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编日本IP,国内电影为何常“挨批”?

作者:肖扬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2-04 15:28:28
分享

改编日本IP,国内电影为何常“挨批”?

改编日本IP,国内电影为何常“挨批”?

改编日本IP,国内电影为何常“挨批”?

改编日本IP,国内电影为何常“挨批”?

吴宇森导演的新版《追捕》上映8天,票房近亿,豆瓣评分只有4.7,票房和口碑都趋于平庸。《追捕》与今年之前上映的黄磊首部导演之作《麻烦家族》、苏有朋导演的《嫌疑人X的献身》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改编自日本知名IP,而且都受到了原著粉的批评。

改编日本IP 几乎全被观众讨伐

近两年,国内影视市场迎来了一轮日本“IP”改编潮:改编自日本小说家片山恭一同名小说的《在世界中心呼唤爱》2016年上映,由流量明星欧豪等主演;改编自日本推理作家岛田庄司同名小说的《夏天19岁的肖像》,主演黄子韬也为流量明星,2017年上映。除此之外,2017年底与观众见面的,有12月22日上映的、陈凯歌的《妖猫传》——改编自日本魔幻文学小说家梦枕獏的小说《沙门海之大唐鬼宴》;12月29日上映的《解忧杂货店》,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另据媒体报道,还有《秒速5厘米》、《情书》、《源氏物语》等十余部经典日本作品的“中国版”已经在路上。

已经和观众见面的改编自日本IP的电影,有忠实于原著的,如《麻烦家族》;有重新改编的,如《追捕》。但口碑方面,几乎全部沦为被观众讨伐的作品;票房方面,像《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夏天19岁的肖像》票房更是只有近千万元。

口碑、票房均不讨好,述旧、翻新皆受批评,也因此让业内感叹日本IP改编不易。

改编日本IP 面临“翻拍”双刃剑之痛

是否只有日本IP面临这样的困境?

其实,不论日本、美国或是国内作品的IP改编,同样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翻拍”本身就是把双刃剑,有利有弊——好的方面是因为旧作已是经典形成品牌,故在翻拍时,会更加受人关注,与原创相比要省宣传成本;其“副作用”则是有珠玉在前,人们的怀旧情结会蒙蔽自己的判断,对后来者的审美更加挑剔。

再者,国内的翻拍作品大多有投机的驱动,很多创作者缺少敬畏经典之心,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再拍部经典的想法,而是直奔赚钱二字而去。现在看来,这几部改编自日本IP的电影在改编中都犯了错误,所以反响平平并不意外。

《麻烦家族》的不被认可,就与创作者的态度密不可分。《麻烦家族》被吐槽为不是翻拍,而是“翻译”,影片完全不考虑中国文化,直接对原版电影实行“拿来主义”——把发短信换成打电话,把日本饭馆换成爆肚店,把日本鳗鱼换成北京烤鸭。

如果说《麻烦家族》的问题是几乎照搬,《追捕》的问题则是完全翻新。高仓健是吴宇森非常敬重的演员,他想致敬高仓健的念头由来已久。在《太平轮(下)》上映之时,吴宇森接受记者采访时就透露正在筹备《追捕》。吴宇森说两人惺惺相惜,一直希望合作,在吴宇森去美国闯荡时,高仓健还给他打电话,问生活得好不好,有没有被美国人欺负。高仓健逝世后,悲痛的吴宇森想翻拍高仓健的《驿站》向其致敬。刚有此念即接到电话问他是否愿意翻拍《追捕》?吴宇森说:“怎么这么巧?我立刻就答应下来。”

可是,致敬高仓健的这版《追捕》除了名字还剩杜丘和真由美之外,其余的几乎已经完全不同:杜丘的身份由检察官改为国际律师,境遇由遭人陷害变成了被通缉的谋杀犯。71岁的吴宇森为《追捕》煞费心血值得尊重,但是整体来看,这部电影不像致敬高仓健,倒是像致敬吴宇森自己的《喋血双雄》、《英雄本色》,致敬吴宇森自己的光辉岁月。

所以,《追捕》靠情怀吸引观众进了影院,却没有形成口碑发酵,票房上难有作为也就不足为奇了。另一方面,吴宇森版《追捕》和高仓健版《追捕》相距40年,拍摄、上映时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吴宇森已不再是当年拍摄《英雄本色》时的吴宇森,观众也有了更多的观影经验。一切都在变,如果还以为《追捕》的经典声名能够带来轰动效应,无异于刻舟求剑。

改编日本IP 每句台词的修改都要对方确认

其实,改编日本IP的最大难度是在于怎么把原著的价值核心具体落实到中国土壤上,让中国观众产生共鸣。中国与日本看似文化相近,但其实内在有非常大的不同,不能因为肤色与头发一致,就降低改编的要求。

此外,日本方面对版权的严格控制,也让国内影视界有些始料不及:吴宇森拍摄《追捕》,老版的电影坚决不肯出让重拍版权,因此国内团队只能购买原著小说《涉过愤怒的河》的改编权。《嫌疑人X的献身》的编剧之一黄海透露,日本出版管理很严,他们对于很多权利的下放是很谨慎的:“据我所知,我们在改《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每一个字、每一个关键情节、每一句台词的修改,都是要经过东野圭吾先生本人起码是书面签字确认。”

据了解,东野圭吾对中国版改编提出不少要求,比如日韩版用过的情节不能再用,中方主创不能进行颠覆性改动等。此外,电视剧版《深夜食堂》的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日本版权方太重视自己的“IP”,把控力度超乎想象,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本土化效果。

由此可见,想改编好日本IP,需要中日双方一起努力先做更好的沟通,包括把里面每一个人物、每一句台词等,都琢磨清楚,把原著中的人变成中国人,把它的情感变成中国情感之后,才能有相对成熟的作品诞生。

不过,目前也没必要对于日本IP改编之路摇头叹息,《解忧杂货店》这个日本大IP作品还未上映,究竟其票房和口碑如何还需检验。而随着中日文化交流的深入,中国市场的“钱景”诱惑,可以断定,日本IP改编不会因为目前的困境就止步不前。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