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  读书

迟子建谈新作《群山之巅》: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深圳晚报崔华林 2015-01-19 10:29:40

“我塑造的这个小镇,在地理位置上处于群山之巅。高高的山,普普通通的人,这样的景观,也与我的文学理想契合,那就是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迟子建谈新作《群山之巅》: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迟子建谈新作《群山之巅》: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群山之巅》 迟子建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月

在刚结束的北京图书订货会上,作家迟子建罕见地出席了她的新书《群山之巅》的发布会。熟悉她的人都说,这是迟子建第一次有如此举动,可见她对《群山之巅》的喜爱和重视。

我在《收获》杂志上找到《群山之巅》来读,在深圳的雨天里跟随迟子建的笔触,想象在遥远的北方,被雪覆盖着群山巅峰上的小镇,跟镇上的普通人一起看见世像百态:屠夫辛七杂、能预知生死的精灵“小仙”安雪儿、击毙犯人的法警安平等,卑微又努力地活着。

近日,我发邮件给迟子建采访。问及书名寓意时,迟子建说,“我塑造的这个小镇,在地理位置上处于群山之巅,所以书名很自然地就用了这个标题。高高的山,普普通通的人,这样的景观,也与我的文学理想契合,那就是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时间带给迟子建语言的变化:更朴素、简洁、要富有表现力

小说一开篇,屠夫辛七杂出场。“龙盏镇的牲畜见着屠夫辛七杂,知道那是它们的末日太阳,都怕,虽说他腰上别着的不是屠刀,而是心爱的烟斗”——这样的开篇,迟子建说是她反复推敲后写就的。不免让我想起在一次公开的讲座上,迟子建直言很重视小说的开篇,认为小说的开头好比交响乐的序曲,一定要好,否则很难在高潮的时候呈现整个乐章最精彩的章节。

但对于这部看上去没有主角的小说中,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辛七杂作为开篇?迟子建的理由是:按道理来说,这部长篇的每个人物,如安雪儿,都可以作为开篇的出场人物。但我一定要选一个最能出彩的,也就是说在这个长篇里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那么非辛七杂莫属。写一个小镇的屠夫,就是拿出了一把解剖一个小镇的“利器”,辛七杂的出场,引出了背负逃兵骂名的父亲辛开溜和弑母的养子辛欣来,也引出这个小镇的风物。所以在众多人物中,让他打了头阵。

跟小说的开头一样,迟子建还特别重视小说的语言,她甚至认为“一部小说的好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语言的成色”。比起早期《北极村童话》、《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非常文学化语言的表达,《群山之巅》的语言简洁又极具画面感,同时充满诗意。迟子建在交流时直言,很惊喜记者发现她在这部长篇语言上的用心。

对于小说的语言,她仍坚持自己的观点,“一个好的小说家,不管有多么精彩的故事,多么炫目的技艺,如果没有好的语言,那么这部小说在我眼里就是失败的。语言看似是作家的‘外衣’,实则是心灵流淌出的泉水,是检验一个作家好坏的最重要的标准。”迟子建在写了三十年后,时间带给她语言的变化“可能更朴素和简洁,但前提是,它们要富有表现力,或者说是你讲的诗意”。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迟子建 小人物 新作 文学理想 群山之巅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脱钩 多给狗粮
“世界雪日暨国际儿童滑雪节”在北京举行 “国际冰雕邀请赛”在北京工体举办
互联网银行崛起:或倒逼传统银行的改革 有钱也非万能:香港移民门槛转向吸纳人才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