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本族语的非裔土耳其人

作者:Alev Scott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6-11-29 16:50:30
分享

丢失本族语的非裔土耳其人

在距离爱琴海伊兹密尔湾东南方向60公里Naime的一个寂静村庄里,自称已有106岁高龄的妇女哈提斯(Hatice)正试图回忆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建立的那段岁月。 她穿着破旧的衣服,蜷缩在爬满藤蔓走廊里的长椅上,她的一举一动在酷热的六月显得那么缓慢。 她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说道:“是的,那段记忆中满是鼓声与号角。”对于哈提斯来说,93年前的记忆有些模糊,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还是回想起一些事情。 “阿塔土克放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在共和国成立后获得了自由。”

丢失本族语的非裔土耳其人

非裔土耳其人几代人都在为融合作出努力

哈提斯为拥有土耳其身份证而感到自豪,但是她的父母却并非如此。她对自己家族的根源知之甚少,只知道她的祖先是19世纪晚期从东非海岸被运到奥斯曼帝国的成千上万的奴隶中的一员。哈提斯对非洲历史遗留几乎一无所知,她只会说土耳其语,并且我向她询问有关家族历史的问题似乎激怒了她,这些问题大多数她都回答不上来。她只能告诉我,她的父母在1924年,也就是土耳其共和国建立后获得了自由,第一任总统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Mustafa Kemal Atatrk)在新的共和宪法之下建立了公民平等的法律制度。

与许多其他同龄土耳其农村妇女一样,哈提斯也从来没有上过学,16岁就结婚了,并育有九子。在民族主义或者强迫同化少数民族的国家,黑人妇女的生活尤为艰难,而哈提斯虽为自由身,但处境跟黑人妇女一样困难。 哈提斯告诉我,“我的父亲在获得自由后,自己找了几头牛和一小块土地。后来,他被土匪杀害了。我们设法活了下来。” 尽管土耳其居住着许多少数族裔及宗教团体,非裔土耳其人社区的成员很快吸引到来自大城市的关注,特别是在近来难民危机凸显的情况下,他们经常被误认为是那些试图进入欧洲的厄立特里亚或索马里难民。 尽管有人估计非裔土耳其人的数量可达10万人之多,但是,相对而言,这个团体仍不为人所知,特别是爱琴海以外的地区。18世纪,很多奴隶家庭成员被送往靠近士麦那港(今伊兹密尔)地区附近的棉花产地工作,或者被重新分配到的原奥斯曼帝国的其他地方。

丢失本族语的非裔土耳其人

哈提斯她的儿子

埃萨特(Esat)是哈提斯的儿子,当谈到关于融合的话题时,他显得十分兴奋。在走廊的阴凉处,他打开了一本相簿,里面尽是他年轻时在塞浦路斯北部地区服兵役的照片,也有在海边旅馆工作时期的照片。他是这些照片中唯一的一位黑人。 他说:“我有许多朋友,是的,一些会开我的玩笑,叫我阿拉伯人,但并没有什么恶意。” 埃萨特非常想要找到归属感,这使得他低估了我从其他非裔土耳其群体成员中,特别是伊兹密尔的群体中听到的那种偏见。在大城市中,他们称自己代表大多数,而在乡村,他们却被当作群体的一部分被接受,这其中包含很大的讽刺意味。 埃萨特坚持说,“每一个人都可以在土耳其生活,多样性是如此美丽。如果一座花园里都没有不同的花草树木,它还会漂亮吗?不会!如果有人抱有种族主义,这只会意味着他们是无知的人。我根本不会在意他们。我是一个土耳其人,就是这样。” 而埃萨特的弟弟奥尔罕(Orhan)对自己家庭的与众不同感受非常强烈。 “不会讲我们曾祖父母说的非洲语对我们而言就是耻辱。土耳其的每一个少数族裔都有自己的语言,库尔德人有库尔德语,扎扎人有扎扎其语,拉兹人有拉兹语。但是我们只有土耳其语,而且我们对自己的祖先一无所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