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艺术

国家大剧院设计者:通过读莫言和余华了解中国

中国新闻网陈诗悦 2015-04-02 09:32:04

戴高乐机场1号航站楼是安德鲁的第一个项目,北京国家大剧院是他在中国受关注最多的一个项目,两者都采用圆形,如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循环。安德鲁自己坦言这两个项目对他而言意义非凡,“我不会说我一定值得,但是我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而它们就迎面来拥抱了我,这要有一点点运气。我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有第三个这样的项目。”

为什么偏爱圆形和曲线,被问及此,安德鲁开始“耍赖”,“我也不知道,我在草图本上本来画着直线,不知不觉就变成曲线了。”想了一会,他又说,“可能是因为圆象征着一种保护吧。我常常想象一个故事,是关于在母亲的子宫里,而我还保有着当时的记忆。”

曾有一度建筑史上几乎看不到曲线,而现在人人都视曲线为流行。安德鲁的建议是:如果要做曲线,就做一条优美的曲线;如果要做直线,就做一条优美的直线。好的直线胜过不好的曲线,毕竟建筑物的质量不是靠直曲来决定的。

“读者亦是作者,

这样才是完美”

不同于书里的优雅、充满哲思的作者,见到安德鲁本人倒是多出几分鲜活和法国人特有的幽默。摄影师给他拍照时,他说“拗造型”太不自在,便要记者不停和他说话。看到照片中自己不笑的样子显得微微狰狞,他用手一指大惊小怪地说,“哇,弗兰肯斯坦!(玛丽·雪莱同名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一个科学怪人)”

安德鲁说自己算不得是个善于社交的人,没什么朋友也不属于任何小团体。他喜欢交流,但不是绞尽脑汁说明自己建筑设想的交流,比起这些,他说自己更喜欢讨论漂亮的衣裙、眼镜、科学。保罗·安德鲁的老朋友、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的总建筑师吴耀东说:“读安德鲁的书,让人想起他的法国老乡蒙田,亲切,娓娓道来。”快300页的回忆录不分任何章节,一度让编辑无从下手,可是全书却不给人无法喘息的紧张感,伴着100多张他手绘的建筑草图,这本书可以从头读到尾,也可以随意翻开一页就读,保罗就这样娓娓道来。

他优美的文笔和字里行间对生活的思考让这本书读来像是出自一位专业的散文家之手。安德鲁笑着说:“我确实想成为一名专业作家,但我不是把写作当做一件必须完成的任务,或是仅仅让别人知道我的想法,我只是感到有写作的需求。”

蒙田、略萨、巴尔扎克、兰博、魏尔伦……广泛的阅读让安德鲁成为一个“好作家”。关于写作,安德鲁的观念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留白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不喜欢加过多的描述,因为我觉得应该有一些空白的地方让读者来填写,从而成为他的经验。我留出一些缝隙,让你、你、还有你来侵占填满,这样才是完美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读者也成为了作者。在他看来建筑也是一样的,“我不会试图传达什么信息,也不想改变人、控制人,最棒的建筑就是让人们在其中快乐便快乐,悲伤便悲伤,成为自己。”

安德鲁在中国有新的项目正在筹备,但此行他还不愿意透露。北京国家大剧院以后,安德鲁接的项目开始逐渐减少,他说现在可以开始试着平衡建筑、写作和绘画之间的关系了。“我已步入暮年,是时候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中东和平 欧元贬值
新疆军区某陆航旅开展直升机群跨昼夜训练 贵州剑河地震灾区救灾工作有序进行
奇葩APP“疯投”会是下一个互联网泡沫吗? 详解特斯拉中国销量低之谜:看马斯克要怎么办?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