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尔比亚移民:路途上的惊与险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0-17 09:09:22
分享

埃塞尔比亚移民:路途上的惊与险

移民们在吉布提(Djibouti)的梵达海罗(Fantahero)镇里避暑。在前往沙特阿拉伯的路途中,埃塞尔比亚移民面临恶劣的生存条件,遭受了苛刻的对待。图源:列克斯·尼阿科斯(LEX NIARCHOS)

在前往沙特阿拉伯的路途中,埃塞尔比亚移民面临恶劣的生存条件,遭受了苛刻的对待。

不久前,在梵达海罗郊区即吉布提北部的一个小村庄,沙布哈投·梅利斯(Sebhatou Mellis)在一棵金合欢树下乘凉,当时温度有104华氏度(40摄氏度)。梅利斯今年26岁,有着跑步运动员的修长身材,当时离家大约1000英里。他的家位于吉布提北部的穷困的提格里州(Tigray),他跟我说,他和他的家人申请了政府贷款,想要投资改善他的农田,却失败了。“最后钱花光了,然后所有人都开始侮辱我们,说我们从政府那拿钱,并且没有好好利用。”他说。

梅利斯和十几个提格拉里人花了三周时间,通过步行和搭便车穿过了达纳基勒沙漠(Danakil Desert),四天前来到了梵达海罗。梅利斯理想的最终目的地是沙特阿拉伯,如果幸运的话,他能在那里非法工作。要抵达沙特阿拉伯,他将要穿过隔开中东和非洲之角的曼德海峡(Bab el-Mandeb Strait),以及饱受战争摧残的也门(Yemen)。“我离开是为了还清债务,不是去送死。”他说,“但如果我真的死了,至少我也从贫穷中解放了。”

穿过吉布提和也门到达沙特阿拉伯是条古老的路线。大约七万年前,早期人类就横穿曼德海峡,离开非洲。正是这次移民潮开启了现代人定居欧亚大陆的历史进程。这部分的非洲和中东的历史联系十分久远。1500年前,埃塞尔比亚的阿克苏姆帝国(Aksumite Empire)领地延至现代中东,掌管也门的部分地区。

因为吉布提周边国家的战争和危机,现代移民到中东的数量时涨时落。尽管如此,在过去的十年里,非洲之角移民到也门的数量增加了三倍多,去年大约有92000人。和去年非法进入欧洲的100多万人相比,这个数字也算不上什么。但是穿越沙漠的恶劣环境使得这旅途更加艰难。穿过吉布提来的移民大部分都是来自奥罗米亚州(Oromia)和提格里州的塞尔比亚人,部分人来自索马里,索马里自1991年以来一直内战不断。

几十年来,全球变暖和太平洋的厄尔尼诺现象使得埃塞尔比亚的干旱更加严重。牲畜死亡速度加快,目前超过一千万人需要粮食援助。梅利斯说道,贫困和农业设备的缺乏加剧了这个问题。“我们有农场,但没有适合的设备去开辟它们,我们无法留在那,无法靠农场养活自己,”他说,“在我们那,没有农场的灌溉,也没有水坑,如果有水源的话,我会种植很多东西,比如西红柿和蔬菜,那样我也能靠自己的土地生存。”这里偶尔会有种族间的暴力冲突和国家警方的报复行为。去年底以来,奥罗米亚州的政府军队已经杀害了大约200名反对发展计划的民众,这些民众相信发展计划没有考虑他们。

埃塞尔比亚移民一离开家,就得冒着被自己政府逮捕的风险。在2013年和2014年间,大概有17万埃塞尔比亚人被沙特阿拉伯驱逐出境。埃塞尔比亚对此的回应是禁止劳工运动。(谈判停滞不前是因为埃塞尔比亚要求他们的最低工资为1200里亚尔(沙特阿拉伯货币单位),即每月300多美金。但沙特政府只同意给700里亚尔。)移民们经常要忍受数天甚至数周在沙漠里的长途跋涉。他们要从吉布提西面的阿萨勒湖(Lake Assal)走到东面的梵达海罗。即使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他们也仅仅是脚上穿着拖鞋,手上拿着空的塑料瓶,盼着善良的过路人能往他们的瓶子装满水。“徒步穿越沙漠的艰辛你无法想象。”梅利斯说,“但是想想出发的原因你就得咬牙撑下去。”

梵达海罗是个传统的村庄,阿法尔人用布料和棕垫制成小屋。移民们在金合欢树下等能带他们过海的走私者。有时,他们会这样生活数周,从国际移民组织(I.O.M.)建的地方取水,一些路过的人也会住在那里。在梵达海罗附近的奥博克镇(Obock),有12名I.O.M.的专职人员,他们会讲述继续前往海湾的危险性,并劝移民考虑往回走。如果有改变主意的移民,I.O.M.也会协助他们回家。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