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宇航员发疯

作者:Paul Marks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2-24 16:42:08
分享

如何阻止宇航员发疯

太空竞赛开始时,一些科学家担心太空生活对人类来说太艰难了。我们能应付这些可能耗时数年的任务吗?

“冲动、自我毁灭、性异常的刺激寻求者。”用这类词语形容的是什么样的人呢?《老大哥》里的参赛者?定点跳伞者?邪教领袖?

再猜一下。这些词是太空竞赛早期,美国空军(USAF)的一些精神病医生用来描述准宇航员的心理状态的。医生解释道,他们若非保持狂热、难以应对、享乐至上,也不会让人把自己弄进改进型洲际弹道导弹里然后发射出去。当然,医生们的观点是错的,他们受太空知识缺乏和科幻小说猜想所限,缺乏理性。

相反,在压力下保持冷静的性格特质,深厚的技术诀窍和绝对的身心耐力——在汤姆•伍尔夫(Tom Wolfe)的书中,这些被称为“必要品质”——从根本上使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宇航员六次成功登陆月球,使阿波罗13号宇航员巧妙逃生,这项任务几乎要了三位宇航员的命。不过,突破太空障碍需要一点疯狂,这一信念从未完全消失。

最近针对21世纪20年代探索火星计划(甚至是火星移民)的举动在某些方面被贴上近乎疯狂的标签,而这些批评的声音在20世纪50年代时也曾出现,那时人们对太空抱有毫无根据的期望。因为没有这些疯狂的野心,航天事业可能就不会取得进步。

航天历史学家马修•赫谢尔(Matthew Hersch)在2011年发表的学术论文中提到早期宇航员心智健康问题。论文发表于《奋进号》,那是本报道创新的社会影响的杂志。那时他还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任职,如今则在哈佛大学。赫谢尔的文献综述中说道,与Nasa共事的USAF 精神病医生乔治•拉夫(George Ruff )和艾德•里维(Ed Levy)担心试飞的宇航员候选人“可能会变成刺激寻求者,利用高速的飞行来缓解性生活的不足”。

但是对于能够顺利进入轨道的试飞员的性格,此前人们一直存在思维定式。Nasa曾考虑招募公认能抗高压的人员,譬如登山运动员和陆军作战老兵来操作飞船。但是没有人能比那群默默无闻、冷静、技术娴熟、受过系统训练的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飞行员更贴合要求。

经过检查500位试飞员的职业记录,候选人数量被削减到32个,其中水星七杰——包括约翰•格伦(John Glenn),12月去世,享年95岁——赫然在列。多亏医生们的担忧,32位候选人的评估中有一部分是作为延伸项目的精神鉴定,以此来判断飞行员是否精神健康。

在位于新墨西哥州阿尔布开克的拉夫雷斯诊所,拉夫、里维和另外两位精神病医生就个人生活和过往经历对试飞员进行盘问,进行个性、资质测试,用压力测试评估他们在隔离、噪声和“其他不适”情况下的认知功能。

“Nasa在1959年的第一次筛选中对宇航员计划的应征者审查了好几天,但他们并不是很确定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赫谢尔告诉BBC Future记者。但是关于冲动、自杀、性变态倾向的理论却作废了:研究员发现这些成员“完全没有”精神病、神经症或人格障碍。

“他们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因为想死或是其他类似原因。”罗杰•劳纽斯(Roger Launius)说,他是华盛顿史密森学会前任太空历史学家。“这些试飞员能够评估风险,并且根据评估做出决定。有时候,他们坚持要求对航天技术进行一些改变,以遏制风险。”

促使外界担忧的是,人们当时对外太空的了解仍处于真空状态——在1959年2月Nasa开始对准宇航员进行医学和心理测试之前,从未有人到过外太空(尤里•加加林在1961年升空)。人们唯一的参照是科幻小说、电影和报纸耸人听闻的猜想。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