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以外的世界,究竟是何面目?

作者:Devon Maloney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1-06 17:17:19
分享

5.但是那仍未改变世界(或者仅是美国?)

发展成坚固的种姓系统。在业余时间里,菲利克斯一直在致力于重新唤醒从公园里找来已经死掉的合成麻雀以便于学习如何更好的编码和提高西部世界公园的排名。曾经的游手好闲之徒西尔维斯特提醒道:“你不是一个鸟类学者,你更不是见鬼的程序员。你是个屠杀者。那就是你未来的命运。”

再一次的,这或许是比喻意义,但它同样遵照了人类现在可以被设计制造这个事实,要么是全体人类(再一次,一个勇敢的新世界)要么根据你能在指导自身进化上花费时间的程度以此用来表现不同的智商(IQ)等,从而对应于社会中各种职业角色。某种程度上这就像是人们所了解的在西部世界里接待员被操纵一样。例如,在第八集中,埃尔希(Elsie)欣喜若狂的向伯纳德(Bernard )讲述了她的计划,在保全公司免遭商业间谍活动后,她会向董事会要求晋升(包括住宅和拥有无限的享乐时间),就好像她从来没有梦想过有其他。而且甚至是没有考虑到那些循环的Delos修复弥补术。在这里我们都是机器人—如果你能负担的起的话!

6. 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仍然存在。

不要让来访者和员工的颜色或者女高管愚弄到你,这个狂野西部主题公园取得成功的事实也暗示着关于来访者的态度。不管这是否是刻意为之(然而或许是曾经有过?)《西部世界》的节目制作人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付钱的消费者可以轻松地强奸众多的机器人屠杀众多的土著美国人(他们的宗教信仰已经开始与神秘的谬说相一致)。从公园的受欢迎程度来看,像罗根(Logan)这样还在责骂女性和女性机器人,也不能置身事外。(如果你需要更确凿的证据表明表白人男性的权力仍旧完好地存在,我有两个词送给你:李·塞兹摩尔。)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一种对仇恨的宣泄以减少在现实世界中发生的机会。相关研究(当然还有生活)已经告诉我们,辱骂甚至杀人的行为,特别是针对妇女而言,经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加剧。无论在西部世界发生什么事,你可能会希望这些事只会发生在西部世界中。

7.传染性的疾病。

在第一集里,福特告诉我们疾病不再是外部世界的问题了。然而,在第二集里,就在梅芙(Maeve)在手术台醒来之前,菲利克斯和西尔维斯特正讨论着他们正对她做的一切:一名携带葡萄球菌的来访者感染了她(也可能是她的肉体,这可能会破坏她的整个身体系统)。通常在医院里停留和拥挤糟糕的环境中会感染病毒。这就会促使我们做出下一个推断。

8. 我们甚至已经在地球上消失。

是的,这是可能的,甚至有极大可能就是,在这部剧集播出期间,我们都不会离开《西部世界》里的公司大楼。这里的员工甚至是高级员工似乎住在美其名曰的校园宿舍,不停地奇怪地工作;他们是否有真正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是如果梅芙逃离了造人基地,也有可能她哪里都去不了:因为我们还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西部世界不是一个建造的巨大空间站或者是银翼杀手下的外太空殖民地又或者是极乐世界轨道下的旅游胜地吗?(至少我们可能在地球附近,如果野蛮的伐木者接待员能够看到猎户星座是合理的话。)

如果我们在地球的话,即使西部世界乐园是一个全息甲板,也需要很大的空间来容纳来访者。(更不用说所有的看似无限的地下试验及维修设施)。假设在机体表面它和看上去的一样大,那么必须满足一下某一点:人口将不得不减少(尽管根据目前的预测,美国到2051年将达到4亿人),大片的土地能得到利用,比如说农村地区,或者是城市化已经失控,大部分人生活在拥挤不堪的城市。主题公园可以建在荒弃的地区(而且多亏了稀缺经济,再也不需要种植谷物)。

就是说,需要存在大部分物理空间并不意味着需要存在相伴的环境因素。我们还没有看到在西部世界里或在员工宿舍任何里任何真实的天气状况,如果企业仍旧和黑衣人一样强大,全球变暖可能继续加剧;相反整个地区被保护成了自然生态博物馆。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所有这些该死的苍蝇和植物,就如合成的接待员一样,真的重要吗,又或者他们都真的生活在那里吗?)

9. 然而,或许最逼真的情况就是,西部世界里的接待员并不是乐园里唯一的机器人物种。这种说法也是合理的:虽然人们似乎同意西部世界里的机器人接待员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逼真存在,但是目前为止科技还没有先进到和西部世界公司里一样的地步,更没有超越它。西部世界就好像谷歌或者必应、雅虎的A.I.,但是考虑到这些领域的项目,机器人人工智能也很有可能在现实世界中存在和工作,尽管比起多萝西( Dolores)虽然他们可能看起来的行为方式更像第一代机器人老比尔(Old Bill)。但无论是娱乐玩具或专业的助手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仍然是一些人的猜测。

10. 我们基本上从科幻小说中学不到什么东西。

在《西部世界》里人工智能超越了人类智力,并获得了感知能力。这一切取决于生产线上的这些机器人是否会变得有自我意识并进行反击。反过来,这又反映了另一个假设,那就是似乎没有人能够一劳永逸的发现解决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无论是人类有多聪明(发明这些合成的奴隶并知道与其互动,正如我们所说,尤其是阿诺德),或者与《西部世界》有关的人们多厉害,不管他们是否把安全问题考虑在内还是一直努力做更大的冒险(形成意识)他们都是永远的伊卡罗斯(代达罗斯之子,以其父制作的蜡翼飞离克里特岛,其父逃脱了,而他因飞得太高阳光融化了他的蜡翼,坠海而亡)。

这也意味着,自当代科幻小说关于人工智能部分在我们的文化植入之后,人们产生对于人类及个人以及道德伦理问题的焦虑。人工智能已被完全地忽视,直到弗兰肯斯坦博士(Dr. Frankenstein )能够合法地引起最终会让人类靠边站的创新性的连锁反应。

你好,天网( Skynet)。

原文选自:BBC

译者:王芳 编辑:刘秀红

 

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文谈”公众号:cdwentan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