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一定是与生俱来的吗?

2017-12-18 17:30:53
分享

性别一定是与生俱来的吗?

52岁的工会活动者安妮·鲁济罗(ANNE RUZYLO)多年来一直是工党的成员。但在11月23日剑桥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她在欢呼的观众面前剪掉了她的党员卡。这次集会是由一个名为“妇女之家”(A Woman’s Place)的团体举办,讨论政府为使人们更容易改变性别而修改性别认知法案的计划。鲁济罗担心这可能会对女性的安全构成威胁。为了说明自己的担忧,她说,她一直是党内诽谤运动的受害者,并被打上了“变性恐惧症”的标签。

对于左派有关跨性别者——即那些视自己的性别与生理性别不同——权利的观点方面,在最近掀起了一阵争。出席剑桥会议的琳达·贝尔洛斯(Linda Bellos)因透露了会谈及修改法律,后失去了受邀给学生社团演讲的机会。另一位发言者海伦·斯蒂尔(Helen Steel)表示,她在一个书展上支持两名妇女散发有关修改法律的传单后,遭到骚扰。有关跨性别者权利争论扩大并变得非常激烈,妇女之家没有公开公布最近的会议的地点。

目前,那些渴望改变自己法律性别的人必须被诊断有性别焦虑症,这种焦虑需来源于他们的真实性别与出生性别不匹配,同时他们按照所选择的性别生活时间持续了两年。英国政府未来将取消这些要求,并让申请人“自行申报”自己的性别身份。

它还希望修改《平等法案》(Equality Act),只要它是“为了合法的目的并采用的适当的方式”,则允许各涉及有关性别的服务机构——包括病房和监狱等——在根据性别提供不同的服务。例如,如果一个变性妇女的出现吓到了其他人,那么把她从家庭暴力庇护所赶走是合法的。政府建议取消对跨性别人的豁免权。

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这样的修法会威胁到妇女的安全。鲁济罗担心,如果有暴力倾向的男性单独宣布转换性别的话,会更容易进入女性独有的空间。这种担忧绝不仅是假设。她引用了苏格兰跨性别女性帕丽斯·格林(Paris Green)的案件。在苏格兰,自我声明转换性别的情况很多。在作为男性时,格林被判犯有谋杀罪,后转移到女子监狱,却与多名女囚发生性关系,之后再次被转移。伦敦国家卫生服务(National Health Service)机构的性别认定诊所首席临床医生詹姆斯·巴雷特(James Barrett表示,监狱服刑中一半的跨性别囚犯都被判犯有性侵犯罪(不过,他提醒这些囚犯的数量很少)。

然而, 薇琪·汤普森(Vicky Thompson)的案件支持争论的另一方观点。汤普森是一名变性妇女,被判犯有盗窃罪,不认罪以及违反缓刑规定。她告诉朋友,如果她被送进男性监狱,她将自杀。事实上,两年前她真地自杀了。前监狱官员鲁济罗认为,任何出生为男性的人都不应该被关在女子监狱里。会议上的其他人认为,在现行法律下,应该根据案件的情况评估。无论政府做什么,争论都将持续下去。

 

(编译:邓思琪、程馨莹 编辑:王旭泉)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