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首页  >  文化   >  艺术

桑田:评马傲和他的多维世界

桑田:评马傲和他的多维世界

马傲绘画《绸子》

马傲身上颇有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影子,忧郁、瘦弱、沉默寡言,一个群坐在一起,他不爱说话,那思维早就飘荡到十二万里的高空去了,问他刚才大家说了什么,他总是一脸茫然。

有一年,应邀参加云南大学的艺术系毕业展,展览上,我看到了一张画《自画像》,画面是这样的:个长发男人裸露着身体,那曲卷的头发如黑云一样压住身体的一部分,而身体是女人的,高耸的乳房和男人的脸实在让人触目惊心。

灵气与技法皆备的学生,毕竟是少数,于是我记住了这个画家的名字:马傲。第一次真正见到马傲,是在滇缅公路壹号艺术区画家杨雄盛的工作室里,时间接近傍晚,夕阳照在门口的花园里,他坐在沙发上,瘦瘦的,帅帅的,笑眯眯的,身旁坐着一个漂亮但同样弱不禁风的女朋友。因为他的诚恳和灵气,以及勤奋,后来和马傲有了很多次合作,从“九坑行为艺术展”到我的新书封面和插画,都凝结着马傲无尽的心血,他像一个通晓心灵感应的吉普赛人,总能找到适合的位置,完成我想要达到的效果。马傲喜欢徒步旅行,曾经独自独步穿越丙察察线(云南贡山----西藏察瓦龙),最远的一次,他一个人穿越了腾格里沙漠,这是世界首例单人无后援徒步横穿腾格里沙漠成功,历时12天(甘肃武威----内蒙古阿拉善,穿越320公里沙漠地形),并绘制出此线路安全性和精度最高的卫星地图。我在照片上看到世外桃源和人苍凉的风景,也看到他的各种样子:一个人背着巨大的背包走在长长的公路上;他正用小刀正在削一个萝卜一样的东西,周围全是沙子;满地都是动物的骸骨;近距离拍摄他的脸,脸被晒得通黑,嘴唇开裂,整个人都黑不溜秋的。他说当时找不到水,他就在沙漠里挖坑取水,挖了好半天,总算看见泥浆,这时候没有过滤的工具,他左右纠结,四下无人,就把袜子脱了下来。这一系列的行脚,也在他的系列作品《徒步腾格里》里体现出来,其中一张画叫做《绸子》,上面附了一首诗。

《绸子》亲人睡在黄土里

兔子死了埋在树下

我躲开人群任他们刺我脊背

心太锋利皮囊就容易碎

我去腾格里

你可来送我

苍鹰在天上撒野

毒虫和我的脚趾调情

我不是食物也不当佛陀

再赠你一副嚼不烂的骷髅

壶里的水和梦都不够用

我在腾格里

你可来探我

沙子融化了眼睛和喉咙

随着太阳漂浮的人

黄昏时远处有牧民挥手

我已无力呐喊

公路 加油站和仓央嘉措

贺兰山拥着月亮唱歌

我抛弃了方向

你可来寻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2014年越南小姐:从小女生蜕变成“花后”(图) 难达一致
中国长征火箭第200次发射取得圆满成功 春运首日火车票今日开售 务工者可购团体往返票
中国新丝绸之路提振东南亚经济 中国智能手机“烧热”亚洲市场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