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学着拖延?

作者:爱新闻 魏宝懿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3-11 14:25:30
分享

毕竟,我们的第一个想法通常是我们最习惯的那个想法。我大学时提前完成的毕业论文,其实就是沿用了一大堆现成的想法,并没有创造新的观点。当你有所拖延的时候,其实这更有可能会让你的思维活跃起来,这也会给你提供一个发现意外模式的机会。近一个世纪前,心理学家布尔玛•蔡格尼克(Bluma Zeigarnik)发现人们对没有完成的任务比完成的任务记忆更深。当我们完成一个项目,便将它归档。但当它处在未完成的阶段,它会一直萦绕在我们的头脑中。

我很不情愿,但不得不承认,拖延症可能有助于提高日常创造力。获得重大成就的人可能不是这样,不是吗?

但我又错了。很多有卓越成就的人也有拖延的习惯。与史蒂芬•乔布斯共事的人告诉我,乔布斯做事经常拖延。比尔•克林顿也一直被称为“慢性拖延症患者”,他总是直到最后一刻才修改他的演讲稿。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曾把一份工作拖延了一年,以至于他的赞助人开车到他家,坚持要求他当场画出图纸。这份图纸就是后来众所周知的他的大作《流水别墅》。阿伦•索尔金(Aaron Sorkin)是《史蒂芬•乔布斯》和《白宫风云》的编剧,他总是拖到最后一刻才开始写剧本。主持人凯蒂•柯丽克(Katie Couric)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回答说,“你认为这是拖延症,我认为这是思考。”

所以,如果产生创造力,不是因为拖延症,而是因为思考的话,我决定尝试一下。好消息是,我对自律并不陌生。所以,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列了一张需要拖延的待办事项。然后,我决定拖延实现目标的进度,但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

我的第一步是推迟我的写作任务,从写这篇文章开始。我抵住了坐下打字的诱惑,并开始等待。在拖延(也就是思考)的过程中,我想起了几个月前我在慌张完工状态时读的一篇文章。那时我突然有了灵感,我可以用我自己操之过急的例子为读者作铺垫。

接着我从乔治•科斯坦萨(George Costanza)的情景喜剧《宋飞正传》中得到了一些启发。科斯坦萨有一个习惯就是,达到创作顶峰时,他会暂停工作。于是当我开始写文章而且感觉很好的时候,我会在中间暂停一下,出去走走。那天晚些时候,当我继续开始写作的时候,我能够重新找回写作思绪。米奇•阿尔博姆(Mitch Albom)是《相约星期二》的作者,也是这么做的。他告诉我:“如果你在写作的中间停下来了,那太好了,第二天早晨你会迫不及待回到那个点。”

一旦我完成了一份草稿,我就暂时搁置三个星期。当我重新看这份草稿的时候,我就能冷静理智地看待,然后会认为“哪个傻瓜写了这篇垃圾文章?” 我会重写这篇草稿的大部分内容。让我惊讶的是,在我拖延的三周里,我获得了一些新鲜的素材,比如一位同事告诉我索金先生是一个重度拖延症患者。

我发现每一个创造性的项目都需要时间思考,更慢一点,是的,再慢点。过去,我内心的第一想法是早点完成,赶紧结束,我在回避发散思维的痛苦时也错过了回报。

当然,做事拖延并不总是能提高创造力。Jihae Shin随机安排了第三组同学,让他们等到最后一分钟才开始他们的项目。他们也没有什么创意,不得不用最简单的想法赶工,而不是想到新点子。

为了抑制拖延症带来的负面影响,科学提供了实用的指导。首先,想象自己失败时的壮观场景,随之而来的疯狂焦虑也许会激发你的动力。其次,降低你对进步的标准,这样就会让你少受完美主义的麻痹。利用碎片化的时间也能有所帮助。心理学家罗伯特•波伊斯(Robert Boice)让大学生每天写作15分钟以帮助他们克服写作障碍。

我最喜欢的一步是预设:如果你热衷于枪支管制,请提前准备好现金。如果你在期限内没有完成任务,你的钱将会捐赠给国家步枪协会,害怕面对某种后果可以成为工作的强大动力。

但如果你是一个拖拉的人,下一次当你不能重新开始一项任务,而沉浸在内疚和自我憎恨的黑暗世界时,请记住,好的拖延行为会使你更有创造力。如果你是一个像我一样做事总是操之过急的人的话,你需要强迫自己做事拖延一下,不要害怕放下手头的工作。

原文选自:《纽约时报》

我为什么要学着拖延?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