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美利坚的白人特权

来源:中国日报
2016-08-29 17:02:48
分享

白色美利坚的白人特权

在某些地区,美国白人不仅信奉“白人特权”,还将其当作解决种族不平等问题的关键。

5月24日,宾夕法尼亚州法院下令继续审议比尔·寇斯比(Bill Cosby)刑事审判。寇斯比涉嫌三起性侵案,名声突然间一坠千里,但实际上,他的性侵丑闻已经甚嚣尘上几十年了。最近,同为黑人的喜剧演员汉尼拔·布瑞斯(Hannibal Burress)掀起了猜测该事件真假的舆论热潮。2014年布瑞斯表演单口喜剧节目时,称寇斯比为强奸犯,这引发了强烈的舆论反应,随后58名女性纷纷站出来指控寇斯比曾强暴、迷奸或性侵过她们。(面对这些指控,寇斯比一律给予否认。)

接踵而来的戏剧性事件有许多值得注意的地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寇斯比事件最早在黑人娱乐界得到的回应。娱乐界呈现两种态度,非裔美国人中只有几位杰出人士公开表示支持寇斯比,如乌比·戈德堡(Whoopi Goldberg)、吉尔·斯科特(Jill Scott)、费松·拉夫(Faizon Love)和菲利希亚·拉斯海德(Phylicia Rashad),而大部分人都保持沉默。寇斯比已经成为了黑人社区用来争辩政治尊严的一块试金石,政治尊严一词因2004年的“求磅饼”演讲(“Poundcake” speech)而为人熟知。而寇斯比的性侵指控显然是火上浇油,让这场本就激烈的辩论愈演愈烈。恰巧的是,把这场争辩推向高潮的人就是黑人自己。

喜剧演员W·卡茂·贝尔(W. Kamau Bell)说:“寇斯比事件已成为了一个黑人的问题。我们每个人都要回答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该如何对待寇斯比一案?我们的答案五花八门。但有一点十分肯定,我们再也不会见到比尔·寇斯比了,就像我们再也不会见到本·卡尔森一样。他去哪儿了?他在家里呆着。如果黑人都聚集起来支持寇斯比和卡尔森,结果或许就不同了。”

我告诉贝尔,让寇斯比和卡尔森两人淡出公众视线,是由所有族裔的人们决定的。

贝尔反驳我,“许多白人也许认为,雪藏寇斯比就算是惩罚他了。但如果黑人被驱逐回家,黑人就说‘不,不行!也许你不能接受我们黑人的某一员,但我们不接受你们白人喊我们的人滚回家’”,假如是这样,那么结果就会截然不同了。

这一论点是不可能被验证的,但是贝尔正在CNN电视台主持一档探讨美国种族问题的节目,他发表了一份有趣的见闻评论:

“在白人这边,”他说,“情况就刚好相反。当特朗普犯蠢时,我所有的自由党白人朋友就都一副‘我提都不想提起他’的模样,仿佛他是杀人蜂或者索命师一般。这时我就会表现出‘不!你们要提起他,不仅如此,还要想法子对付他’的模样。我有一个白人家庭,其中一些家人不支持奥巴马。那么,谁更有可能不把票投给特朗普呢:我还是我的白人家人?”

但是特朗普真的只是白人的麻烦吗?难道他不是美国墨西哥人的麻烦吗?不是美国穆斯林人的麻烦吗?贝尔在评论结尾说,特朗普也许是每个人的麻烦,但最适合解决这个麻烦的人就是美国白人自己。

这也提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美国白人是否承担着对抗少数族裔排斥政策的责任?

诚然,美国白人一直以来都提倡废除相关政策,积极参与自由之行(注:Freedom Ride,为争取公民权利民权工作人员去美国南方各州乘坐实行种族隔离的交通车辆作示威性旅行),领导民权游行。但如今,在21世纪,美国反对种族歧视的战役已然改变,因为自废除奴隶制和“吉姆·克劳”法(Jim Crow,黑人隔离法)后,美国政策中的种族意识就不再那么明确了(虽然许多人认为实际情况并没有好太多)。倡导改革的青年白人似乎围绕种族不平等现象创造了许多新词汇,比如“白人特权”,尽管如此,他们仍未下定论,要用何种策略来反对种族不平等现状。

在此背景下,几周前,两位20来岁、自称民主党活跃分子的白人杰克·泰特(Jack Teter)和凯尔·休斯曼(Kyle Huelsman)宣布,他们组建了一个名为“你可以不”的政治行动委员会(the Can You Not PAC),这一宣言掀起了轩然大波。

以“由白人创立,造福于白人(by white men, for white men)”为宣传语,该委员会旨在阻止白人男性参加竞选。“兄弟,你可以不参加竞选吗?”——这是委员会名称中“你可以不”的具体含义。该委员会认为,白人男性大量参加竞选、涌入政治进程,这样一来,具备同等才华(甚至才华更高)的女性、少数族裔和LGBTQ群体成员竞选人就难以发挥应有的政治影响力。(注:LGBTQ是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的集合用语)

“我们并不是说,白人男性参与竞争,女性、LGBTQ群体成员和有色人种就无法当选。”泰特澄清道,“而是说,当女性参选时,她们赢下选举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加。我想强调的是,现在有太多白人男性参加竞选,而他们往往能力不足。”

“你可以不”政治行动委员会在其官网上表示,他们除了专门为这些少数参选人筹募资金外,也“很愿意敲醒一些误入歧途的兄弟,让他们别再每天早晨照着镜子沾沾自喜,相信当选的一定是自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