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2017-10-23 15:57:21
分享

“我们的人生都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刻,那交给时间。让自己静下来,你会知道事情本身有它的解决方式。”1020日,台湾知名画家、诗人与作家蒋勋做客蜻蜓FM音频直播间,在他的直播首秀中,分享回归自然后的“慢生活”心境。

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一、谈身体状况

我的身体因为在2010年后心肌梗塞,所以做了支架,我觉得也是一个好处。你不可能改变这个现象和事实,但是我可以用我的呼吸、节奏慢慢让我接受这个事实,就是跟病相处。

医生要我每天走一万步,有时候我会走到两万步,就让自己的身体暖起来,尤其在冬天,你可以借着慢慢自己的呼吸、运动,出外去走路,然后身体一直一直暖起来,我相信人是可以治疗自己的。

二、蒋勋:在池上,重新回归自然

我是201410月住到池上去,池上是一个非常小的农村,它在台湾的东部纵谷。因为交通不方便,所以它相对保留了非常非常纯朴的自然。

在池上,大部分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很高兴,到了池上,重新认识到这个自然的秩序。

我也发现我的身体里面其实有一个希望跟这个自然秩序对话的某一种关系,春天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里边所有的花也在开,那夏天的繁盛,到秋天我就应该要慢慢慢慢收敛,那叶子凋落是因为它要把养分储存,因为它要度过一个比较寒冷跟干燥的冬天。

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我觉得有点像人的一生,青少年他就是青春,他的活力特别强,然后到盛壮之年他像进入夏季,我们讲哀乐入中年。到某一个年龄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已经了解了人生里面悲哀的事跟快乐的事儿,所以你比较平静,不会那么惊讶,不会那么地浮躁。

三、蒋勋:记录自然

手机现在画素一直在改善,所以我随时记录我看到的东西,可能是黎明的光。因为我大概出去,如果在立春以后,可能就是五点以前我就出门了。

你会感觉到海岸山脉太阳升起来以前那个淡淡的光,然后可以看到所有草,每一根草上面的露珠,这些大概在日出以后全部就会消失了。可是你会看到黎明曙光以前那个大自然的安静,然后慢慢阳光出来,你就听到鸟开始叫了,听上去非常非常地丰富,然后听过风吹过纵谷。

我会觉得人要适当的回到自然里去,我们在工业革命以后,像全世界的人都远离了自然,远离自然自己不太知道。

四、蒋勋:自然拥有拯救人的力量

我相信中国的江南,北方有很多这样的农村,我只希望在都市里的朋友慢慢注意到你不忙的时候,坐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的火车去亲近一下自然,这些河流,这些山脉,这些没有被污染的空气跟没有被污染的土地,它会是你的身体最好最好的救赎。

我觉得中国长久在诗词文学里面一直强调的,“水流心不静,云在意俱迟”。那我们读到这些诗的时候,其实就在告诉你说,一条河流你怎么去观察它,这条黄埔江它有它的源头,有它的出海口,而它能不能在不受污染的状况里跟人发生更多的互动跟好的关系。

有时候我觉得倾听人的声音,也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天籁。庄子一直讲的天籁,有时候你坐在海边听浪涛的声音,我相信也是一种倾听,也许有一天,蜻蜓FM这样一个电台,它可以带领大家去倾听大自然很多的声音。

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五、蒋勋:去看到银河,和星辰对话

到晚上的时候,池上因为在种全世界最优质的米,所以他们的农民发现米跟人一样,晚上要休息,要睡觉。他们就联署要台湾的电力公司把路灯拆掉,所以,你在池上看到这些最美最美的星星。我在那边看到银河都呆掉,因为我觉得银河是唐诗里的东西,什么“卧看牵牛织女星,这是唐诗的句子。

我在台北已经多久没有看到银河,可是池上你几乎只要没有云,每个晚上都会看到银河,一大片的银河的星阵。我觉得你整个人随时在和宇宙发生对话,跟云对话,跟星辰对话,跟黎明,跟黄昏对话。

六、谈画展

在池上,你会觉得视野非常非常地远,可以一眼看到天边去,所以我想你回到家里,你很忍不住你想画那个大的空间感,不只是画幅的大,同时是在整个画面上安排一个非常远的视频线。

梁大哥,他是池上的老农民,有一个很大的谷仓。那这个谷仓已经60年了,这个老农民就把这个谷仓捐出来,做画廊,他希望保有所有池上人旧的记忆。

这个129号开幕,所有里面老的木结构部分都保留,可是它又有很现代化新的部分。可是在外观跟里面很多结构完全保留旧的,这是我很希望它是一个模式,而这个模式我希望大家可以了解老建筑不见得都要拆。老建筑其实转型变成新的空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开幕以后,我自己的第一档还跟席慕容一起开画展,这个一展出就是半年。所以,这半年当中,陆续到池上的人都会看到这一批画作。

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七、与粉丝互动

红萍(昵称):当您遇到一些无能为力解决的事情的时候,想请教您是怎么做的?

蒋勋:我们的人生都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刻,那交给时间。我觉得让自己静下来,你会知道事情本身有它解决的方式。在无能为力面前,知道人力不可为,只好交给天意。然后有很多不见得是解决,而是祝福。

这个时刻来临的时候,可能也是考验我们自己对人生的态度跟智慧最好的时刻。

八、谈新作《青春版红楼梦》

我特别解释一下,因为我过去在台湾不同的城市讲《红楼梦》,我只讲80回,我想因为我有我的偏见,就是我觉得《红楼梦》的后40回不是原作者写的,或者说里面大部分不是原作者写,因为你感觉到文笔不一样,对人物的描写,特别是对人的悲悯的东西慢慢少了。

后来有一位朋友,他就跟我说,你知道,如果只讲到80回,不讲后40回,林黛玉的死亡还没有出现,然后贾宝玉跟谁结婚也没有出现,他说对青少年来讲,他很需要一个故事的完整性。

所以,这次蜻蜓FM播的这个是120回,是我第一次真正完整把120回讲完,因为我特别想跟青少年讲。因为我有一个愿望,我觉得《红楼梦》里面的孩子都13岁、14岁、15岁,觉得中学的青少年朋友不读《红楼梦》太可惜了。我希望能够面对这些朋友,跟他们讲一次《红楼梦》。

蒋勋做客蜻蜓FM直播:畅谈回归池上后的生活美学

【蒋勋其人】

1947年生于古都西安,成长于台湾。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1972年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先后执教于多所大学。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包括《蒋勋细说红楼梦》、《蒋勋细说红楼梦青春版》、《孤独六讲》、《蒋勋东西文艺长谈》、《美的沉思》、《蒋勋讲中国文学》、《蒋勋:中国美术史》、《蒋勋:西洋美术史》等,作品音频版本均独家呈现于蜻蜓FM。其中,《蒋勋细说红楼梦》的累计播放量已超过2.2亿。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