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者坦诚转弯时未打灯 李双江暂未提赔偿事宜

被打者坦诚转弯时未打灯 李双江暂未提赔偿事宜

 

彭先生头部、脸部、鼻子、眼睛、耳朵多处受伤流血(图片来源:凤凰网娱乐)

 

被打者坦诚转弯时未打灯 李双江暂未提赔偿事宜

彭先生的衣服上还可见斑斑血迹(图片来源:凤凰网娱乐)

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无照驾驶、殴打他人引发热议。9月8日晚,记者深入309医院探望受伤的彭氏夫妇。彭氏夫妇透露,他们的伤情目前仍在诊断,医生还未下最后结论。谈起事发的一幕,彭先生流着泪称实在不愿再想起那一幕。而受伤较轻的彭妻则表示,自己心里好像已有心里阴影。同时,两位透露于8日下午前来看望他们的李双江并未现场提及赔偿一事,但有称“这一切我都会负责”。

受伤者彭先生:不愿再想起那一幕

当我们走进病房时,狭窄的病室里挤着彭氏夫妇两张床。他们分别被包扎着头部坐在床上,而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的,是一个刚刚从河南老家赶过来的表哥。在地上,放着李双江和开奥迪车打人者的父母送来的水果等物品,桌子上的鲜花也异常醒目。

受伤最重的彭先生脸依旧是肿的,眼窝还有淤青,耳朵上亦有带血迹的小伤口,而额头及后脑勺部分受伤最重,总共被缝了13针,彭先生告诉我们,这是因为对方把他的头向墙上撞,往地下磕所致。

彭先生的身体显得还很虚弱,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很轻。躺在病床上的他还穿着事发当天的深蓝色短袖衬衫,上面的扣子早已被撕扯掉,扣眼处破破烂烂,左边上衣的口袋也被撕下去了,衣服前襟处好几处血迹清晰可见。

再度回想当晚发生的一切,彭先生只称“实在不愿再想起那一幕”。

杨女士:他们追着我老公打从东打到西

事情发生的时间是9月6日晚上大概9点钟,当时是彭先生的妻子杨女士开着车,而他和他们5岁的儿子则坐在后座上,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开车回到了家,没想到,却在家门口遭遇横祸。

“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家门口,而进大门肯定要拐弯、减速、慢性。”但是,就在这个拐弯、减速、慢性之前,彭妻忘了打开转向灯,而这让跟在后面的司机——李双江15岁的还没有拿到驾照的儿子李天一可能感觉到很突然。“只见他边骂边下车,气势汹汹地就朝我老婆的方向走了过去。”

杨女士告诉记者,虽然她没有打开转向灯,但当时两车之间的距离比一个车长还要多,所以其实并没有撞到的可能。

眼看着男子气势汹汹、骂骂咧咧地朝自己老婆走去,彭先生也赶忙跟着下了车,因为怕老婆受到伤害,他冲到前面,同时质问对方,凭什么骂人?并且他想告知对方自己已经到家了,减速进大门是必须的。但,对方并没有理会这些,这时,另外一辆奥迪车上的司机也已经下来,并且不由分说,冲上来就动手打彭先生。

一切发生的都那么突然,让彭氏夫妇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彭先生告诉我们,这两个人下手非常狠,追着他打,从东打到西,而且把他的头向墙上撞、在地上磕,这也是为什么当晚彭先生的血流满身的原因。

老婆在旁边大喊着拉架,5岁的儿子则通过开着车窗目睹了一切,孩子被吓得尖声哭号。彭先生告诉我们,当时他就觉得这两个人太狠了,他怕自己的老婆和儿子不安全,所以他一直努力跟他们厮打,因为这样他们就腾不出手去伤害他的家人。而杨女士在用身体护着丈夫的时候,还是遭遇被他们打了头部。

彭先生说,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突然遭遇这样的状况,让他当时的脑袋几乎一片空白,而且感觉十分恐惧。他不明白,这两个人何以如此嚣张,如此目中无人。

被打后自己拨打120住院在医院两天没人管

媒体大规模报道、公众纷纷得知、议论这件事是在9月8日,而这件事实际发生的时间则是9月6日晚。彭氏夫妇告诉我们,事发的当晚,在警察把两名打人者带走之后,根本没人管他们,是彭先生自己拨打了120,然后和妻子两个人坐着120来到了离他们家不远的309医院。

“没有人管我们,我们自己来的医院,等了很长时间,自己排队、挂号、拿单子、做检查……当时我已经被打得有点意识不太清楚,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回想起这些,彭先生用“很无助”来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

9月6日晚入院后,彭氏夫妇一直待在急诊科内观察伤情,自己交了3500元押金,各种药费、检查费,也是自己花的。但是,至于打人者是谁,什么情况,他们也是等到了9月8日早上,才通过警方知道了。

“说实话,当他们告诉我打我们的是李双江老师的儿子,我真的不敢相信。我还问他们是不是搞错了。”善良的彭妻无法想象,出手那么狠、嘴上不干不净、骂骂咧咧的人,竟然是李双江未满16岁的儿子。

当记者问彭氏夫妇,当看着对方从车上冲下来,嘴里骂骂咧咧,同时挥拳相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这是一个在家长、老师、亲友眼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懂事、有教养、又有才华的的孩子,是在李双江、梦鸽这样父母教育下长大的孩子,彭妻笑了笑,说:“真没看出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编辑: 张瑨瑄 标签: 彭氏 李双江 打灯 高官 图片来源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300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