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美国却选择回加纳的非裔美国人

作者:爱新闻 张筱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1-19 17:13:30
分享

生在美国却选择回加纳的非裔美国人

搬到加纳的人享受着社区间的乡村气息

学校力争在学生面前塑造积极向上的自我形象,向他们讲述非洲历史,让学生为非洲遗产感到骄傲。

有一些孩子可以免费上学,埃多女士还为其他负担不起学费的学生找到了赞助人。

Imakhus Okofu 和埃多女士一样,在来到加纳之前对非洲了解甚少。但她来到加纳却不是感性驱使的结果。

她告诉我:"我并不是因为渴望来到非洲而来到了加纳。"

“基于媒体和其他人说的话,我发现自己最后的归属地就在非洲。”

当时她在纽约的一家旅行社工作。在推荐非洲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之前,她决定先去亲身体验一下非洲。

所以她在50岁的时候打着做生意的主意来到了加纳。旅行中她参观了关押奴隶的地牢,这段经历改变了她的人生。

生在美国却选择回加纳的非裔美国人

海岸口堡垒是欧洲商人在西非海岸建来囚禁奴隶的堡垒之一。

从海岸口到其他的一些据点,超过1200万的非洲人被锁起来装到船上,运到大西洋的彼岸。

时光流逝却没有消磨掉黑墙上的抓痕,地牢里刺鼻难闻的尚存。

海岸角堡垒曾用于关押奴隶,随后奴隶们会漂洋过海被运到彼岸。

在那里Okofu女士感受到了自己祖先曾面临的恐惧。

“穿越地牢的过程太痛苦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会有人做出如此残忍之事。“

“没有人告诉过我这段历史,我从未在学校里学到过这些。当我跨过那道门槛走出来时,我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回到过去的生活了。”

“我知道非洲将会是我的家园。”

后来她一直待在非洲,至今已有25年。

现在Okofu女士在海滩旁经营着一家旅馆,不时会组织海岸角堡垒的参观活动。

作为一个遣返导游,她还为那些想要回归故土或已经迁回非洲的非裔美国人提供建议。

她说在加纳有着人数可观的非裔美国人社区,在她居住的区域就有300多个这样的人。

“我属于加纳”

Okofu女士还记得决心搬去加纳时遭受的非议,不仅自己在美国的家人不予支持,加纳当地人也表示不解。

“他们问我:‘你为什么会想要离开美国来到这儿受苦?’”

“然后我回答说:‘这叫受苦?我可是经历过民权运动的人,我们可是经过抗争才得到了今天的地位。我不讨厌美国,但我不喜欢它。我喜欢非洲。”

她花了五十年才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归属之地。确定加纳就是自己的家后,Okofu女士非常坚决。

“我什么时候变成美国人了?是在我踏上美国这片土地的时候?不,我一直是个非洲人。”

五分之二的非洲人在贩卖黑奴的过程中殒命,而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余生痛苦不断,他们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家园。

几百年后,另一种形式的回归得以实现。

部分奴隶的后代仍与非洲有着强烈的共鸣,这样澎湃的感情驱使他们离开自己出生的国家,回到祖先被迫驱离的那片土地。

原文选自:BBC

生在美国却选择回加纳的非裔美国人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