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电视

“全民参与”造星的更迭:一枝独“秀”到群星共舞

作者:程尔凡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8-06-28 16:41:57
分享

中国日报网6月28日电(记者 程尔凡)今年上半年,可与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热度并驾齐驱的,非偶像团体的“C位出道”莫属。自《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以下简称“超女”“快男”)开始,中国内地就开启了“全民参与”选秀之路。不同的是,如今的选秀更偏重偶像团体的推出和创建,而非彼时的一枝独“秀”。

“全民参与”造星的更迭:一枝独“秀”到群星共舞

2005年《超级女声》。(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民参与度更高更广

当年“超女”热播之时,我们还处在比较传统的信息接收模式,拿着手机围坐在电视旁,观看比赛直播、通过短信投票支持自己喜爱的歌手、在网上和报刊搜寻比赛和偶像的相关讯息;如今我们可以轻松地通过热搜、话题互动、朋友圈以及各大网络平台等多样的渠道来参与选秀活动,仿佛自己就身处比赛现场,无论是粉丝的支持还是反对声,参赛选手都能看到,相反,无论是参赛选手的舞台表现亦或是台下生活,粉丝也都可以轻松了解。我们从“去寻找选秀信息”的时代进入到了“被选秀信息浸没”的时代。

“全民参与”造星的更迭:一枝独“秀”到群星共舞

2018年6月9日,《创造101》成员在上海出席活动。(图片来源:东方IC)

选秀的方式变化

自2004年首播,“超级女声”便吸引了广泛的大众参与,而2005年的第二届“超女”更是将此类选秀推向顶峰,“全民参与”选秀时代由此开启。

“超女”“快男”的选秀通过电视海选、晋级赛及观众投票等环节诞生几位优胜者,进而争取出道的机会。而今年推出的偶像团体选秀,包括《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则是通过召集不同人数的练习生,对他们进行培训、考核、淘汰等环节的考验,最终以人气票选赢得组成偶像团体的机会。

同样是平民选秀,但在选秀方式上,偶像团体选秀没有了大众的海选阶段,而是直接推出一定人数的练习生(《偶像练习生》100名选手,《创造101》101名选手),对他们进行培训、制定任务、考核、淘汰赛和观众票选。早期的选秀更突出的是“个人造星”,而今年大热的选秀最终目标则是推出一个偶像团体,占取大部分的粉丝市场。

此外,互联网造星模式也是选秀方式的革新。TFboys是中国第一个诞生于互联网平台的爆红组合,《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幕后团队或是看到互联网造星的无限潜能和商机,充分发挥互联网优势,凝聚粉丝,以观众的喜爱、审美以及选手的网络人气和话题性做出最终决策,而非公司的高层以“伯乐”的姿态拍板决定包装哪位新人和团队。由此选出的新秀会更“接地气”,更有粉丝市场。

陪伴偶像“养成”式

在粉丝经济时代和互联网的传播领域,“亲民”的作用越来越凸显,很多团队为粉丝营销打造“陪伴偶像养成”的状态,抛下明星在舞台上的神秘感和高大上的光环,让粉丝通过互联网渠道,更多地接收偶像私生活的信息,“陪”他(她)吃饭、看他(她)睡觉、跟他(她)培训、亲历他(她)成名等等。

“全民参与”造星的更迭:一枝独“秀”到群星共舞

小虎队昔日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何开启偶像团体选秀?

对于偶像团体,观众的记忆大概更多的停留在小虎队以及F4,因这两个团体在整个亚洲都引起轰动,不论是歌曲还是影视。而此之后,中国偶像团体的市场一直被韩国练习生的团体占据,尤其是女团更是少之又少。从super junior到EXO,火爆程度可见一斑,以至即便是两支偶像团队的几名中国成员单飞,都是人气居高不下的当红小生。直至TFboys的出现,中国偶像团体再掀热潮,一些团队看到了“市场的需求”,意识到中国偶像市场缺少的是属于自己的“偶像团队”,《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偶像团体选秀由此应运而生,借鉴传统的独“秀”造星模式打造了全新的适合团体的造星模式。

(编辑:程尔凡 徐子茗)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