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界的八个阴谋论

夏洛特·勃朗特杀她妹妹了吗?亨特·斯托克顿·汤普森是被谋杀的吗?莎士比亚的喜剧实际上是伊丽莎白女王写的吗?

重读:建立在内疚之上的愉悦?

现如今,书那么多,我们的时间却少得可怜,重读旧书似乎成了一种奢侈。但为何大家依然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拍摄日记

文献制片人奥利维亚·利希滕斯坦用日记记录下了英国最暴力、最不可测的精神病人的生活状态……

书摘:穿越平行宇宙

在这场物理学和宇宙学的终极智力冒险中,迈克斯·泰格马克教授从“实在是什么”开始,从极大的尺度和极小的尺度开始,带领读者踏上了探索宇宙终极本质的神秘旅程,并得出了堪称“惊世骇俗”的结论:宇宙不只是被数学所描述,宇宙本身就是数学!

当文学人物有了自己的生命

每一位读者都会有这样的经历:读到了小说的结尾,只得不情愿的回到纷繁的现实世界,你会发现小说里那个角色已经如此生动的充斥在你的生活中,在之后的日子里你亦会受到他的影响。

我们为何要读当代作品?

前人不也写过类似作品吗?说不定比当代作家写得还好呢?

论冷战结束对谍报小说的影响

柏林墙倒塌后,谍报小说不再一如往昔,作家们也是时候去找寻新的对立面了。

如何成为法国人

在我的计划表里有一件不同寻常的待办事项,那就是成为一名法国人。

塞勒姆女巫审判对语言的影响

1692年,随着女巫案情不断扩大,塞勒姆镇(现在的丹佛市)及周边城镇邻里之间的相互指控达到白热化阶段,最终共有19人被处以绞刑,1人被石头堆压死。

不朽的伊恩•班克斯“文明”

美国科幻杂志《奇异地平线刊登了已故作家伊恩·班克斯(Iain Banks)的访问,该访问在伊恩·班克斯在世时并未发表。我们很高兴再次聆听他机智独特的见解。

《欧洲语言指南》书评:趣味十足

加斯顿·多伦的《欧洲语言指南一书带我们领略了欧洲语言文化,也让使用单一语言的人们明白他们到底错过了多少乐趣。

枕头大战的奇妙魔力

看似软绵绵的枕头,其实比你想象中“重”得多。

“最佳新锐作家”必须40岁以下?

最佳青年作家的榜单更加强化了科幻小说是年轻人的舞台。可如今该开始为中年甚至老年作家、或为作品出版而喝彩了。

读心术vs宗教信仰

在众多宗教著作中,有一小部分专注于研究精神信仰与大脑的关系,学界称之为“认知偏差”,是信仰的基础。

书摘:安妮聊经济学

生活中,不需要每个人都成为经济学家,但是通过了解经济学常识,培养用经济学视角看问题的意识,会为我们的生活增添几分清晰与滋味。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