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学着拖延?

作者:爱新闻 魏宝懿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3-11 14:25:30
分享

我为什么要学着拖延?

通常,我会在几周前就写完这个专栏的稿子的。但我一直拖着没写,因为我的新年愿望就是要学着拖延。

我知道你们想知道原因,那就继续往下看。

大部分人认为拖延症是生产力的一种诅咒。一项调查显示,有80%的大学生都受困于拖延症,然后通宵达旦的去完成论文或备考。同时,有报告显示近20%的成人是慢性拖延者。我们可能会想,如果有更多的人参与调查问卷,那么有拖延症的人数是不是会更高。

但是现在我知道,拖延症并不会阻碍生产力,而是创造力的源泉(虽然这与我以往的观念相违背)。

多年来,我相信任何值得做的事情都应该趁早。读研的时候,我提前两年就提交了我的论文。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比规定时间早四个月完成了论文。我的室友取笑我有强迫症。心理学家们称我的这种状态叫操之过急(pre-crastination)。

操之过急就是开始进行一项任务就想立即、尽快地完成。如果你是一个严重的操之过急患者,那你也会像拖延症患者一样痛苦。当你的收件箱堆满了一大堆邮件,而你没来得及立即回复时,你就会觉得生活失去了控制。当你下个月有一个演讲时,你这个月就没法工作了,你会充满空虚感,就像有一个摄魂怪在吞噬你周边的空气一样。

上大学的时候,我认为从早上7点一直坐到晚饭时间埋头写作才是充实的一天。我追求的是心理学家米哈里•契克森米哈(Mihaly Csikszentmihalyi)所提出的“心流”(flow)的心理状态。这种状态就是当一个人全神贯注于一件事情时,你就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我深深地陷入了那个全神贯注的境界,有次我的室友在我写作的时候开派对,我竟然都没发现。

但是正如作家蒂姆•厄班(Tim Urban)在“Wait But Why”网站(幽默诙谐科普时文网)的博客中描述的那样,拖延症患者们的脑中潜伏着一只容易满足的猴子,它会经常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用电脑工作?它还等着你玩游戏呢!”

如果你是一个拖延症患者,战胜这只猴子需要无比巨大的勇气。同样地,对于操之过急的人来说,下决心休息片刻也需要做很多思想斗争。

几年前,我最有创造力的学生Jihae Shin曾质疑我万事操之过急的习惯。她告诉我,她很多灵感是在她拖延之后才想出来的。我并不能认同,因此我希望她能向我证明。她找机会进了几家公司,调查了公司员工多久拖延一次,并询问了部门主管给他们的创造力打分。结果发现,拖延者创造力的得分明显高于跟我一样操之过急的人。

这个结果并不能让我信服。因此Jihae Shin(如今是威斯康星大学的一个教授)设计了一系列的实验。她要求学生们提出一些新的经营理念,有些被随机分配到立刻构思组,其他人则有五分钟时间玩扫雷和纸牌。最后每个学生都提交了自己的想法,独立评分员来评判他们的观点是否原创。实验结果显示,有拖延症的人的想法创造力高出28%。

扫雷很好玩,但它并不是影响这个结果的原因。如果在告知任务之前学生们就玩游戏,并不会有创造力上的差别。只有当他们先知道任务,然后拖延,开始玩游戏,才会萌生出更有创意的想法。原来,拖延激发了发散性思维。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