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作者:高骞
2017-11-09 13:15:43
分享

这个夏天,从《中国有嘻哈》把一群地下rapper送入大众视野高调秀着态度,到《明日之子》让浑身潜力的年轻人闪着巨星的光环霸屏,再到《中国新歌声》、《天籁之战》、《梦想的声音》纷拥而来……2017年属于中国的草根音乐人,也的确捧红了像PG ONE、GAI,像毛不易、叶炫清。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然而娱乐综艺说到底,是对观众精神需求的奉迎。在综艺烂大街的今天,“娱乐至死”式的过度消费让这些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走入大众视野的音乐人,还没来得及挥霍一夜暴涨的身价或者趁热打铁“捞一笔”,就被接踵而至的同质化“产品”替代。综艺式造星像是娱乐工厂,而观众一次只能为一件艺术品买单。屡上热搜的PG ONE变成了“月抛男孩”;叶炫清甚至节目还没结束,设计感过剩的人设就已经崩得食之无味…国内综艺造星的现状不过如此,这也是音乐人走选秀这条拥堵的单行道时,不得不面对的尴尬局面。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并不是真的让人倒退,而是换一个角度换种思维审视更大的版图。关于音乐人这件事,如果你并没有想成为一个“鹿晗”或者“吴亦凡”,如果你只是把眼光实在地放在:1)作品被更多的人听到;2)获得踏实还挺可观的收入,那么抛开“造星”这个有点矫情有点虚的字眼,其实大多数音乐人已经可以上路了。

游戏直播验证了“直播造星”的可行性

没错,是“直播”这个词。做直播为什么不能是一个成为明星的选择呢?不像综艺的“重”模式:养成一颗“星”需要冗长的周期、复杂的工序、有时还得按剧本演,而曝光寿命却可以因为一个猛料就戛然而止。直播捧红一个素人的效率更高。反正大家都是红极一时,为何不选更聪明的方式?游戏直播圈子里,Miss、09、嗨氏这些“不是圈内人根本不知道是谁”、“走在路上不会被认出”级的路人,通过直播获得的是收入百万千万、圈内名声大噪、粉丝一呼百应的待遇,在各个维度的表现都不弱于一个娱乐圈的二线咖,况且从生命周期和粉丝的行为模式来说,这样的idol让人更有粘性、依赖性。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音乐直播造星,面包先行再谈理想

回到音乐人身上,孤傲作死的白莲花心态最要不得,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音乐市场,先不急着畅谈“不能当饭吃”的梦想。回归现实的节奏,从获取第一个粉丝开始,到获取第一万个粉丝,先吃面包,再喝牛奶。随游戏直播、娱乐直播兴起的音乐直播,市场在经历了期初的摸爬滚打,也在音乐巨头的加入后准备起飞。酷狗直播、QQ音乐直播、唱吧直播、酷我直播、全民K歌直播,这一系列的音乐直播平台背后,都是上亿级的歌曲曝光,对于缺少关注的音乐人,正是上车的好时机了。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音乐直播平台:做形式的广度,做内容的深度

即便是音乐直播这个新的细分板块,也在不断地更新与自我更新。以酷狗直播为例,直播的主体从爱好者、到草根、到音乐人、到歌手,直播形式从个人直播、到小型音乐现场、到演唱会,观众行为从听歌、到点歌、到买专辑,直播的内容是垂直的,形态是包容的,场景是逻辑化的。不少拥抱变化的音乐人和歌手也在认可、接受并参与这场变革:歌红人不红的草根在通过建立了自己的粉丝后援会,只闻其名不见其身的歌手在酷狗直播每晚都开万人线上个唱,作品大把的高产原创音乐人开始在通过直播贩售自己的数字专辑……是否被冠以“主播”的title并不重要,借助这样的平台的力量让作品被更多人知道,才是音乐人的态度。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直播间捆绑专辑贩售,潜力巨大

9月久违露面的王力宏发布了自己的数字专辑《A.I.爱》,销量只有6万张,而在酷狗直播坐拥40万粉丝的主播歌手蒋雪儿,通过直播预售专辑两天卖出了5万张。而这一成绩,在前几天又被刷新,同样来自酷狗直播,因为一首《温柔乡》爆红的主播歌手陈雅森,在直播中预售专辑,仅两个小时就卖出了两万张。要知道,Eason同一时期的数专在网易云8天也就卖到了10万张。当然艺术层面并无优劣,只是这样的对比更加凸显“直播卖专辑”这种新模式下,对于草根音乐人的曝光红利更是不可估量。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开辟直播卖专辑模式 酷狗直播的这盘棋音乐人能玩起来吗?

也许对于音乐直播生态,后面的路一定还得一步一个脚印踩踏实,但至少已经为音乐人提供了一个“吃得饱、挺得体、不丢份儿”的环境,而且看得到希望。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