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文化下,社会流动能否实现?

作者:爱新闻 柳文平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1-28 14:26:03
分享

自拍文化下,社会流动能否实现?

自拍文化和名人群体是否接纳社会流动?

人人都支持社会流动,可人人都认为,可怕之处就在于它只降不增。

我们都渴望更加公平的机制,但为什么这一愿望似乎永远无法实现?

英国社会流动与儿童贫困委员会(Social Mobility and Child Poverty Commission)的年度报告再次提醒世界,出身贫困的年轻精英一代,潜力尚未得到充分发展,还有太多的大门没有为他们打开。

有人呼吁发挥教育的力量,消除其中某些差距。早在戈登•布朗(Gordon Brown)担任首相期间,劳工部大臣艾伦•戈尔本(Alan Milburn)就开始关注这一问题,到现在呼声依然不减。

戈尔本部长提醒人们注意社会分化的危险。

无论什么时候提出上述话题,总会引发一系列担忧:私立学校特权有渐增之势,还有人抱怨公众生活已成为剑桥学生政治团体选举的延伸。

过分追求名誉

但更重要是的,当人人都想成为社会流动中的一员时,经济和社会各个要素却正在往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不是吗?

自拍文化下,社会流动能否实现?

扩音器外交:这个时代不是社会流动的时代,而是自我陶醉的时代。

社会流动的根源在于一个具有共同事业的时代,一种具有共同目标、耐心等待的后战争主义意识,这是一个关于人人都应得到平等机会的社会理想。

它与名人文化和冷漠的自我提升有着怎样的联系?在当今社会,名人和富人们受人膜拜,真人秀节目成为损人利己、捍卫自我的战争,并没有太多空间打开大门邀请他人先走。

无论是优先登机,还是优先驶入主题公园快车道,我们现在身处插队的文化之中,推搡拥挤已经不再让人尴尬,而是成了一种社会技能。

自拍是当下文化的存在状态,是一种与科技相结合的自我陶醉。火车车厢中挤满头戴耳机的乘客,而耳机切断了与周围人们联系。我们虽然一起乘车,心却远隔万里。

Twitter也好,股东大会也好,一旦大门紧闭被认为是积极的特点,帮助他人平等发展就只能变成美好的回忆了。

收入差距

经济也是一个不断扩大的“深渊”。

列入英国富时指数100企业的高层管理人员的平均收入是全职工人平均收入的183倍,前者收入继续攀升,后者则止步不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