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来源:互联网
2017-09-25 20:08:13
分享

9月21日,由惊奇幻想基地和白羽扇影视智囊联盟主办,聚影汇,投奖帮,白羽扇影视学院和领带金融学院联合主办的第二期惊奇幻想汇活动以<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為主题.邀请了四位嘉宾进行中国科幻文学影视发展的对话,分别是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红色海洋》制片人周迅知名青年导演邢潇(中国首部3D电影《堂吉可德》的执行导演)制片人耿聪(第八届澳洲国际华语电影节文艺单元制片人)进行深入探讨。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首先惊奇幻想基地的COO王伟向现场嘉宾及观众隆重地发出了惊奇类型电影项目的故事征集,主要类型包括科幻,奇幻,惊悚,悬疑及都市冒险。会选择优质的类型故事和人才来进行合作与开发投资。第二个板块就是对青年电影人的培养,重点分三个部分:首先是惊奇类型电影的创投推介会;第二个部分是惊奇幻想分享会,主要是行业资深专家与新生代电影人沟通、分享搭建的桥梁平台,主要是以分享经验跟交流心得为主,为青年电影人后续类型项目的发展与开发提供有力的保证;第三个板块就是惊奇幻想电影盛典,打造中国首个类型电影节。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惊奇幻想基地COO王伟

朱玉卿老师分享“中国观众喜欢什么样的科幻电影”,并从“给谁看” “谁在看” “看什么”三个角度进行分析。朱玉卿表示科幻电影其实在视觉上是非常大的电影类型,比如说阿凡达、生化危机,比如说猩球崛起,全是科幻的。所以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好莱坞永远往前看,中国永远往后看,今年拍的绣春刀,还在拍刀,好莱坞已经拍什么太空人、智能了,这就是两种文化的差异。

朱玉卿跟大家分享了中国电影有什么独特的,这些科幻类的电影,并表示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特别成功的国产科幻电影,但是,好莱坞的科幻电影到了中国,都有一个基本的票房产出,不会低于3亿这么一个基本情况。为什么中国没有好的科幻电影?因为跟中国工业体系相关,在好莱坞,就连管灯光的那个人都是专业出身的。

《三体》,大家盼了一年又一年。造成这种奇妙的经历,都是想象很好,实施起来很难。中国从哪找突破口?动画,大鱼海棠是不是科幻电影?是中国的科幻电影,是逍遥游里面的,庄子、老子他们的意向,美学里面出来的电影,所以意向感特别强,别说工艺了,做成虚的,中国人做电影玩实的玩不过好莱坞,爆破到哪?那是战狼,爆破到天上了。但是好莱坞的爆破,中国很难去学。因为好莱坞的电影,平均两亿美金起跳。所以中国科幻电影人先得自己的做好,不要跟好莱坞比。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花13亿拍电影,所以不要比实的,要比虚的,中国的美学不是摄影美学。

朱玉卿曾经把变形金刚的创意制片德桑坡请他来过北京,德桑坡当时做了一个特别大的电影,现在还在做。

德桑坡分享好莱坞的电影是局面的,中国叫文学剧本,所以今天的主题叫科幻文学的影视化道路。好莱坞的电影全部画出来的,一个镜头一个镜头,所以为什么剧本那么久?五年了剧本还没有画完,要画剧本、要做剧本。

在中国做科幻电影,做画皮就可以做成,外国人不知道画皮这个东西,他以为是油画。这是中国的,外国人不是这样的,外国人是真画。所以中国人一定要在科幻电影上画,不要科,只能想象,虚幻的。

中国的科幻电影要从动画开始,并给大家推荐了一部科幻动画电影《红色海洋》,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小说改编的,这个电影两个优势,第一是科幻,第二是动画做科幻,避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短板,来发挥它的强项。目标定位非常精准,是一个成人项目,不是亲子项的动画电影,就是一个大鱼海棠的升级版。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聚影汇创始人朱玉卿

周迅老师为大家分享了他们做这个电影的时候遇到的问题,同时也希望科幻电影行业有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

他们在《红色海洋》的架构过程中,专门找了很多专家。并建立了一个红色海洋智库,这里面包括了很多海洋学的专家,比如说百万年以后海洋真的会变成红色吗?与之探讨过这个问题。并且也找了谷歌的人工智能去推测人工智能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等。以及未来百万年以后文明的剥落是什么样的,跟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博士探讨,宗教类,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活动去构建这个世界,这是红色海洋,它是什么样的世界,分享的就是我们怎么样地去科幻片中创造这么一个世界,让观众知道它有可行性、有可信度的,中国科幻要面对的问题,也是最难的一个问题。最后周迅表示其实中国人的想象力,是可以在世界上能够被大家的认可。他也希望《红色海洋》能给大家带来温暖和感动。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红色海洋》制片人周迅

在嘉宾对话环节

邢潇给大家分享了当时拍堂吉诃德时。专门派人去英国学了3D的技术,学了三个月到半年,就把这样的年轻人请过来做3D技术指导。当时可能连徐克都没有拍过,最大的痛苦就是每天会因为一个机位的转变,一个镜头的换取,然后重新再去调银屏,根本不是那种工种,边学边琢磨。当时电影中的王刚老师、郭涛老师,最后开玩笑说,我知道什么叫3D电影,就是等等等,一直在等。最后坚持拍完了,虽然最后的成效并不是特别满意的,但是也算一种尝试。

耿聪关于中国的科幻影片存在的问题做了简单描述,除了技术和人才的薄弱,他认为它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思维的问题。第二,是整体的一个基数非常之低的。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嘉宾左起:朱玉卿周迅邢潇耿聪

观众互动环节

提问:中国的软科幻在国际上会不会有市场?

朱玉卿:我觉得现在咱们中国人真的要去浮躁,我经常说如果我们本土的观众都征服不了,发展中国家都征服不了,发达国家能征服得了吗?人家的智商和情商比我们高。所以现在的中国电影不要那么着急占领国际市场。

提问:红色海洋在内容上的取舍是怎么样的?

周迅:因为我们是动画电影,所以我们去去掉一些负面的东西,更多强调的是在残酷的世界里,为了生存他做的一些选择,更多的是用物理世界,有时候刺激上的东西可能有一些血性暴力,但是不一定非要用挑战道德观的东西做。最后我们看的是背后的东西,你的文明怎么来去回归?到底两个种族之间怎么去选择?我觉得这是韩松老师要表达的,只不过我们修改了一下内容。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惊奇幻想基地:以极客精神,激活全球想象

据介绍,本次活动主办方惊奇幻想基地,是中国首个专注于类型电影的服务平台,聚焦中国类型电影的蓝海——科幻、奇幻类电影,以极客精神,激活全球想象,通过全产业链的服务,形成全球对中国的科幻、奇幻类电影的关注,促进全球幻想类电影以及相应作品类型人才的交流,整合海内外优质电影资源,拓展中国电影的想象空间,促进本土电影工业进一步健全。

惊奇幻想汇:科幻文学影视化道路探索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