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究竟存不存在智者?

作者:爱新闻 魏宝懿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2-24 14:58:57
分享

世界上究竟存不存在智者?

霍华德•雅各布森(Howard Jacobson)写道,莎士比亚这位吟游诗人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智慧的含义。

我们很快就要把“东方三贤士”(注:据《圣经》记载,来自东方的三位贤士在耶稣降生的时候赠送礼物——黄金、乳香、没药,朝拜耶稣,表示对这位人类救主的尊荣。这就是圣诞老人为儿童赠送礼品习俗的由来)押进箱底,等待来年再次开启了。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一起来讨论何为智慧。2016年,恰逢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也是一个谈论莎士比亚的好时候。不过话又说回来,什么时候不是好时候呢?

《圣经》上说:“智慧为首,所以要得智慧;在你一切所得之内,必得聪明。”这句话很难去反驳,你只是会好奇,该怎么样才能得到智慧?它在哪里?如何得到?何时才知道你已经拥有了呢?

不久前,一位读者在签售会上对我语含讥讽:“我听说,你是个有趣的人,但我却认为你是个智者。”

她强调了一下“我”这个词,画外音就是:“虽然我相信没有人那么认为。”我谨慎地回了她一个微笑。签字售书是危险的,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因为你一些不起眼的错误投以讥讽。即便她是真诚的赞扬,我也觉得我不配拥有这个评价。智者?我吗?我又燃起了一个更为不安的念头,“智者”这个词是形容我受欢迎吗?

谈起智慧,似乎总与衰老有关。假如你说旅行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智者,人们脑海中会立马浮现一位老人,像个一本正经的圣人一样生活在山洞里的画面。

而“智慧”这个词不仅隐含着寿命的长短,也意味着消瘦。也许亚洲的智慧化身是丰满的,但在西方,我们喜欢的智慧化身是骨瘦如柴的。这或许与克己有关。不克己,你就不是智者。不消瘦,你就不能称之为克己。

我总是认为,哈姆雷特的朋友霍雷肖(Horatio)就是一个消瘦的人。“对于命运给予的打击和奖励/他都同样感激。”这是哈姆雷特对他的形容。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明智地放下了虚荣、野心和愤怒,而哈姆雷特当然放不下这些。

如果我是霍雷肖,我不会喜欢哈姆雷特对我的称赞。谁想在自己正当年的时候就被人称赞已经老了?

年轻人不应该是冷漠的,他们应该尽情挥洒自己的激情。智慧,是老年人的财富,告诉我们要坚持。当我们说一个人在金钱上充满智慧,也就等于说他是一个吝啬的人。

一个智者是没有巨大的欲望的,不会钟爱华丽的服饰,或者浪费时间。不管是不是住在洞穴里,他绝对不会有专门放丝绸领带的衣柜,不会有装满鸡尾酒的酒柜,或者是62英寸的电视柜。而在这些乐趣中,他首要放弃的就是性。谁会用智慧来形容爱人?越是智慧的爱人,就越不会去爱。

世界上究竟存不存在智者?

拥有智慧的霍雷肖(左)

在我们的印象中,智者不是年轻人,而且似乎也谈不上幸福。当我们夸一个人婚姻幸福的时候,会称他为好丈夫,而不是智者。同样,我们还会说某个人是个好父亲、好朋友。至于一个智慧的朋友,也许在综合考虑所有的事情后,就决定不再当你的朋友了。

智者是冷淡的。他们已经放弃了我们普通人依旧感兴趣的东西。对于追求浪漫爱情的人来说,智慧似乎不是他们希望爱人能够拥有的特质。你要问他们喜欢这么样的人,幽默细胞?是的。个性活泼?是的。还要拥有宽容、豁达的心态,喜爱泰国食物,喜欢乡间散步,对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的歌曲情有独钟,还要喜欢戏剧。但是智慧呢?

“碧昂丝一样的明星脸,加上智慧的头脑……?离婚后依旧活泼阳光,在戏剧中度过一个个漫长的夜晚,思考智慧,寻找属于她的所罗门……”

即便是智慧突然成为了一件需求量很大的商品,对于绝大多数还不算太过自负的人来说,被称为智者仍然会让我们羞愧。因为智慧与否,恰恰是我们最无法自我了解的事。智者?我们吗?

法国著名作家蒙田(Montaigne)曾列举了他的一些个人特质,他形容自己属于哈姆雷特式的自我厌弃型——“谦逊、腼腆、傲慢、纯洁、奢侈、暴躁、天真、沉默、温柔、溺爱、勤劳、漂亮、精致、心灵手巧、缓慢、无趣……同时又无知、说错话、直爽、自由、贪婪、挥霍的一个人”。

我很惊讶,他没有说到骄傲、报复心、雄心勃勃、笨拙、坏心眼、判断迅速、学习慢这些词。就我自己而言,我会买不合适的衣服,吃不得当的食物。我会对没有伤害我的人发脾气,也会给予对世界毫无用处的人无尽的赞美。我会忘记熟人的名字,却与那些本不熟知的人过分亲近。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