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伊拉克男孩之死再次暴露欧洲难民政策的问题

2017-10-19 17:34:54
分享

一伊拉克男孩之死再次暴露欧洲难民政策的问题

10月8日,一名13岁伊拉克残疾男孩在意大利北部死亡,男孩的父亲几近崩溃,声讨欧洲移民制度存在的问题给他带来的痛苦。

阿丹·阿卜杜尔拉赫曼(Adan Abdulrahman)患有肌营养不良症。周日凌晨,他在医院离世,当时他正在从轮椅上摔了下来的伤病中恢复。目前,他的死因尚未得到确认。在去世前几天,阿丹出现了呼吸困难,发生了感染。

他的家人说,到达意大利之后,这一周过得很是艰难,一直在努力找住的地方,甚至在在桥下过了一夜。

上·阿迪吉地区( Alto Adige )靠近奥地利边境,是一个富裕地区。在这个区里的博尔扎诺的政府当局在阿丹死亡后开始审核移民管理问题。

“虽然身有残疾,阿丹是个聪明乐观的孩子,”阿丹的父亲,36岁的霍辛·阿卜杜尔拉赫曼(Hossein Abdulrahman )在电话里说道。在他说话时,可以听到旁边阿丹母亲的哭泣声。

阿卜杜尔拉赫曼说:“她不吃不喝,也不睡。完全崩溃了。”

两年前,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的基尔库克发生了一起汽车爆炸,阿丹五岁的妹妹丧生。这一家人逃到欧洲,来到瑞典。瑞典在2015年接到了超过16万份避难申请。

今年九月,他们得知避难申请没有通过,在被遣送回国之前,有21天的时间离开瑞典。

阿卜杜尔拉赫曼( Abdulrahman)说:“我们被告知要么离开,要么回到基尔库克,但是基尔库克太不安全。”

欧盟的规定允许阿丹一家重新在另一个国家申请避难,于是他们乘火车离开瑞典,花了三天的时候前往南欧,途经丹麦、德国和奥地利,到达意大利北部。在那里他们打听有库尔德人的社区。

他们在10月1日抵达博尔扎诺,在桥洞里过了第一夜。第二天,他们去拜访了天主教慈善团体“博爱”。这个慈善团体告诉社会服务机构有一个有四个孩子的家庭需要住宿,孩子年龄在6到13岁之间。

他们的申请又遭到拒绝了,因为当地的法规-“圆形克里泰利”(the Circular Critelli) 限制从其他欧盟国家接纳意大利移民或意大利内政部没有要求接受的难民。“博爱”慈善团体没有放弃申请,提到阿丹身有残疾,却无济于事。

阿卜杜尔拉赫曼( Abdulrahman)说:“他们说所有的难民安置点都满了,可以给我们提供火车票,让我们去意大利的其他地方。”

10月2日,这一家人去市警察局总部,预约提交避难申请,却发现警局关门了。当晚,阿丹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他呼吸困难,身体疼痛,被送去了医院。在那里,他和他的家人过了一夜。

两天后,也就是10月4日,阿丹出院。志愿者将他们安置在一间旅馆,替他们付了钱。10月5就,旅馆满员,他们在福音教堂的地板上睡了一晚。

10月6日,这一家人又去了一次警察局,之后阿丹在去“博爱”食物赈济处的路上从轮椅上摔下来。

阿丹被送去医院,做了手术。在他感染发烧之前,他似乎恢复得不错。10月8日凌晨,阿丹去世。

博尔扎诺地方议员玛莎·斯托克(Martha Stocker)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个家庭原本能在安置点最多住宿三个晚上。申请之所以被拒绝,可能是因为“信息不全”。

她向家属表示慰问,同时强调需要改善各级公共机构,志愿者协会,省政府,国家政府,以及群体之间的交流。

但是,移民司法研究协会的法律顾问托马斯·布兰卡( Thomas Branca)称,有一份文件证明,在阿丹出院的当天,医院给当局提供了阿丹的医疗信息,要求当局给这个家庭安排住宿。

“他们[社会服务机构]在对这个家庭所适用的政策颇显严厉……在他们必须做决定时,没有发现这个家庭的情况足够槽糕,”布兰卡说。“他们还试想责备志愿者,因为志愿者告诉医院当时是他们在照顾阿丹一家。”

联合国难民署要求取消克里泰利(Critelli)条例、博尔扎诺阐明当地的难民接收程序,以确保他们的程序符合国家和欧盟层面上的难民的权力,尤其是未成年人和最弱势群体的权利。

根据志愿者的数据,大约有700人住在博尔扎诺的四个难民中心,据信还有100多人露宿街头。

尽管博尔扎诺在接受难民方面符合国家配额的要求,但是代表该地区的国家参议员弗朗西斯科·巴勒莫( Francesco Palermo)称符合在难民数额的要求。

巴勒莫表示,这是与奥地利边境的紧张局势有关。奥地利一直威胁要在边境部署军队,阻止难民从意大利进入奥地利。同时,奥地利也竭力避免成为利于难民进来的地方。

巴勒莫说:“不是富裕地区没有能力处理这个问题,政治在起作用。当你认识到体制中存在脆弱性时,你自己就真的需要开始思考。这个悲惨的故事会引起进一步的反思。我们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编译:金子皓 杨峥编辑:王旭泉)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