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千嬅:《志明与春娇2》七月开拍 内地导演最欣赏贾樟柯

专访杨千嬅:《志明与春娇2》七月开拍 内地导演最欣赏贾樟柯

记者:那现在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会有意拒绝一些需要动作场面或者要长期在外地拍戏的剧本么?如果剧本角色特别好,你会怎么选择?

杨千嬅:工作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部分,婚姻是我们必经的一个历程,而不是因为我是女生就要把这两者很勉强的分开,适当的工作可以联系两个人的感情,我跟我的先生会有一些不同的话题,还有平衡两个人的思想,不会那么主观,我想我要是做一个全职太太,我们的感情会有危险的,我的个性就是那种不能闷在一边,我们还有气力去工作,只要我们能够好好分配,我们没有必要去荒废我们的能力嘛。

记者:那如果新的电影里有激情戏,你会怎么办?需要和老公报备么?是干脆不拍激情戏还是觉得为了电影可以放得开?

杨千嬅:我能够演好激情戏是一个满足感,如果我能演好我一定会接的。对我先生也就是轻轻带过而已,尽量首映之后告诉他比较好,就不要自找麻烦了。

记者:这么多年来都是唱歌演戏同时进行的,您是怎么来调配时间和精力?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在音乐上还是电影上?还是会把大部分时间分给自己的家庭?

杨千嬅:现在会留一些陪家人的时间,这样的思想也会比较健康。婚姻让我感受到家庭的重要,不仅是跟我的另外一半,它启发我让我明白和家人的沟通特别重要,我先生和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他家里的成员关系都是非常好的,有些时候我们在很强悍的情况下也是需要家人的照顾,我们结婚之后反而和我的爸爸妈妈见面比较多。人越成熟你越开始去面对生老病死,现在是时候好好的陪爸爸妈妈了。

记者:你演过很多那种略带傻气的神经质女性喜剧角色,现在结婚了,有没有想过在角色的选择上,再成熟一些,比如母亲。或者演一些比较沉重比较伤感的文艺片角色?

杨千嬅:我的神经质不止在我一个人身上,很多人都有这方面的因素,神经质还好,我还不是神经病吧,某一个程度上,我从前演的角色都是代表人的一种精神状态,有些时候我们希望把生活当中不开心的事情变得幽默一点,日子才会过得去。从前那么疯癫或者就是因为,我会用一种疯狂的态度去化解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这是一种自我修复的功能。演员或者歌手都是用情绪工作的人,在一些状态下,如果开心的话就会很开心,如果真的不想讲话,那真的很可怕,这只是一种落差比较大的表现。

来源:电影网 实习编辑:舒靓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