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种族主义者吗?”还是上网找答案吧!

2017-09-27 10:30:40
分享

“我是种族主义者吗?”还是上网找答案吧!

“我是个种族主义者吗?”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自我剖析举动,你就做了好几件事情。首先,你花了时间去琢磨自己是不是种族主义者,去反思有没有和“种族主义者”挂钩的想法和无意识行为,并且承认这样做是确实很重要,与你平日在网上搜索的问题一样重要,比如“为什么我的猫会舔我?”“戴夫·帕托的女友是谁?”其次,你在家舒舒服服地查询这个问题的答案时,也帮了别人的忙——尤其是有色人种。他们不必再因不得不给你解释种族主义而生出无端的烦恼,以及应对一切可能是不好的反应。

讨论种族主义这一话题本应不难,现实却往往相反。我们都认为种族主义是一件糟糕的事(对吧?)——那是因为在现代社会,街头混混也好,纳粹也罢,他们都无立足之地。对于那些司空见惯的陈词滥调,我们大多数人立马能察觉出来,对于侮辱性的恶语也会予以回击。但是,如同人类一切主要的弊病一般,种族主义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种族主义没有固定的形式,容易变化且不断变化着。就像《蝙蝠侠》里的小丑,你以为你在反击另一个恶人;可你瞧好了,种族主义才是那个幕后操纵者。

一些看起来十分单纯,甚至是一些反感种族主义的人,浑身却散发着“白人至上主义”的气息。这种细微的行为可称为“隐形种族主义”,也是一种罪过。对于刚搬来的自孟加拉裔邻居家的小孩,你也许不经意的一句评论,可能就会体现出来。当你看见她们裹着头巾去上学,你不禁自言自语道:“可怜的姑娘”。你这样做是有意识的——你的确为他们不能像你一样而感到难受(显然你与一样便是最好的)。

又或许,“隐形种族主义”也体现在你对于黑人同事的“恭维”——“你真是善于表达!”——说这话是因为他们的语音语调和你相似。还有,当你的黑人同事“自行其事”时,你会心生不悦,为什么他们会不想和你出去玩(你可是高人一等的,绝对如此)?

不是每个人都能说“某某某不是种族主义”。这倒不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与种族主义的关联很紧密,而是因为对你而言,它无关痛痒,只是你想表达以及如何表达的一种消遣。毫无疑问,对于其他人的现实生活以及水深火热的生存状态,这事更有吸引力,更为深刻,不是吗?

偶尔,你也会用“双重标准”的立场来看待这个问题:只问目的,不看结果(“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这在法庭上是绝对站不住脚的(“警官,我可没想着要在满大街撒尿,我想你何不换种角度想想这件事呢。”)

或许,这就是一种“故意的歧视行为才是歧视”的想法,因为如果每个人努力就能做到,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么白人就会一直处于领先地位:白人本来就是更加努力的员工。

有时,“隐形种族主义”也会直击带给你最多快乐的地方:你的心灵。我想起有一个男人说他“只喜欢亚洲女人”。什么?我们所有亚洲女性?22亿人?我们这22亿女性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吗?要有的话,不过是对于亚洲人特有的奇想与刻板印象罢了……。

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因此,考虑到这所有的一切,不难理解,一个关于种族主义的真诚的对话是很难实现的。如果你问我“我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吗?”答案可能并不会是一个我们期待已久的坚定的“不!”,反而会导致愤怒、否认、悲伤和激动。

对于那些每日受种族主义影响的有色人种而言,这是一种负担。你逼着同样的一群人不断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做出解释,在他们试图解释自己的时候大发雷霆,在观点不尽相同时要求他们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你的利益而徒增他们的负担,这件事情本身就有点……你知道的,种族主义。

但是,如果你浏览或阅读了关于这一问题的大量的网页、文章或是优秀的材料,当你选择教育自己,尊重地、开明地去倾听饱受种族主义影响的人的故事时,你就不会这样做,相反,你可以从网上找到答案“我是个种族主义者吗?” 这时,你才会有一个真实可靠的答案。

 

(编译:龚圆梦、李雅璇 编辑:王旭泉)

 

 更多“文谈”栏目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文谈”(cdwentan)。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