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摩根:196本书里读世界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0-14 15:06:29
分享

安·摩根:196本书里读世界

作家安·摩根给自己设立了一个颇具挑战性的目标:一年内,世界上每个国家的书读一本。安在此讲述了她的经历和收获:

我曾经认为自己是个见多识广、海纳百川的人,但看看我的书架,好像并非如此。除了寥寥几本印度小说、零星的澳大利亚和南非的书,我藏书几乎全是英美作家作品。更糟糕的是,我几本不看译著,看过的书全是英语作家写的。

所以,2012年初,我给自己设立了一个挑战:用一年时间,每个国家读一本书。(联合国官方承认的主权国家共有195个,加上前联合国成员国台湾共196个)看看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一开始我对如何展开这个计划毫无头绪。我深深怀疑在本地的书店是找不到200个国家的出版物的。所以我决定向全球的读者寻求帮助,建立了一个名为“一年读遍全世界”的博客,发起呼吁收集大家的建议,让各国的朋友推荐一些可以用英语阅读的图书。

结果反馈惊人,我还没回过神来,来自全球的朋友们就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我,为我提供建议和帮助。有些人还给我寄来了他们国家的书,还有些人花了好几个小时帮我做调研。除此之外,还有几位作家,来自土库曼斯坦的Ak Welsapar和来自巴拿马Juan David Morgan,给我寄来了他们未发表的译著。他们给了我机会去阅读62%不懂外语的英国人都读不到的书。但是,即使有着这样一个出色的寻书后援团,寻找各国书籍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在英国和爱尔兰出版的图书中,译著仅占4.5%,想找英译本并不轻松。

小小国家难觅书综

在一些位于非洲的法语国家和葡萄牙语语国家,的确书综难觅。对于像科摩罗(the Comoros)、马达加斯加(Madagascar)、几内亚比绍(Guinea-Bissau)、莫桑比克(Mozambique)这样的国家,英译著作少之又少,我只得阅读未经发表的手稿。至于圣多美和普林西比(Sao Tome& Principe)这样的岛国,若没有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志愿者小队帮忙翻译圣多美作家Olinda Beja的短篇故事集,我的读书计划早就搁浅了。

还有一些地方,鲜有笔头记录。在马绍尔群岛(the Marshall Islands),如果你想听一个好故事,则应该去找当地族长(iroij),让他批准你听当地说书人讲故事,而不是拣起一本书。同样,在尼日尔(Niger),传奇故事都是由吟游诗人之口传心授才得以流传。(吟游诗人格里奥是职业的说书人兼乐师,从七岁左右受专门培养,通晓当地学问传说)关于这些伟大表演艺术的记载少之又少,若你亲自倾听,也只能记下冰山一角。

要说这些困难还不算什么,看看政治因素让我绕的弯路吧。南苏丹共和国(South Sudan)于2011年7月11日正式建国。对于历经数十载内战之苦的共和国公民来说,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对我,则是新的挑战。这个刚满六个月大的年轻国家缺少公路、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还不太可能出版自己的书籍。最终,我通过当地熟人联系上了作家Julia Duany,专门为我写了一篇短篇小说。否则,我很可能会自己飞到朱巴(Juba),找人当面给我讲故事了。

总而言之,这一年我花在寻找故事上的时间几乎和阅读与写博客相当。多少个夜晚我曾双目迷离地坐在那里,就是为了坚持要完成1.87天看完一本书的目标。在完成工作之余,这真是一个离谱又苛刻的要求!

文载世界心升天地

然而,这一年所有苦我没有白吃。随着我漫步于世界文学版图,一些奇妙的事情开始发生了。这不只是躺在扶手椅上的一场徜徉之旅,我发现自己真正栖居在了那些故事讲述人的精神世界。在不丹女作家昆桑·秋殿(Kunzang Choden)的陪同下,我不仅走访了那远方异域的庙宇神坛,还领略到一个万千佛教世界。蒙古德语作家Galsan Tschinag用想象力载我一路北上,我徘徊于一个蒙古牧童面朝阿尔泰群山时,心中激起无尽惆怅。跟随缅甸作家Nu Nu Yi,我从一个变性人的角度窥探了缅甸的宗教盛典。

这些才华横溢的作家用他们手中的笔带我领略了真实旅行中鲜能感受的经历。就在这一本本用纸钉成的图书中,它们领我进入远方人们的思想,在我眼前展现了他们眼中的世界。一千篇新闻报道也无法胜过这样的阅读体验。我不仅开放了思维,看到各地人们生活的点滴,也开放了心灵,感受各地人们的感受。

我的思维方式也在这样的阅读中逐渐改变。读着全世界陌生读者和我分享的书,我意识到我并不是一个孤独的个体,而是这覆盖全球网络的一员。

一个又一个国家的名字,最初只是挑战我智力的生僻字,而现在,它们已成为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地点。哭与笑、爱与恨、希望与畏惧,都交织在一起。那些曾经遥远的异国土地如今于我竟如此熟悉——可近可亲。更可贵的是,我已经知道,正是虚构的小说,让世界变得真实。

原文选自:BBC

译者:金融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