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没有女性会觉得男儿落泪魅力十足

作者:爱新闻金芊芊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5-18 17:23:49
分享

我并不懦弱,也证明了自2000年布鲁斯去世后,我依旧能过好我的生活,并且独自带大两个儿子。但是我不敢想象,若是在我们这段关系中,他无论健康或患病都容易感伤落泪会怎样,不敢想象那样我该会感到多么脆弱,多么忧愁。这样的他我是不会喜欢的。

况且,软弱的男性容易抛弃女性,这也不足为奇。

按照进化论原则,我们总是需要一位强壮的男性来保护和供养我们,与此同时,我们作为弱势群体,负责生育和抚养孩子。这对于人类的生存来说是很重要的。女人可以哭泣,但是男人却不行,这成了两者之间天生的区别。软弱的男性对女性没有吸引力,也不会成为理想的配偶。

我也曾这么认为,直到近日一项新的研究强调如今有多少年轻男性掉过眼泪,我才发现原来真的很多。

现代男性在公共场合哭泣的次数是他们父辈的三倍之多。更让人惊讶的是,数据表明在成年男性的生涯中,他们平均会在人前啜泣14次,百分之四十的男性承认在过去的12个月内他们在公共场合哭过。

这还不止,私底下,现代男性哭泣的次数更多——一年内啜泣达到30次,每次持续超过2分钟。我想我就算再怎么悲伤,一辈子也不哭不了那么多次。

带着些许怀疑,我打电话询问我27岁的儿子杰米(Jamie):这是真的吗?我还笑着说他16岁之前我从来没见他哭过。

“妈妈,”他开始反驳我,“在那之前我当然哭过。就拿过去三年来说,我就能举出三个事例。”我静静地听他说起当他知道他的好友去世时,女友和他分手时,还有他敬爱的教父去世时,他哭了。他还说他并不介意我写下来,因为他并不以此为耻。

我不得不承认时代在变,男性也在变。

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是否是我的“开明”教育促使我那看起来很勇敢的儿子去支持这次“情感解放”?

自从有了小孩,我对于男孩哭泣的“宽容”程度已经远比他们父辈时放开了许多。当我的儿子还很小的时候,我不仅安慰他们,还积极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想法。

那么我教过他们的《哥林多前书》里“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意义何在呢?事实上,现代社会不再强调成人的责任,更不用说男性专有的保护和供养责任。

现代的标准已不再要求男性必须要强壮或者展示他们的力量。他们被灌输的信念是摒弃传统野蛮的性别歧视,提倡男女平等,男性能做到的事情,女性同样能做到。

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是要共同承担起儿童抚养的责任,要展示自己女性的一面,还要广泛地接受女性。

难怪他们会开始展露自己的情绪。深入这项调查,你会发现汹涌的泪水或许无关真正的痛苦,但我也无法为此苛责他们。

在情景喜剧《老友记》(Friends)里,大卫·史威默(David Schwimmer)扮演的罗斯(Ross)就是这一无聊趋势的一个推动者。他是第一个带有典型女性行为的直男角色。

我们应该拉响警报。罗斯的爱情是无望的,他阴柔的气质只会让潜在的交往对象感到厌烦,而非吸引她们的注意。

虽然有异议,但这确实不是当下年轻男子吸引女性的地方。

一位爱哭的男性或许可以成为朋友,但绝不会成为情人或者保护者。就我来说,无论年轻或年老,具有吸引力的男性依旧是那些我们感觉可以依赖的,强壮的,当然还有具有男子气概的。居然还有女性会觉得爱哭的男性也很性感,可能我真的是过时了。

尽管女权运动进行了40年,但在生理本能上,女性还是要为她们的小孩找一个“对的”父亲。这就是为什么当女性发现理想型男性并不存在之后会将目光转向精子银行。

但是我们会发现自己再一次陷入了严峻的形势之中——当女性发现自己不想再战斗在前线的时候,这些年轻的女孩子能够依赖那些泪眼汪汪的男性“朋友”来守护他们还有他们的孩子吗?

我对此相当怀疑。

(译者:爱新闻金芊芊 编辑:钦君)

原文选自:《每日邮报》

承认吧,没有女性会觉得男儿落泪魅力十足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