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  读书

迟子建谈新作《群山之巅》:小人物身上也有巍峨

深圳晚报崔华林 2015-01-19 10:29:40

拥抱熟悉的生活 是我小说里的东西

《收获》的执行主编程永新在看完《群山之巅》后形容,迟子建在小说中构建了一个“独特、复杂、诡异而充满魅力的中国北世界”。现实中,迟子建一直生活在东北,熟悉她的读者能从《北极村童话》里读到迟子建的童年,那是漠河县的北极村。在小说中,迟子建说,“小说是作家创造的另一个‘现实’,所以它与现实的世界,原则上是没有关联的。但它在气息上,确实有相通之处。我的故乡,已不是我儿时记忆中的故乡,它在风景上依然妖娆、壮阔,但早已失去了过去的宁静,就像我构筑的龙盏镇一样,看似处于偏远一隅,但它内里也是喧嚣的。”

迟子建常常被认为是黑土地作家,但故土在她眼里不仅仅是乡土,故土也可以是城市。对于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作家,迟子建认为他们也有故土,那就是他们的城市。她相信在城市这片故土上,青年作家一样能成就他们自己。

在《群山之巅》的后记《每一个故事都有回忆》中,迟子建提到她在50岁的秋天里写完这部小说,对于她而言,“到了知天命的年龄,生命的自然春色正别我而去,给我留下越来越多的白发和越来越深的皱纹,但文学的春色一直与我水乳交融,也许我的写作会迎来更好的时代,谁知道呢。正常来说,阅历的增长,对世事洞察的深刻,会对作品的厚度和深度有益。”

至于以后的写作,迟子建打算继续黑土地的创作,“拥抱我熟悉的生活,感觉亲切的土地。无论它给了你痛苦还是喜悦,它与生俱来是我生命里的东西,也是我小说里的东西。”

迟子建

1964年出生,黑龙江人,是当代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主要作品有《雾月牛栏》、《白银那》、《光明在低头的一瞬》、《额尔古纳河右岸》等,曾荣获“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茅盾文学奖”等文学大奖。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薛天琪标签: 迟子建 小人物 新作 文学理想 群山之巅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脱钩 多给狗粮
“世界雪日暨国际儿童滑雪节”在北京举行 “国际冰雕邀请赛”在北京工体举办
互联网银行崛起:或倒逼传统银行的改革 有钱也非万能:香港移民门槛转向吸纳人才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