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新媒体
中国搜索
文化  >  文谈

“同志雷达”的末日

中国日报网爱新闻 侯霄 2015-08-05 17:33:22

有趣的是,哈尼在几个月前也相似地回答了在蛋餐厅一个迷恋他的男性工作伙伴,他说:“我告诉他,他不是我的菜。”为什么他这一次不直接的说“我不是同性恋。他说:“如果你听起来很防卫,有时会带有恐同的意味。”被误解时有没有觉得感到很荣幸?他说:“肯定,人们对同性恋的固有印象是长得好看、穿着讲究、礼貌、风趣,我每次都觉得很荣幸。”

确实,近几年都市直男的柔化给爱慕男性的同志带来很多困扰。(你可以在Tumblr账号“Things My Straight Boyfriend Says”上查到哈尼和其他性格敏感的直男们在生活中发表很像同性恋的搞笑言论)

犹太男人和英国男人,这两类典型的人群最乐于打破性取向领域非黑即白的传统观念:他们不仅拥有超过一件的毛线衫,而且对《布偶大电影》(the Muppets)里面的斯塔特勒(Statler)和华道夫(Waldorf)有着特殊的感情。最近人口统计的两大类男性的标准:冷静对着屏幕的科技工作人员和吃穿讲究的花花公子。但是我们可以把这些特性里的很多东西归到这两大类中,这样范围就会扩大。

除了内心对你怀有爱慕或欲望的人之外,其他人可能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独身一人,假如真是这样就好了。但这也是不现实的:总会有闲言蜚语。所以最好还是提供一点关于性取向困惑的经验之谈。

你可以问在思考他性取向的朋友们。你可以问他们的同事,你可以听从周女士的建议:“留意听他的铃声。如果你听到的铃声是合成器的“闪光式”的适合蕾哈娜的歌,哦!那你就知道了,或者如果你听到他们说你听说麦当娜摔倒的新闻么?那么你也懂了。”(麦当娜算同志偶像。)

有一种男同性恋的传统把戏,叫做“扔发夹”。就是抛出一点隐晦的线索,谈及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引诱对方也透露自己的身份。“我做过这种事,”那个埃及律师说,“有时候,我会在非业务性的谈话中加进这种东西。”这种谈话引起的结果通常是可以感觉到的。哈尼说:“我不知道怎样把掉的“发卡”抛回给别人,我猜我可能会说:是啊,我跟我女朋友都是丽扎的忠实粉丝。”

但是,最终,等待还是最好也是最消极的方法。埃及籍律师说:“如果我不能自己判定,我知道他自己总有一天会暴露。”或者你可以按照周女士那样想,虽然更为复杂但也不是不可能。她说:“在我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是同性恋者,直到他们证明他们不是,我一直假定自己是同性恋。”

注:“同志雷达”(gaydar),指的是一个人单纯通过观察来精确探测他人性取向的能力。

“同志雷达”的末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到6.79K
编辑: 刘秀红标签: “同志雷达”的末日
争做好命女 心理学家教你学撒娇 超模性感演绎奢华珠宝大片
共和党的痤疮 恐怖侵袭
中国日报一周图片精选:6月27日-7月3日 3D打印服装高跟鞋亮相软博会
瑞士央行半年亏掉7%GDP:究竟谁是“元凶”? 群雄逐鹿的地图业务:诺基亚Here的“前世今生”

新闻热搜榜

      24小时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