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乔纳森·齐默尔曼: 全球化发展中,究竟需不需要性教育?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梁倩 2015-03-26 11:42:11

安大略省(ONTARIO官方公布了自1998年以来对性教育课程的首个改革方案,致使该省近日陷入一片哗然。从年秋季开始,二年级学生将学习“如何拒绝”“不当接触”相关内容;三年级学生将认识自己的性别身份和性取向;七年级学生则会认识到发送“色情短信”以及性传播疾病的危害。 

基督教福音派教会牧师查尔斯·麦威蒂(Charles McVety)是反对这一新课程改革的领头人物。他表示,这种所谓的“新课程”实际上是“性描述露骨”和“极端思想”,是一种思想教化。 

不过,如果浏览“父母反对安大略性教育课程”(Parents Against Ontario Sex-Ed Curriculum)的网页,就会发现像麦威蒂一样保守的加拿大白人仅占少数,而更多的是像费拉斯·马里什(Feras Marish)的少数族裔——他是这一网页的创建人。 

马里什是来自科威特的穆斯林移民。他表示,在他的社区里,婚外性关系会令人大为不满,“但突然间学校却大力推广起来”。华裔、菲律宾裔加拿大人都支持他的观点:“我有权利用自己国家的文化和宗教观念去抚养我的孩子,但这个新课程让我的权利仅为徒有虚名。” 

全球化的支持者常将此与自由化混为一谈。这种观点认为,随着人口和观念在全世界内流动,沿袭传统的约束感将被个人自由观念取而代之。 

性教育课程的改革恰好说明了情况并未如此。对于学校里的性教育课程,全球化与其说是起到了推动作用,不如说是妨碍发展的绊脚石。随着世界变得愈加互相关联,性教育招致了更多的抨击。 

美国的性教育可追溯至进步时代(Progressive Era),当时有如“美国社会卫生协会”(American Social Hygiene Association)一类的组织推广性教育,并以此杜绝性病和卖淫行为。(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Jr.)是一名强烈支持者。)世界各地做法各有千秋;早期苏联实施相对开放的性教育,将传统礼节视为资产阶级的一种借口。然而,在墨西哥,罗马天主教会(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却想方设法阻止了几乎所有在学校开展的性教育。 

在过去的30年里不同的是,整个西方世界里的移民携手土生土长的保守派居民一起抵制这些公共卫生教育活动。早在1983年,在新西兰的保守派白人就警告称,性教育会疏远毛利人民和亚裔移民。 

1994年,在开罗召开的国际人口与发展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将生育权奉为目标,同时宣称要“为青少年提供信息和服务以便帮助他们理解性”。而在此时,这个抵制性教育的全新联盟走向全球。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4月4日—10日 苹果手表即将开始预售
负债累累的能源巨擘:巴西石油怎么了? 央行叫停信用卡P2P投资:是风险来临还是利好?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