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艺术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来源:光明网
2018-05-31 15:35:18
分享
我似乎有半年多没有看中国舞了,坐在排练厅里,安静地等待开始。演员在我身边不远处对自己的服装做着最后的调整。此时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总导演毛跃新进到排练厅里,演员开始到场上就位。这时排练厅里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一段完全安静的时间,给我放松放空放飞自己,这是我和这部剧之间最真诚的问候。

慢慢地,故事开始发生。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照

年幼的毛小五和糖人宝出现,旧时的北平缓缓出现在眼前。糖人儿、毛猴,这是北平的记忆,是北平的根。北平是全面的,是广阔的,是有底蕴、立得住的。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就是构成这么大一个北平的“根”。如果让我写一本小说,以北平作背景,我不至于害怕,因为我可以捡着我知道的写,而躲开我所不知道的。让我单摆浮搁地讲一套北平,我没办法。

夸奖这个古城的某一点是容易的,可是那就把北平看得太小了。一大块地方,多少风景名胜,从雨后什刹海的蜻蜓一直到我梦里的玉泉山的塔影,都积凑到一块儿,每一个小的事件中有北平的味道,北平人每一思念中有个味道,这只有说不出而已。

演员们带着饱满的情绪,舞蹈开始发生。

我什么也不想,只是看。看舞台上的舞蹈,不需要思考,不需要刻意感受,用视线描摹肢体的动作即可,接受看到的一切,反馈纷至沓来。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照

糖人宝被官兵抓去,看着昔日“发小”的分离我情绪失控地流泪,不由自主,不伤悲不痛苦,可是眼泪一滴一滴从眼角跳下去,在面颊上留下跌落的痕迹。不用在意,让它前仆后继跳下去就好。

糖人宝走后的宜娘着实令人心疼,也许是情到深处梦成真吧,他们真的再次相遇了!当宜娘见到逃出来找自己的糖人宝,情不自禁地开始感伤,于情他们无法割舍彼此,于理他们不能相守片刻。命运使然的擦肩而过,再三挣扎的蓦然回首,把一对有情无份的苦恋之人刻画得令人唏嘘。

带着未干的泪眼,我看完了整部舞剧的排练。我为宜娘的爱情、为糖人宝的悲剧命运,为这些美好的文化遗产已经衰落,为所有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人放声一哭,感慨万千。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照

排练结束,我找到了总导演毛跃新和执行导演姜媛聊一聊作品。

这二位一男一女站在我对面,眼神温柔而坚定。舞蹈和诗是同一种语言,他们二位,是诗人。

既然是关于非遗的舞剧,我首先很想知道他们二位对非遗是怎么看的。两位没有矜持,大方地表达出了自己对于非遗的兴致。他们都很喜欢糖人儿,想要创作一部有关于糖人儿的舞蹈作品,但当他们开始搜集查阅资料时才发现自己只看到了非遗的冰山一角,用毛跃新的话说“从我们打开的一个小缝隙里,我看到了非遗一大片多姿多彩的世界。”看着他们两位兴致勃勃地讲述,我顿时很感兴趣。不止感兴趣于毛猴、糖人儿、大鼓这些极有趣的事物,更好奇于这两位年轻人,是怎么爱上古老的非遗文化的。

随着他们地讲述,我慢慢打开了一扇门。他们见到过坚持非遗的大师,他们看着那些人灵巧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方寸世界,但是却在被这个时代渐渐遗忘就生发出了一种由衷地心痛。他们认为非遗不止是一门艺术,它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谱写了一代人的命运。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总导演毛跃新指导演员排练

老北京,或者说北平的生活也是他们所喜爱的。那是一个很慢的时代,人们踏实地过着自己的慢生活,可是政治的动荡也实实在在地存在于那个时代,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

那些年,时光很慢。世间的种种不被外界的戾气所污染,置身于山水间,心随时光从容而过。慢时光的日子,与大自然亲密拥抱,看花儿笑了,听鸟儿叫了,草儿青青,溪水也在欢快地歌唱。每行走一程,只需带上一颗淡泊宁静的心,就能享受到自然界的美好。一人独行的时光,那是上天赐予的恩惠;二人结伴而行的时刻,那是彼此分享、传递美好的温馨。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照

如尼采所说:人类古往今来,从书籍、音乐、自然这些精神产品上,能够享用到最经典的审美,用智慧头脑的神交,陶冶自己的情操,使自己的灵魂得以清澈。由此可见,自我修行的重要性。而我只想旅途中的每一程风光都有你相随,徜徉在青山绿水间,迎山涧的清风,听流水淙淙,夕阳晚照时,品茗煮酒,谈天说地,细数慢时光里的浪漫,有你在,就是最好的风景。

但是在这样美好的时光里,宜娘却是纠结的。两位哥哥对他的关怀令宜娘心生情愫,但糖人宝却为了保护自己而被误认为寻衅滋事被官兵带走。最终宜娘和毛小五在一起,终成眷属。

北平遇上中国舞|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排练纪实

△执行导演姜媛指导演员排练

十分女性主义。我问了同样是女性的姜媛“你认为宜娘幸福吗?”她认为宜娘仍然是幸福的,因为毛小五和宜娘也是真心相爱。那一刻我才懂得,导演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童,对非遗有着极大的兴趣,对爱情有着美好的的憧憬。能够在这个时代抱有这样的心态,实属不易。

一部作品关乎心灵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关乎思想是挺难做到的,无外乎艺术作品里面一是感性的。刺激观众的是一个审美上的快感,这是一种,还有就是作用于心灵的,突然间我哭了,我感动了,那么更高级的就是作用于思想。

将于6月19-22日在北京天桥剧场上演的大型原创舞剧《金蝉塑与糖人宝》用朴实无华的中国舞语言,诗意而又真实的展现了那个时代的北平,那个时代被我们遗忘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两位导演做到了人文关怀,同时作品会作用于观众的思想,我相信这部舞剧一定会让观众对舞蹈有一个新的认知,对非遗产生浓厚的兴趣,当然还有对爱情新的解读。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