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的古老起源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04 17:24:09
分享

电子书和纸质书的优劣之争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而基斯·休斯顿(Keith Houston)则表示,类似的争论早在第一批书诞生的古罗马时期就已经存在。

书籍的形式不断演变。电子书比纸质书更便携,阅读器或平板电脑就可以储存上百本,而只需简单点击下载,再存上千本其他著作也不在话下。此外,电子书还比纸质书更易于保存:虽然阅读器可能会被人偷走或在浴室摔坏,但其上的书籍内容却仍能稳当地储存在网络云端,以便读者在新的设备上下载。毋庸置疑,人类的阅读方式正面临着一场剧变。

但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感到喜闻乐见。爱书人士、出版商和书商都同样热切地关注这场电子书与纸质书之争,而当《书商》(The Bookseller)的周刊记者汤姆·蒂万(Tom Tivnan)近期报告电子书的首次面临销量下滑时,他似乎松了口气:“2015年的纸质书和电子书的销量,让那些曾预测十年内‘纸质书必将消亡,电子书引领市场’的人得重新进行评估了,”纸质书在目前阶段似乎取得了上风,但别高兴得太早,这场战役远没有这么快停歇。

书籍的古老起源

爱书人士、出版商和书商都非常关心这场电子书与纸质书之争。

奇怪的是,眼下人们对书本“换脸”的忧虑竟是历史的重演。两千年前,当一种全新的、“非正统”的书籍形式威胁到了原有书的地位,彼时的读者出现了类似的懊恼。

书卷时代

书写文字在公元一世纪的罗马随处可见。雕塑、纪念石和墓碑上都刻着庄重的大写字母;漆蜡木质写片上记着平民百姓的备忘事项和来往信息;历史、哲学和艺术等书籍被放在富裕阶层的图书馆里——但彼时书籍与今时书籍大相径庭——它们是以埃及纸沙草黏贴在卷轴上制成的书卷,长度从4.5到16米(约莫14.76到 52.49英尺)不等。虽然这种书卷俯拾皆是,但它并非最理想的书籍形式。

书籍的古老起源

书写文字在古罗马随处可见——但书籍形式是埃及纸沙草造就的书卷,而非纸质书本。

首先,为了能阅读书卷,读者须两手上阵。若读者并未端坐在书桌前(用镇纸和木楔以固定有弹性的书卷),那他唯一的阅读方式便是小心翼翼地将右手递过的纸面传到左手,并在读罢后慢慢卷起来。作者和抄写员往往将每列文字长度控制在几英尺内,以便读者在卷开卷起时都能将脆弱的纸沙草保存完好。即便如此,考古学家还是能在一些遗存书卷的底部边角发现读者衣物轧过的痕迹。

这就涉及到了书卷的第二大问题:纸沙草并非耐久材料,尤其是将它从炎热干燥的地中海舒适区移置到别处时,它的生命力更脆弱。时任275年到276年的君王塔西佗(Tacitus)喜欢阅读同名历史学家塔西佗的书籍,因此他的臣子必须每年向上呈递新的史学著作复印籍,以替代已在高卢和日耳曼尼亚腐烂的书卷。纸沙草还易于破碎开裂,于是相应制成的书籍自然只能采取弯曲造型——这也是书卷上大都只有一面文字的原因。只有书卷上记录文字的那面失去价值时,读者才会将之翻到另一面上写字,因为双面的书卷根本没法阅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