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ISIS的女孩:我的故事》——身处恐怖之中,心存勇敢执念

作者:爱新闻 冯露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08-09 15:36:43
分享

法丽达·哈拉夫(Farida Khalaf)曾遭受惨绝人寰的性虐待,如今她勇敢站出来控诉这些恶行,令人肃然起敬。

《反抗ISIS的女孩:我的故事》——身处恐怖之中,心存勇敢执念

叙利亚拉卡市(Raqqa)的一条集市街道,法丽达和其他的女人就是在这座城市被掳走卖为奴隶的。图片来源:路透社(Reuters)

首先,看点好消息。这本悲惨的书中的主角——一个年轻的雅兹迪(Yazidi)女孩,现在已经安全地在德国继续她的学业了。她和母亲弟弟团聚了,早前她在自己的家乡——伊拉克东北部的一个小村庄被ISIS成员掳走,之后惨遭长达数月的监禁。尽管遭受了种种不幸,她仍决定去实现她一直以来的理想——成为一名数学老师。

但是法丽达的父亲已失踪——很可能死亡了,而且她最要好的朋友现在还被囚禁在的“哈里发国”(ISIS在伊拉克自封建立的一个伊斯兰国)。连“法丽达”这个名字都是一个化名, 以此来保护自己免受欧洲ISIS同情者的伤害,同时掩盖被劫持者多次强奸的“耻辱”。这本书讲述的是一位19岁的女孩被世界上最仇视女人的恐怖组织虐待殴打、强奸蹂躏却仍坚强不屈故事。

众所周知,ISIS明目张胆地鼓励其狂热追随者们买卖和强奸女性。很多遭受如此暴行的女孩都来自于辛加尔山(Mount Sinjar)附近的雅兹迪村落,她们几个世纪以来都和穆斯林村落为邻。雅兹迪人的宗教信仰被伊斯兰极端分子视为魔鬼崇拜。2014年8月,ISIS武装分子命令法丽达所在村庄的居民在三天内改信伊斯兰教,否则就要遭受 “异教徒”被屠杀的命运。

法丽达的故事最特别的部分在于标题的背后,是关于种族清洗和性奴役的直接证词。她的控诉冷漠寒心,讲述了村庄里的男人们被枪口指着装上卡车,然后驶向死亡的过程。她那16岁的弟弟塞尔哈德(Serhad)是大屠杀后仅剩的四个生还者之一,他在一堆邻居朋友们的尸体中假扮死人才得以生还。

极端分子把法丽达这样的未婚女孩和已婚妇女分开,先把未婚女性带到了他们已占领的摩苏尔(Mosul),然后再带到拉卡(Raqqa)的奴隶市场。一位兴奋的“顾客”问道:“这些女孩都还是处女吗?” 当一个有意向的沙特阿拉伯买家把手指伸进法丽达的嘴里时,她咬了他,因此遭到了毒打。

这个恐怖的故事是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述的,根据德国记者安德烈亚·C.霍夫曼( Andrea C Hoffmann)对法丽达的多次采访记录誊写成文。接受采访时,法丽达在伊拉克杜胡克(Dohuk)难民营避难。在此之前,她一直被囚禁在叙利亚东部奥马尔(Omar)油田附近ISIS军事营的集装箱里。后来她和五个女孩成功逃离魔掌,几周后她遇到了霍夫曼。那时,法丽达还处在恢复期,被俘虏的经历给她带来了严重的生理和心理创伤,以及营养不良问题。

在书里最令人寒心的一章,法丽达说,一个肥胖的阿塞拜疆武装分子安杰德(Amjed)每次羞辱她之前都要在她面前祈祷。“每一次他都会先摆出那一套宗教仪式。”她回忆道。另一个和法丽达一起成功逃出的叫贝斯玛(Besma)的小女孩,差点被毒打至死,只因她在遭遇强暴时拿剪刀反抗刺伤了对方。

这些男人所做的事不仅仅是效忠ISIS带来的副产品,也反映了他们思想意识里的一个关键元素。仇女观念已深深植入了“哈里发国”的思想里,如宗教信仰般不可动摇,所以其追随者们更容易被这些恶行吸引。这种观念让这些极度自私的男人拒绝现代社会男女平等的思想,让他们享受凌驾于女人之上的感觉,故意将性行为变得无比暴力,留下了饱受摧残的年轻受害女孩们。

尽管法丽达和她的朋友们成功出逃,并在一个人贩子的帮助下来到了难民营,但是她们的苦难并没有结束。在雅兹迪文化中,受到“侮辱”的女孩会被视为不洁。有一个年长的女人就曾粗暴地批判过她们,说她们永远没有资格嫁人,这也证明了这个观念。那个女人的话对法丽达来说是致命一击,她觉得他们“切断了给我生存意志的动脉”。这也成为了她决定离开难民营,去德国开始新生活的众多原因之一。

书中充满了对人性的深刻洞察,这只是其中的一章。法丽达从一开始就在反抗施暴者,拼尽全力去抗争。即使遭遇了数月的毒打,她仍然在反抗,并且鼓励她的朋友们找机会逃跑。她的非凡勇气让这本恐怖残暴的书变得可以忍受,正是这些女孩子之间的团结精神让她们得以生还。

原文选自:卫报

译者:爱新闻 冯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