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流行音乐政治色彩日益浓重?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苏玉和 2015-06-04 16:13:04

流行音乐政治色彩日益浓重?

英国大选结束后,帕洛玛·费丝(Paloma Faith)发了一条Twitter消息:“我们应该上街游行”。(图片来源:盖蒂图像)

近期,英国大选发出了一个信号,一场重要的改变将要发生——摇滚明星对政治的兴趣日渐冷淡,但流行音乐却大胆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5月7日,英国大选开始投票,据说这是人们记忆中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场大选。以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为首的保守党和以尼克·克莱格(Nick Clegg)为首的自由民主党组成的联合政府面临着强劲的对手,那就是以爱德·米利班德(Ed Milliband)为首的工党。几乎所有时事评论和民意调查结果都显示,没有一个政党会成为议会多数党。这是一场千载难逢的选举,每个有平台发声的人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无论是知名度很高的喜剧演员兼活跃分子罗素·布兰德(Russell Brand,他在最后一刻改弃权为支持工党),还是Twitter用户大军(为了诋毁米利班德,对手晒出了他吃培根三明治的尴尬丑照,随后政客们纷纷亮出了自己吃东西时的照片,还加上推特标签“#JeSuisEd”)。

一般来说,每当有机会取代右翼政府,都会有一大群摇滚明星出动,来支持工党。那么2015年的摇滚声音在哪里呢?在2015年大选中,说到比投票落败后立马辞职的尼克·克莱格姿态还难看的人,就要数摇滚乐队The Horrors主唱法里斯·巴德万(Faris Badwan)了。投票开始前几天,《新音乐快递》(NME)中一篇关于反抗音乐衰落的文章引用了他的话:“投票是为那些没有独立想象能力的人准备的,根本不属于我们这一代。其实你影响不了什么。”

随后网上就炸开了锅。某网站打出了这样的标题——“The Horrors主唱巴德万关于政治与投票的观点愚蠢至极”;《卫报》(Guardian)的新闻让很多诡计多端的评论员仿佛嗅到了猎物的味道,他们称他为“毫无责任感”“没什么名气的白痴”;Twitter上的评论更糟。不过,与嘻哈组合Young Fathers、电子硬核乐队Enter Shikari、Sleaford Mods和The Enemy等透露出敏锐政治嗅觉的评论不同,法里斯的观点则从政治进程中分离出来,这一点和其他几个同时期的当代音乐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我们的大多数朋友都和我们同龄,多数人都觉得非常愤愤不平。”二人组合Drenge中的约恩·洛夫莱斯(Eoin Loveless)说,“我不想参与站队。”“我不知道如何参与进去。”Caribou乐队的丹·斯奈斯(Dan Snaith)说。

甚至连《新音乐快递》封面明星神童乐队(The Prodigy)也持有相似观点。“他们都是恶棍,他们都说谎。”主唱基思·弗林特(Keith Flint)说,“我不会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投票。”

回溯音乐界对英国大选的反应,巴德万关于投票“不属于我们这一代”的观点似乎在保守党出人意料获胜后的几天里得到了证实。“恐怖的右翼政府掌权了。”超级怒兽乐队(Super Furry Animals)的格鲁夫·里斯(Gruff Rhys)对着网络摄像机说道。这段录像第二天晚上在全球放映,让他们的伦敦演出举世瞩目。“生气,一生起气来就是五年。”年老的守卫者们似乎满腔怒火,但摇滚音乐年轻一代的反抗声又在哪呢?即便是朋克乐队Slaves慷慨激昂的新举措——用新单曲《振作伦敦》(Cheer Up London)抨击首都生活的无望,也来的相对低调安静。选举结束两天后,他们在曼彻斯特举办了演出,当唱到“我们都恨托利党”这句歌词时,艾萨克·霍尔曼带领全场听众一起唱响“从政治中驱除它,我受够了,不要再听到它的消息”。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钦君标签: 流行音乐政治色彩日益浓重?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和为贵 海星之死
2015北京珠宝首饰展览会举行 【图刊】“东方之星”救援全纪录
中国车市迎寒冬:产能过剩引发危机? 晋升全球最大IPO市场:中国为何如此吸金

精彩热图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