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电影

《水形物语》为何能成为奥斯卡大赢家?

作者:肖扬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3-19 13:12:18
分享

《水形物语》为何能成为奥斯卡大赢家?

当奥斯卡的悬念揭晓的时候,《水形物语》既成为小金人的大赢家,也成为争议下的大焦点。尤其在国内,对于奥斯卡的质疑、对于评委的质疑以及这部影片的质疑,从“文青”到“专家”,喋喋不休。

到底是奥斯卡评委们不懂电影,还是一些“文青”以及各路“专家”要求苛刻?随着影片在中国的上映,我们不如回到影片本身以及结合当今世界电影的发展趋势,来寻找答案。

文化旁白

从“小金狮”到“小金人”

从去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斩获最佳影片金狮奖开始,《水形物语》接连获得第75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最佳导演奖和最佳配乐奖,第71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配乐奖,以及美国评论家选择奖、演员工会奖等,最终在第90届奥斯卡,以13项提名的成绩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电影配乐和最佳艺术指导4项大奖,为其在这个颁奖季的表现收官。

《水形物语》表面上讲述了一个女孩与人鱼的爱恋,实际上这部电影更像是良知给予丑恶的一记耳光。主人公是一位哑女,人鱼是一个不符合人类社会标准的异类,哑女的邻居也是一位“少数派”,是这个世界欺侮的对象,但是,他们却又是具备善意的人。

实验室负责人Strickland按照世俗的标准,是一位成功的白人男士。他通过暴力和欺压来掩饰自己的恐惧,倚仗的不过是锁链和电棍,他的手指已经发臭,正如他的灵魂一样,恶气弥漫,但是,他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宠儿,可以通过摇尾示好得到将军的宠溺,直到有一天,人鱼被救走,他的一切也因此而丧失。此时,他被恐惧感牢牢抓住,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脆弱、无助。但是,为了抓住他曾经的一切,他变成了狂人,此时,他的所作所为,并不是出于勇敢,而是空虚。他贪婪自己的名利,透支自己的良心,他可以拔下自己的手指,因为他的内心已经没有了知觉。

“用开放之爱代替狭隘的仇恨”

可以说,《水形物语》讲了一个多维度的故事。可以看到的是,1962年,冷战年代的背景下,统治者对个人思想的绞杀——比如,苏联间谍最终被杀害,只因为他不忍伤害这么善良的人鱼生物。而在社会层面,这种绞杀也是存在的,影片展现了民众中对于少数族裔人群的歧视,对于少数群体的驱逐,白人精英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结合到导演“陀螺”自身的移民经历,这部影片的深层意思,是在讲述“异类”在这个世界中如何被约定俗成,如何被欺侮、辱没。这些沉甸甸的心灵流着鲜血,而强势者却看不到这些苦痛,继续用电棍,来摧残他们。

而这种揭露也不是故事的最终目的,继续剥开故事的外壳,可以感受到爱与勇气的跃动,女主角能够感受到与人鱼之间心灵的契合,爱与善意可以跨越物种、超越言语。而且整个的营救过程是女性主导,哑女的邻居在一开始时就说“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哑女好友的丈夫,一个高高大大的黑人,则是出卖哑女的“元凶”,而哑女好友、黑人清洁工却无惧地向自己的朋友打电话报信。男性邻居、女清洁工与哑女之间的情谊也是一种爱与理解,而那位前苏联间谍的帮忙则是一种对于生物之美的爱护,对于科学,甚至是灵性的信仰。

可见,哑女对于人鱼的缘起之爱带动了更多人的加入,而爱显然是这些弱势群体最有力量的武器。这种爱,也最终让实验室负责人暴露了自己的恐惧和空虚。他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让社会机器运转的帮凶,而机器却可以随时碾压他,找到替代品。他的感官世界是机械式的,他的富足是如此乏味,如此不堪一击。所以,《水形物语》真正讲述的,是希望用开放之爱代替狭隘的仇恨,对自己和所有的生命加深理解,去怜悯和慈悲。

《水形物语》中有冷战背景,有黑人受到的种族歧视,有潮湿的水和有着英雄般身材的人鱼。它像是一个魔幻故事,因为所有的美好在这个世界看来都有一点“魔幻”——善良、平等、尊重,这个失重的星球之所以没有迅速地坠落是因为还有这些美好心灵的加持。

“异类感”是获得奥斯卡青睐的原因

很多人觉得《水形物语》成为奥斯卡的大赢家,是因为符合了西方艺术创作中那种所谓的“政治正确”:这部影片的背景涵盖了冷战时期,重现了那个白人清教徒男性当道的年代,对于黑人、少数群体的歧视,这种对于美国历史、社会问题的反思恰恰符合奥斯卡所期待的某种深意,所以在好莱坞鳞次栉比的商业豪宅中,割让出一块艺术的圣地。

但是,只有这种西方所谓的“政治正确”显然是不够的,《水形物语》恰恰满足了人们对于电影单纯的喜爱,画面与叙事都带着奇异的光感,观众就像是在水底观看从久远年代投射来的影像,这种感觉像是梦魇与童话的结合,把恐惧与爱深深地混合在一起,观众在恐惧中呼唤爱,也因期待两位主角能够相爱相守而感到这个世界的恐怖。

在西方世界,由于金钱和地位所造成的偏见和歧视,像是一只无形之手,试图撕裂那些真实存在的弱势群体:人鱼、哑女、黑人……在这只蠢笨大手的指缝间,留存的是虚伪的成功人士。

《水形物语》用鲜明的想象,用充满爱的勇气,回击这个社会的虚伪、残暴。导演“陀螺”所呵护的生命并不是那么完美,但是,却有恻隐之心,而不是像实验室负责人那样,只有一个恶臭的、庞大的、自以为可以控制别人的躯壳,那个发黑的手指的腐烂根源其实是他的大脑。有趣的是,这样一个光明的故事,通过导演那种带着点恶趣味的,独特的方式呈现出来,给电影语汇里增加了一种创新的欣喜,这种电影的“异类”感,恰恰是《水形物语》获得奥斯卡青睐的原因。

鲜血、奇怪的房间布局、颠倒的生物钟让这部电影那么奇特,它像是一个气泡,让人感觉到世俗的空空荡荡;又像是一个小男孩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的一段臆想,因为哑女和人鱼真的在一起了,游向属于他们的海底世界,这大概是一个孩子才有勇气相信的结局吧。文/本报记者 肖扬

《水形物语》2天票房累计4878万元

奥斯卡最佳影片中引进中国最快一部

本周五,今年奥斯卡大赢家《水形物语》在国内上映。这是历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中最快引进中国的一部作品。

《水形物语》是今年奥斯卡最大赢家,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原创配乐四项大奖。影片讲述了一个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哑女和同样生活在压迫之下的异族人鱼之间的爱情故事。该片是吉尔莫·德尔·托罗筹划十多年的力作。影片创意来源于经典怪兽电影,却打破了此类影片的既有套路,以小人物视角呈现一段充满奇幻色彩的唯美跨物种恋情。影片去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上首度亮相后引发轰动,此后一路斩获各类奖项,最终以四座奥斯卡奖小金人完美收官。

在日前举行的影片首映式上,担任影片中国区情侣推广大使的佟大为认为命中注定哑女与人鱼就是要在一起,“他们俩就是同一个星球上的同一个地方的人,他们俩应该在一起,所以当看过这个电影,你就会发现,爱情是对的人会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出现。”关悦说:“相濡以沫是情侣相处的一种方式,爱有很多种形式,《水形物语》就是告诉大家,爱可以包容,不管他有什么优点或缺点,你爱他就要包容他。”

周深在现场演唱了专门为电影所做的中文推广曲。他说,在创作这首歌时,心中想的是片中的女主角,“因为她不能说话,我想要用歌声传达出她心中的爱。”

截至周六,《水形物语》票房4878万元人民币(含服务费的综合票房),对于这部电影来说已是不错,但显然无法与商业大片匹敌。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