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维多利亚时代电击疗法如此盛行?

作者:David Robson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13 16:51:59
分享

为什么在维多利亚时代电击疗法如此盛行?

在19世纪,一种会让人产生兴奋感的电击被人们奉为了能治百病的神药。

现在,神经系统科学家们即将在此对这项技术进行研究。那么,他们能有所发现吗?

你是否感到筋疲力尽?是否被偏头痛折磨得生不如死?抑或是感到焦躁不安?如果有,那么艾萨克·普尔维玛切尔(Isaac Pulvermacher)著名的“水电带”将会告诉你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水电带”外形像牛仔的子弹带,这个设备实际上就是一排两端各有一个钩子的小电池。若将这些电极应用到一些别的领域,那你或许会感受到一种会让你产生兴奋感的电流从你的体内穿过,并乐在其中。

1851年,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在伦敦水晶宫(the Crystal Palace)如期举行。“水电带”在此次世博会上亮相后,迅速走红,风靡全球,并成为了各种时尚座谈会上热议的焦点。据报道,每年都会有五万人参与到这些时尚座谈会中,“水电带”的火爆程度可见一斑。

甚至连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也对“水电带”感到好奇。十八世纪六十年代后期,狄更斯经历了一段艰苦的阅读之旅,还因此患上了腿疾,苦不堪言。后来演员玛丽·班克鲁夫(Marie Bancroft)建议他尝试一下普尔维玛切尔“神奇的带子”。于是,狄更斯在1870年6月3日试了一下这种治疗方法。

“如果普尔维玛切尔的神奇带子能经受起考验,那么病人就不需为最终的检查结果而苦苦活着了。”医学史家罗伯特·K·维特斯(Robert K Waits)曾这样写道。

而狄更斯在写给普尔维玛切尔公司(Pulvermacher & Co)的最后一封信中,就肯定了这个药方的疗效。

如今,科学家们又再次尝试发掘电疗法在治疗一系列失调症上的疗效。甚至连一些绝望的病人也尝试着为自己建造一块“治疗电池”,这不禁让人联想到普尔维玛切尔的一系列疗法。

美国佛罗里达州有一座博物馆,馆内收藏着这些电流疗法医疗器械,杰夫·比哈尔(Jeff Behary)是这座博物馆的馆长。他曾说过:“正是因为这些疗法再度出现,人们才觉得医疗领域在蓬勃发展。可如果你往回看,你会发现,其实早在100年前,这些东西早已存在。”

那么,这些医疗器械到底能产生哪些便民之处?它们的风险又有哪些呢?

尽管普尔维玛切尔享负盛名,但在电流的治疗潜能这个领域上,他绝不是开拓这片处女地的第一人。

公元前48年,罗马皇帝克劳迪亚斯(Emperor Claudius)的御医Scribonius Largus就曾推荐,将带电的电鳗放在头上来治疗偏头痛。虽说Largus不可能知道这些感觉产生于物理外力,但是早在18世纪,现代科学家们,如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也开始捕捉并控制到了这种能量——他在一张薄薄的锡箔纸上用莱顿瓶(Leyden Jars)收集了静电荷。

不久之后,科学家们就开始了发掘电荷对人体的影响。富兰克林就曾经尝试利用静电荷去医治一位女病人伴随癔病而来的肌肉抽筋。

然而,正如最近,维特斯在一篇关于大脑研究领域中所获得的进步的文章中,所指出的,这样的疗法也并不是万无一失的。

1748年5月,皇家学会的会刊《自然科学会报》(th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刊载了一篇报告,该报告的作者是罗伯特·罗氏(Robert Roche)。他16岁的儿子患了一种阵发性疾病,该病发作时,全身会毫无知觉。

为了预防儿子癫痫症的发作,罗氏开始造了一台自家的“电机”,而他每天都得特意用那台机器电击他的儿子。然而有一次,意外发生了——他儿子的“斗篷”着火了,“还冒出了团团火焰......火还烧到了高于衣领六英寸的地方”。所幸的是,罗氏用手成功扑灭了火焰。之后,他在报告上欣喜地写道:为了防止此类事故再次发生,我已经重新将我的机器设计了一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