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烦了着装守则?每周来一次“坦诚相见”可好?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22 16:59:20
分享

厌烦了着装守则?每周来一次“坦诚相见”可好?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裆部”

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第一次和老板一起蒸桑拿的场景,我们光着身子,腿贴着腿,坐在桑拿室里的木长凳上。我在德国海德堡(Heidelberg)附近的一家新兴电脑公司找到了工作,那是我入职的第一周。我来自苏格兰,在我们那里,下班后的社交活动就是去酒吧喝酒,我从未想到自己会和同事一起站在户外,雪花落在我赤裸的皮肤上。

对我而言,这是一次强烈的文化冲击,但是在德国、荷兰、芬兰,和同事一起去蒸桑拿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在芬兰,老板不着片缕的场景也很寻常,不值得为此大惊小怪。

“芬兰是一个相当平等的国家,我们没有严格的社会等级,”赫尔辛基(Helsinki)的芬兰桑拿协会首席执行官凯瑟琳·斯德尔曼(Katarinna Styrman)说道,“和你的上司一起去蒸桑拿很是常见,在桑拿房里你应该忘掉所谓的头衔、薪水什么的。”

凯瑟琳还提到,芬兰这个北方国度有近550万居民,而平均每两个人便拥有一间桑拿房,许多公司还拥有自己的内部桑拿房。

厌烦了着装守则?每周来一次“坦诚相见”可好?

德国的桑拿房是男女共用的,而芬兰人除了和自己的家人外,更习惯于男女分开蒸桑拿。即便如此,对于那些初来乍到的外国人,第一次和同事们一起坐在桑拿房里的经历可能不会像期望的那样轻松悠闲。“它就像一只需要你去征服的拦路虎”,克里斯多夫·明内尔特(Kristof Minnaert)这样说,他因成为游戏开发商麦梅迪娱乐公司(Remedy Entertainment)的职员,于2013年从比利时搬至赫尔辛基。他所任职的公司在埃斯波(Espoo)的工作室和办公室在顶层都拥有一间桑拿房。“你要赤裸着进入桑拿房,如果你围着个毛巾或者是穿一个游泳裤进去的话很容易遭人白眼”,明内尔特补充道,30岁的他已经是一位资深的角色技术美工了。

然而三年后,明内尔特已经可以在周五的夜晚,安逸的坐在桑拿房里和同事们谈笑风生了,这也成为了生活中的一个习惯。他们会在桑拿房里啜饮啤酒,然后走出去,一丝不挂的站在露天的平台上。明内尔特和他的团队每周会在桑拿房里花费一至三个小时,他们也会讨论工作上的问题,但不是那种正式的会议,有时有了好点子,他们就会在会议桌上细论。

厌烦了着装守则?每周来一次“坦诚相见”可好?

比利时人克里斯多夫·明内尔特现在正和同事们一起躺在位于埃斯波的游戏开发商麦梅迪娱乐公司的顶楼上,惬意地享受着桑拿。(图片来源:克里斯多夫·明内尔特)

“这有点儿像是在酒吧,只是喝的酒更少,环境更加潮湿,”他说道,“冬天的话会更舒适,因为室外的露天平台可以达到零下30度,当你从室外回到屋内时,感觉自己重获新生。”

由于老板的邀请,明内尔特也加入了芬兰桑拿协会在赫尔辛基附近的会员俱乐部,这里提供传统燃木型的“烟熏桑拿”,桑拿房设置在银桦树间,可以俯瞰波罗的海。前总统、其他大人物,还有一些桑拿爱好者们在这里“坦诚相见”,一起泡桑拿,还能跳下码头,潜入大海——即使是在冬天,只要在冰面上锯出一个洞来,他们就敢跳下去。

跨国通信公司诺基亚移动网络全球产品销售高级副总裁,芬兰人托米·乌伊托(Tommi Uitto)解释说:“桑拿房里,没有头衔,没有着装,没有自我。存在的只有你,你的思想,还有你的言语,其他人也是如此。所以,那些不必要的附加之物全都可以抛诸脑后,更多的是纯粹的人与人之间的交往。”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