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性:为什么要结婚?

作者:爱新闻 朱琳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5-23 14:59:28
分享

单身女性:为什么要结婚?

“我37岁时才结婚,但我找到了我的真命天子。”这是海伦·格蕾·布朗写在《单身女孩》(Sex and the Single Girl)第一页的话,1962年,这本书极为畅销。她补充说,虽然她既不“丰满性感”,也不美丽妖娆,但她却钓到了一个聪明,性感,优秀成功的男友。不过等到他们相遇之时,她也足够有魅力迷倒他,因为之前作为单身女性的她,靠才华活了二十几年,在办公室和卧室俩点一线之间修炼自己。她打趣说道, “结婚是你混得最烂时的保险,在你混的最好的年华,你根本不需要一个老公。”

布鲁克·豪瑟在丰富多彩的新传记《走进海伦》(Enter Helen)中写道,1965至1997年间,作为《时尚》(Cosmopolitan)杂志的编辑,她把一本家庭类的杂志,变成一本有趣而成功的女性杂志,对还没准备好结婚生娃的女性简直是福利,同样这本杂志也吸引着男士的关注。尽管着装性感暴露的封面女郎,还有关于减肥和戴着假睫毛睡觉的文章让女权主义者有所反感,但很多女性也从中学会了如何避孕和获得贷款。贝蒂·弗里丹在1963年出版的《女性的奥秘》(The Feminine Mystique)的书中一直在探索快乐家庭主妇的奥秘,其实,早在这之前布朗就告诉女性,在成家之前过得潇洒一点。

布朗是有先见之明的。丽贝卡·特雷斯特在《所有的单身女士》(All the Single Ladies)书中写道,在单身女性越来越多的美国,女性结婚的时间越来越晚了,还有许多女性干脆选择不结婚了。追求大权在握的事业以及性生活多样化而不必担心怀孕或背负污名的自由,已经将婚姻变成一个选择,而非命运。到2009年,近一半不到34岁的美国成年人都未婚,这个数字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上涨12个百分点。未婚女性人数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了已婚女性。

单身女性正在重塑政治。由于女性更关心生育权和报酬公平,所以,自1988年以来她们就青睐民主党人做总统。但女性们的投票也掩藏着分歧:2012年,罗姆尼勉强赢得已婚妇女的支持,然而数以百万的未婚女性蜂拥到奥巴马这边,给他赢得36分的大胜。光单身女性就占了总票数的四分之一,这个数字几乎保证了奥巴马的连任。单身女性的作用今年可能更为明显: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极有希望成为民主党候选人的希拉里·克林顿领先于共和党的领跑者唐纳德·特朗,在希拉里的支持者中,未婚女性就占了52个百分点。

女性推迟结婚也带来了不少经济影响。25至34岁的女性是能够与男性平等竞争、开创事业的第一批人,她们赚的薪资大约是男性薪资的93%。现在单身女性购买住房的比率已经超过男性。女性在独立财富建设上前进了一大步。

这些趋势使得一些保守派担忧女性家庭观念降低,但特雷斯女士坚信,成为“独立成年女性”将会有利于婚姻。在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间,离婚率飙升,一些急于结婚的女性,婚后生活并不如意,因此她们选择离婚,重觅自由。离婚的盛行鼓励着下一代宁愿不结婚,也不要进入一段有瑕疵的婚姻。既然婚姻只是多数选择中简单的一个,所以选择交换誓言进入婚姻殿堂的女性就更少了,但她们确实会拥有更快乐、更双赢的恋爱。

如今,离婚率下跌了,在经历长时间单身的人群中下跌最快。尽管传统观念认为女强人注定是单身的,但事实是,现在这些女强人是最有可能走进婚姻殿堂的,并有能力来维持这段佳缘。特雷斯特女士说,她自己作为纽约的一名记者,拥有成功的事业,这让她在30岁出头的时候感觉很充实,直到遇见并爱上一个她想结婚的男人,“我结了婚会更幸福,因为我生活在一个单身也会很幸福的时代。”高要求的女性也会让自己的男人发生变化。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里(2001-2010),美国留在家中做奶爸的人数几乎增加了一倍。

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赞同这个观点。对于一些女人来说,单身更是一种坏运气,而非一种选择。在远离大城市的地方,女人到了30岁还没结婚是相当可怜的。虽然生育医疗技术已经有很大突破,1990年至2008年期间,35岁以上女性的生育率提高了64%,但对于那些希望成为母亲的人来说,身体生育条件给她们非常大的压力。

此外,贫穷的单身女性面临着不同的前景。并非所有女性把单身作为一种选择:美国在押犯人比率居高不下也使得男性数量在缩减。单亲父母都一贫如洗。保守人士深信婚姻就是一粒解药。联邦政府已花了近十亿美元出台保护婚姻计划,但收效甚微。特雷斯特女士则强调教育、住房和儿童保育的重要性,并指出,在北欧国家,虽然结婚率猛跌但贫困率却没有上升。

特雷斯特女士为这个进步欢呼是合理的。但这种选择却带来不确定性,也就是“老姑娘”的问题。凯特·布利克写了一本抒情回忆录,讲述她自力更生的故事,已经发行平装本了。有些读者不同意她书中大肆宣扬的观点,即你和谁在什么时候结婚这个问题将会“定义每个女人的存在”。但她认为新型单身生活没有经验可循是很正确的。她自己已故的母亲就很像她这一代的有些女性,很早就放弃野心结了婚,相夫教子。

现在43岁的布利克女士,花费了近二十年时间来寻找激励人心的当代未婚模板。她找到了五位“清醒者”,包括伊迪丝·华顿,埃德娜·圣文森特·米莱和夏洛特·吉尔曼。她们向布利克女士展示了如何在她们生命的重要时刻“不去想结婚”。

有些人抱怨说这是一本关于她自己生活的书。布利克女士似乎从没缺过男友(她的出版商热衷于让读者知道布里克女士是自愿成为“老姑娘”的,甚至把她妖娆的照片放在这本书的封面上)。还有人抱怨说,她所写到的在人生某个阶段才结婚的“清醒者”都是相对侥幸的白人女性。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抓住重点。布利克女士所写的自传体,是在她那个规则变化莫测,拥有无尽可能时代,布利克自己作为一位女性所面临的快乐和挑战。海伦·格蕾·布朗曾这样说过,女性“能拥有这一切”。如今的女性更了解这一点了。当然,拥有更多的选择,自然是一件好事。

原文选自:经济学人

译者:爱新闻 朱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