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电视  >  电视资讯

邓萃雯爆《金枝2》“如妃”转性:为情所困不当奸妃

邓萃雯爆《金枝2》“如妃”转性:为情所困不当奸妃

  邓萃雯虽未出席上海电视节,却向南都记者大爆料《金枝2》

●南都鉴定:看来戚周组合是一定要把文艺风走到底。

2004年TVB的《金枝欲孽》首创宫斗剧先河,眼下,由金牌监制戚其义和编审周旭明打造的《金枝欲孽2》正在横店低调拍摄中,一众主角蔡少芬、陈豪、伍咏薇、黄德斌等赶赴上海电视节为该剧造势。但一直披着神秘面纱的《金枝2》,到底要走怎样的宫斗戏路线?

由于众主角在上视节上透露甚少,南都记者即时联络了正在北京拍剧的邓萃雯,在前集与续集中同样身为“宫中最红的妃子”如妃,戏份甚重的雯女披露了《金枝2》的风格走向:“不是一帮女人以皇上为轴心来生存,这次的主题跟欲望和爱情有关。难度就在剧情很玄,有很多虚幻的东西。”

通过“如妃”的描述,再从戚氏近年作品《天与地》、《心战》中寻找蛛丝马迹,《金枝2》肯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金枝2》。

人物玩颠覆:为“情”所困,奸妃不再奸

在《金枝2》中,只有“如妃”一角是从上集保留下来的,但此如妃已非彼如妃了。雯女说:“没有上一次这么容易演,上一次的如妃是黑白分明的,她的出彩在狠就是狠,明刀明枪,爱恨分明。以前的如妃是没有选择的,如果不那样她就生存不下去了。而这次的如妃很不同,她不是一个很善于心计的人,她只是一个有智慧的人,她可以选择她要做怎样的一个人,她可以选择用哪个方式去待人,但很多时候设局的人会很容易把自己也设计进去了。

她选择走正路、歪路、中庸之道都是以‘情’为轴心,会为了一个更加重要的‘情’而去牺牲另一种‘情’。所以我只能说很玄,是一个被‘情’所困的宫中人。“

雯女直指这部戏不会用港剧最擅长的那种“奸诈”角色来夺人眼球,“我们不会再有这种‘终极奸角’,没有这种黑白分明的‘害人精’,不会再将如妃设置成这么功能性的角色。”

宫斗玩颠覆:文艺又浪漫,昆曲做背景

近年来,戚其义与周旭明组合的戏都走向主题沉重、风格偏电影感的路线,蒙太奇式的剪接、时空的快速转换,令很多香港师奶不容易看得明白,很多观众直叹“回不到《金枝欲孽》那样明刀明枪的时代”。雯女坦承:“是啊,《金枝2》也有他们这种独特的风格。这次的剧情、风格都比较虚幻,它的难度也在于它十分虚幻,只靠演员表演很难去表达,所以还需要画面、镜头、后期剪辑等方面,才能看到它最终呈现的效果。”

“它不是《金枝1》那种你死我活、每天都为了生存而往上爬、去谋算别人的传统宫斗戏。它更像一部写情的戏。宫斗戏通常都很血肉模糊,人性很丑恶,但我们这个戏反而走文艺片、浪漫片的路线。不是固定的那个味道。”

问及“戚周组合”会否变成“师奶不明白组合”,雯女哈哈大笑:“我有听到很多观众这样反映,但他们两个根本就不介意这样的标签。每个制作人在不同阶段都会追求不同的东西。你见到这部剧会用昆曲、昆剧来做背景,就好像电影主题曲一样,缓缓地索绕在全剧中,让你感觉一直有那种感觉在,这部剧有一种另类的调子在里面。”

感情玩颠覆:断背情、主仆情,什么情都有

但始终都是一群后宫的女人,她们不可以动兵只能玩些小手段,然而这些所谓“手段”的产生,在《金枝欲孽》中多是因为情,而不是因为斗。雯女透露:“我们这次很特别的,剧中是没有皇上的出现的,但有皇上的存在。这次不是说一帮女人围着皇上来闹事,不是以皇上为轴心来生存。这次是围绕人性里面本身的欲望,都和‘情’有关。”

此剧开机时,港媒曾聚焦在邓萃雯与蔡少芬的一段“断背情”的描写上。雯女坦承周旭明此次对情的探讨会剑走偏锋,“什么情都有,很另类的也有。主仆之情、姐妹之情、同仆之情(同是仆人的感情),幻想出来的情也有,都是围绕着‘情’与‘爱’。‘暧昧’是编剧周旭明最在行的。他不会写得很露骨,观众会觉得这两人是有‘情’的,又很想知道有多少,至于有多少,我都不能揣测得到,很玄。一天没到拍到最后,我都不知道如妃将情归何处,我在拍的过程中都会有迷失,不知道究竟是这样还是哪样。”但她却赞成周旭明作这样的另类探险,“很期待它出来之后,会成为一种新的宫廷剧,我觉得(港剧)需要多作尝试。”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相关报道

编辑: 秦元元标签: 邓萃雯金枝欲孽如妃 金枝2 宫斗 蔡少芬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吸血鬼 心有所想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越南或成下个“世界工厂”:劳动力成本只有中国一半 瑞士央行半年亏掉7%GDP:究竟谁是“元凶”?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