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同志雷达”的末日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侯霄 2015-08-05 17:33:22

“同志雷达”的末日

在人们错误的意识中,当被问道是否是同性恋,就如同在清早拉开浴帘后发现一个人口普查员正在他的本子里疯狂填写。而此时你在想:为什么是现在?而且为什么他离我的搓澡巾那么近?

玛格丽特·周(Margaret Cho)(双性恋)说:“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如果你是同性恋,你会寻找同性恋群体,那么,如果你不是同性恋,得知这些重要的信息是为了什么呢?想要弄清楚一个人的性取向?”

在如今结婚戒指和桌面上孩子照片都不能作为异性恋标志的世界,被问及这个问题的频率也在增长。自由总是需要代价的:过去十年里,对同性恋的宽容度在增加,对性取向的污名化在减少,但污名一去,更多人(包括同性恋和异性恋)也变得敢于去询问别人的性取向,不把这视为多么敏感、爆炸性的问题。

对于我们这些不是政府管理人员不需要注意分配少数人利益的人来说,询问别人的性取向合适吗?一名在曼哈顿大型国际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埃及籍同性恋律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已经向直系亲属和朋友们出柜,但并没有向所有亲属告知他出柜。他说:“这与第一修正案中所说的“时间、地点、礼节”有关,这意味着语境就是一切。如果你在别人的办公室里,有你不怎么愿接近的工作伙伴或者工作对象,你有了“那样的感觉”。但是他们戴有结婚戒指或者摆有孩子的照片而无配偶照片,这可能不是询问的好时机。如果换个场合——我在工作中就遇上过很多次——你不知道某个人是不是同性恋,但他在工作场合用权威或专家的口吻说起LGBT领域内发生的事情,那你就可以询问他。”

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被问及整个问题,比如我26岁的朋友莱恩·哈尼(Ryan Haney)。虽然是直男,但是经常被误认为同性恋者,因为他的男孩气质让人惊叹,还喜欢发表没有男子汉气质的言论。曾经《唐顿庄园》第一季播出时,哈尼说他希望玛丽小姐和马修·克劳利(Matthew Crawley)能够结婚。他说,“你想想,这样整个第二季就可以用来讲那场婚礼了!”

哈尼有时候帮我做研究,有时在“正直公民旅剧院表演”上演即兴喜剧,他还在布鲁克林区威廉斯堡一家名叫“鸡蛋”的饭馆当侍者。

六个月前,一对年长的同性恋情侣开始去蛋餐厅而且要求坐在哈尼负责的区域。哈尼给他俩上饮料,结果整整一个月,这两人都在没完没了地拿哈尼打趣,玩笑不断升级,小费也在增加,这两样都没让哈尼觉得不舒服(“他们真是和气可爱的人”)。

哈尼说,“一开始,他们说我是给他们上饮料的‘坏孩子’,他们说我下一个星期‘要有麻烦了’。然后,他们说,‘我能抱抱你吗?’后来他们就抱了我,还吻了我一下。然后又是20美元的小费,一个拥抱,一个吻。他说,如果他再年轻点,他会把我“绑”回家。” 

哈尼说,“下一次他们来的时候,他问我有没有约会对象。我说对啊。他就问我对象是谁,是不是跟我一样演喜剧。”哈尼回答说:“是啊,是啊!”这倒也没错,因为哈尼喜欢的那个女人确实喜欢看喜剧。

但是为什么哈尼不说的更直白点呢?他说:“我们维持那样的关系已经很久了,我不想伤害他们的感情,让他们觉得自己做了过分的事情。”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同志雷达”的末日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共和党的痤疮 恐怖侵袭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瑞士央行半年亏掉7%GDP:究竟谁是“元凶”? 群雄逐鹿的地图业务:诺基亚Here的“前世今生”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