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2017-10-25 15:35:01
分享

一个姑娘过来说是她的粉丝,能不能合个影,蔡阳立马答应。后来在群里聊起来,蔡阳才知道,那天现场远道而来的不止这一个粉丝。“‘9号线’从江苏过来、‘经典’从上海来北京,还有开了几百公里的车来,看完演出又连夜开车回去的。他们后来在群里晒节目单,可能是害羞才不过来打招呼吧。”

在北京朗园的这场演出更像是一场粉丝见面会,一群爱好民乐的人从天南海北来听一场中央级民乐演奏家的演出。事实上,它是一个为孩子集资捐赠绘本的公益音乐会项目,蔡阳、于源春、王悦、张宇、阿龙组成的“民乐坊”带来民乐演奏,在陌陌进行同步直播。

姑娘走后,工作人员过来告诉蔡阳,今天的直播星光值达到一千余万,意味着筹到了十万余元人民币,可以支持10个绘本馆的建设和运营。

“很神奇吧,是吧!” 即使已经做了9个月直播、惯常出入国家大剧院的中央民族乐团中胡首席蔡阳,还是常常惊叹于直播的效果。她没能想到,被许多人看作“清流”的民乐意外地在陌陌拥有大量粉丝。

蔡阳的记忆力好,关于学二胡这件事情,她能讲出从8岁开始的完整故事。

小时候,练琴之余上厕所的功夫,蔡阳透过卫生间的窗户看到小孩们在打雪仗,从四楼望下去,人很小,四周尽是雪。她的两个姐姐也在,夏天的时候她们还会跳皮筋。看了一会儿,她起身回到屋里,拿起二胡继续练习,父亲在一旁督促。

关于练琴的记忆里少有不愉快的时候,唯一提到的就是偷看下雪这一次,她很羡慕,但是父亲在等她,很快她就回去了。

从第一首曲子《良宵》到中央民族乐团中胡首席,她把这一路归结为漫长的好运气,8岁时启蒙老师马丹不收任何报酬教她二胡,12岁考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时得李恒老师垂青,以及父亲十几年中投入的大量时间、金钱、精力。

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今年1月初,在一个朋友之间的饭局上,一位在陌陌工作的朋友建议她试试直播:你是中央民族乐团中胡首席,专业水准肯定不是普通网友能见识到的,要不试试?

第一次试水安排在今年1月17日,蔡阳和其他两位非凡乐队成员卢泓、李娟一起做了一场直播,她们按照演出的形式安排10首曲目,坐在陌陌现场的演播厅里,面前是一块大屏幕,实时显示直播动态。她们穿着统一的水墨元素长裙,正襟危坐,“就跟去电视台演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直播结束后,蔡阳得知刚才那场民乐演出有21.5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获得400万星光值打赏,约合人民币4万元。从没接触过直播的她才意识到: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而这对于陌陌以及陌陌的用户来说,早已不是新鲜事。2017年1月7日的陌陌现场盛典上,同样是演奏民乐的主播“古筝灵儿”获得年度第二名,根据陌陌副总裁贾维在媒体上的的说法,“第二名的概念是她一年刨掉个税、刨掉分成,最后落到她手里的收入应该是过一千万”。

20万的在线观看人数对于直播平台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字,但是对于蔡阳,足以形成冲击式的惊讶情绪:“我一年演一百多场的话,按每场一千人计算,比如维也纳金色大厅的容量,一年能有20万观众吗?”

很显然,答案是没有。

蔡阳开始把这个“新鲜物”推荐给更多朋友。

第二次直播在今年大年初一,除了“民乐坊”的张宇,她还叫上了王悦。王悦是蔡阳初中到大学的同学,在首都师范大学任教,擅长打击乐,于是三个人把二胡、钢琴和鼓结合在一起演奏。到了4月份,蔡阳的直播号“民乐坊”已经有将近10个人轮流直播,王悦建议蔡阳干脆给大家排个班,不出意外,“民乐坊”每天都有直播。

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直播截图

蔡阳撕开了一道口子,让基本只出现在剧院舞台上的国家级演奏家们聚集在陌陌,玩起了直播,但直播也不像演奏家们想象的那样容易。

最初的两个月里,蔡阳直播的时候不敢看屏幕,一看就忘曲目,手上的节奏也会打折扣,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跳出来的弹幕接话——陌生人社交一度成为演奏家们直播时的难题。第一次个人直播是在2月15日下午,她准备了15首曲子,一快一慢,每次演完她就说一句:我演完了这首,那接下来再给大家演一首。最后就是一首赶着一首演完,退出直播。

原本,蔡阳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从小学三年级转学到有乐队的学校开始,她上台表演的机会变多,个子不够高,就把琴盒垫在脚下,那是一个橘色的琴盒。看到女儿潜质的父亲,花几百块大价钱给蔡阳从北京定制了一把乌木二胡,在当时相当于普通工薪族半年的工资。

她属于“人来疯”,有观众的时候会非常洒脱。“整个表演过程里,我一直都是特别幸福的,舞台上所有的灯光聚焦在你的身上。”剧院的舞台有种庄严的仪式感,远远观望,不容出错。

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蔡阳在2016新春民乐赏析音乐会上表演

但直播消解了这种仪式感,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主播处,他们的喜怒直接反应在屏幕上。为了不使他们感到无聊,蔡阳得准备大量的曲目,而且“你不可能每一首乐曲都不错,非常完美,那是不可能的”,危机感挥之不去。

看似浪漫的事情背后大都有不浪漫的准备过程。直播前,蔡阳拿平时下班后或者没有演出的周末时间来准备曲子,如果没有现成的二胡谱,她就听歌识谱,重新编排,前两个月“每一次直播之前写谱要写到夜里三四点”。

过完年后,有人在直播里评论:“蔡阳你会《凉凉》吗?”蔡阳赶紧拿笔记下,回头一查,发现是在年轻人中非常火的古装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题曲,她开始听歌、扒谱子、对谱子、找调、练习,再在直播里演奏《凉凉》时,反响很好,事情慢慢有了起色。“很多古装剧、古风游戏的曲子非常适合二胡的音色,在年轻人中也特别有号召力。”

与观众的交流变多之后,王悦明显察觉到他和蔡阳身为演奏家的变化。“我们原来的圈子是比较封闭的。”王悦说。圈子里待久了,日子里只剩下练琴、演出,偶尔约人出去吃顿火锅,出去玩可能在旅馆刷淘宝。每次跟人聊天,王悦都爱问对方最喜欢哪个音乐家,一听到不认识的名字就立马打断,大声说:“太好了!你看你说的歌手我完全不知道,存在即合理,他一定有他好的地方!”

但陌陌上的直播是一种新的交流方式,人们因为共同的喜好形成一个个“趣缘部落”。“在这儿好的是,演奏的都是我喜欢的,就像吃饭喝酒肯定是找喜欢的朋友。”王悦的直播中有一首经典作,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兴起时拿凳子作鼓,偶然还会唱几句,“剧场里可不能这样”。

今年4月份,蔡阳累得瘦了好几斤,她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从侧面看去薄薄一片,以前觉得自己无比健康,精力旺盛,睡几个小时什么事都能缓过来,然后继续玩音乐,继续听曲写谱,但这次不一样了,她体会到直播的压力。

6月中旬,“民乐坊”观众“臭儿”用几位演奏家的直播截图和照片做了四分半的视频,配文“要陪你到永远”。偶然一次,蔡阳转发了这段视频,并说:“这段直播的日子必会在我的人生浓墨重彩留下一笔。”

很快,蔡阳从直播的压力中摆脱出来,她觉得自己一直“是个在阳光下的沙滩上奔跑的小女孩”,“只要有一个目标,一个高度,我就要把它逾越掉,我就要把它征服掉,用我爸的话说,必须给它拿下。”

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蔡阳承认自己的性格与父亲相似,也承认父亲在她的人生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父亲是家中长子,干事情特别坚持。父母给女儿立下一条规矩——不娇气,从小家里换煤气都是由她们负责,把空的煤气罐抬下去,再把满的搬上来。

蔡阳是最小的孩子,父亲花更多心思在她身上。

“我爸宠我,所以他跟我说要做什么,我二话不说就是奔着那个去。我爸这个人特别认真,他只要认准一个事情,就要努力去达到,甚至可以说非常执着。”每节二胡课他都跟着蔡阳听,记笔记,回到家再给蔡阳讲一遍。

四年级时,蔡阳尝试报考音乐学院附小,没有成功,父亲开始意识到跟名师学习的重要性。暑假里,他到北京一家一家上门找音乐学院的教授给蔡阳辅导,那是他第二次来北京,第一次就是陪蔡阳来考试。蔡阳学琴,他坐在一边,放学后立刻收拾东西回招待所,不然晚了食堂没有饭了。父亲的陪伴是24小时的,不上课的时候他就陪着蔡阳练琴。后来蔡阳考上了音乐学院附中,父亲的生意也越来越忙,没有时间陪伴,父亲会每周写十几页的信陪伴女儿成长。

蔡阳的每次直播父亲都会看。7月底的一个下午,蔡阳想练会儿琴,这是她日常获取踏实感的方式。和观众熟悉之后,她偶尔也把练琴作为直播内容。那天直播结束,蔡阳打开门,发现另一个房间里的父亲拿着手机正在看她的直播,眼眶泛红。蔡阳感慨,这是第一次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琴艺的认可,居然还是通过直播。

直播确实给蔡阳带来了人气。

今年8月底,蔡阳应邀参加了一档陌陌出品的直播综艺。游戏规则很简单,一共3道题,答对继续,答错即失去答题资格。网友刷火箭可以复活选手,机会有3次,第一次需要10个火箭,第二次25个,第三次50个。火箭是陌陌直播价值最高的打赏礼物,购买一个火箭需要人民币1888.8元。

蔡阳上场先表演了一曲《赛马》,刚演奏完,网友已经刷了9个火箭。第三题答错后,蔡阳决定放弃,有人又刷了13个火箭。最后累计获得35个火箭,刷新了场上嘉宾获得火箭数的记录。

主持人颇觉意外:“蔡阳,你这么火啊?”

蔡阳自己也没有想到,一个劲地道谢。

她也没想到,9月中旬的这场公益音乐会,现场几百个座位会全部坐满,还有不少观众席地而坐,更有一些陌陌上的粉丝专程从外地赶来。

我在陌陌拉二胡:20万人掀起的民乐风暴

蔡阳表演《赛马》 图 / 受访者提供

发现陌陌上的关注人数越来越多之后,除了展示自己的蔡阳开始在演奏乐器的间隙讲解乐器常识、曲目背景,以此推广民乐基本知识。过了一段时间,她一拉曲子,评论里立马有人报出曲名,有的甚至能说出曲子里的典故。

半年前,观众“疯癫道人”偶然在陌陌首页看到“民乐坊”的直播,现在,这件事已经成了他每日固定安排,六点半下班之后吃晚饭,“民乐坊”的演奏就差不多开始了。“民乐是需要讲解普及的,它的发展需要基础和文化土壤,否则,它只会在留在音乐学院或者博物馆里。”他说。

蔡阳有一个群,叫做“民乐坊女孩群”,一共有8个人,成员们在看直播聊天时认识,“土豆少女”也在其中。看直播的女生不多,她在群里说:女孩群就这么几个人,可得好好珍惜。

“土豆少女”和“豆苗”是这个群里“四大女孩”中的两位。“土豆少女”对蔡阳的关注来得更早。2014年,她得知中央民族乐团有场《印象国乐》演出后,并注意到蔡阳。去年冬天,她去福建大剧院又看了一场中央民族乐团的《又见国乐》。4个月前,得知蔡阳开始做直播,于是她注册了账号,“就为了看国手的直播注册的”。“豆苗”则是今年1月在媒体上看到蔡阳做直播的报道,专门下载了陌陌关注“民乐坊”。

“你说我从小花那么多时间拉琴、练琴。最后能沉淀下来多少真正喜欢二胡、愿意听你拉琴的观众呢?”但直播不一样,来的更猛烈。至于直播普及民乐的效果如何,这不在她把控范围之内。“我对别人没有任何要求,20万人看,哪怕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总有那么一两个人对你的这个东西产生兴趣。看的人多了,也许慢慢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和喜欢民乐了吧。”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