国外音乐发达市场,音乐平台数量众多,版权诉讼案件却极为少见,这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们拥有相对完善的音乐版权集体管理制度。

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多数国家便已陆续设立了特定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对著作权进行集体管理,并辅以法律法规等做有效规约和限制。及至今日,这一组织已成为主流国家的“标配”。音乐词曲作者、唱片公司将版权统一转移到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委任管理。再由集体组织向音乐使用者(在线音乐平台、卡拉OK等)进行集中授权许可,收取版税,并将所得版税分配给权利人。在制度规约下,公开表演权的版税成了音乐作品创作人重要的收入来源。

中国音乐市场二虎争斗,音著协的尴尬:是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欧美版权管理制度虽然略有不同,但却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点是:不公平的待遇、独家的许可和差别价格不被认可。即便是在少部分允许独家许可的国家,也会在法律层面对独家版权进行严加限制。可以说,国外市场基本不存在对数字音乐服务商提供独家许可的先例。

即便是在中国,2013年之前互联网数字授权的模式也是非独家版权许可。直到2013年起,在腾讯和三大唱片公司的推动下,中国才开始“特殊”了一回,并引发了后续和阿里音乐、百度音乐、网易云音乐等的版权之争。而后至2015年7月9日,国家版权局发布的“史上最严版权令”《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在让中国音乐产业迎来春天的同属,更直接推动独家版权的垄断进程。

今年3月,腾讯音乐更将环球独家词曲版权收入囊中,至此,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及其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获得环球音乐出版有限公司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管理、分销、维权、推广等业务独家授权。这意味着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拥有了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的独家版权。此时,QQ音乐版权曲库已经达到1500万,远超同行也其他在线音乐平台。

“至此,数字音乐版权格局已定。”腾讯音乐娱乐方面曾表示。腾讯音乐意图垄断在线音乐市场的野心昭然若揭。有业界人士认为,腾讯购买大量独家版权,建立了行业版权壁垒,此后,音乐要不要分销,到底分销给谁,都是腾讯音乐决定,腾讯音乐俨然已经走上了在线音乐版权垄断之路。

音著协的尴尬:是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实际上,针对目前国内在线音乐的垄断乱象,本应由中国大陆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中国音乐著作协会来维护。要知道,音著协是专门维护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不过,从目前实际情况来看,音著协的作用远远未能得到发挥,陷入了“名不副实”的尴尬境地。对此,究竟是音著协的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根据网络公开资料显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接连拿下华纳、索尼、环球的独家音乐版权之后,其版权曲库已经占据中国总曲库的90%。这意味着,腾讯音乐已经部分取代了音著协的社会职能,成为中国实际意义上的在线音乐版权管理组织。整个中国在线音乐市场成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一言堂”,音著协的社会职能逐渐被架空。

中国音乐市场二虎争斗,音著协的尴尬:是束手无策还是袖手旁观

除了在线音乐版权上无力管理,音著协在与国际唱片公司合作方面,同样陷入信任危机。

由于成不成为音著协的会员完全出于自愿,一些大型唱片公司旗下的音乐人往往不会选择加入音著协,“尤其是国际性的唱片公司,这些公司管理都是非常严格的,如果没有精确的报表,他没有办法信任你,也不会和你达成合作”,某唱片公司工作人员说道。而另一些选择加入音著协的唱片公司或者音乐人,常常抱着“能收一点是一点”的心态,“反正本来靠个人是很难收回的,那不如就让音著协代劳,收得一分是一分。”

这种信任危机,对于音著协本身来说也是个困扰,但却很难得到解决。据知情人士透露,音著协也想更好地展开工作,但这必须要建立在协会和会员相互信任的基础上,但很少为音乐著作人解决版权问题,有时还擅自低价授权的行为,已经很难再让他人信任。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