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游戏:他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语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21 16:42:54
分享

戴维·J.彼得森是如何为《权利的游戏》等电视剧创作细节精妙、用法广泛的语言的呢?

语言的游戏:他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语

 

一月某个周三的傍晚,戴维·J.彼得森(David J. Peterson)站在曼哈顿的《每日秀》(The Daily Show)后台,教节目主持人特雷弗·诺亚(Trevor Noah)讲Kinuk'aaz语。 让彼得森来教这门课再适合不过了,因为他就是靠发明语言赚钱的。科幻频道电视剧《抗争之城》(Defiance)里的外星语Kinuk'aaz就是他的杰作。他创作的语言多达四十多种,包括《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中权力操纵者流畅使用的高等瓦雷利亚语(High Valyrian),CW台剧情类电视剧《地球百子》(The 100)中后末世时代一种源自于英语的方言Trigedasleng语和MTV电视台的《沙娜拉之剑》(The Shannara Chronicles)中德鲁伊人使用的Noalath语。

 
语言的游戏:他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语

Kinuk'aaz语

演员休息室里灯光柔和,诺亚和彼得森正在这里练习台上采访时要表演的对话。他们要用Kinuk'aaz语来问好: Guderet k'agetirim (欢迎来到本节目)。诺亚缓慢地吐词:“ Goo-dee-ret kag-eh-tee-rum。是这样吗?”他问道。 彼得森的棕色长发整齐地梳成中分,他用喉音向诺亚再读了一遍第二个单词。“K'agetirim,”诺亚读道。 彼得森纠正道:“用德语中的r发音发出来。” 诺亚会讲德语、祖鲁语、科萨语等八种语言。这次,他把“r”音发得更深,完美地模仿了彼得森的发音。一名制作人示意该上台了。诺亚离开房间后,他小声地练习着刺耳的爆破音节:“Guderet k'agetirim! Guderet k'agetirim!” 他在门口停下,摇了摇头:“算了,我不想讲Kinuk'aaz语。我比较适合讲高等瓦雷利亚语。” 半小时后,彼得森走上台介绍他的新书《创造语言的艺术》(The Art of Language Invention)。诺亚用排练好的Kinuk'aaz话,准确来说是发音不准的Kinuk'aaz话向他问好: “Ku-ta-rekt kaka-teh-reem!” 虽然彼得森的语言是自己编造的,但却一点都不混乱。这些语言都有着固定的语法和发音。你要是说错了也没关系,因为就算是发明者偶尔也会有用错的时候。 彼得森回到后台后,我问他诺亚的Kinuk'aaz语说的怎么样。彼得森笑着说:“他很努力在学,不过讲得不好。” 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语言都是发明出来的。大多数语言经过了数个世纪的即兴使用和共用协调,形成了复杂的构造。 但语言学家认为有些特意发明出来的语言靠的是个人创作。

语言的游戏:他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语

世界语(Esperanto)

现今已知最早的发明语言Lingua Ignota就是12世纪德国修女和神秘主义者希尔德加德·冯·宾根(Hildegard von Bingen)设计的。设计这门语言的目的已无迹可寻了。启蒙运动时期,欧洲哲学家渴望创造能够准确解释宇宙中一切概念的语言。 爱莉卡·奥克伦特(Arika Okrent)在她2009年出版的《语言创造之土》( In the Land of Invented Languages)一书中提到,结果太复杂了,需要用到图表、思维导图和索引,因此没有人愿意使用那些语言。 后来,19世纪的空想家和理想主义者掀起舆论浪潮,希望通用语言能促进世界和谐。但几乎所有语言都长眠在了发明者的笔记本里,与之石沉大海。这当中的唯一一种语言,世界语(Esperanto),流行了起来。虽然它不能带来世界和平,但它拥有了成百上千个使用者,彼得森也是其中一员。脸书上的翻译功能也配备了世界语选项。 20世纪,为小说界创作出的发明语言成就最为突出。约翰·罗纳德·瑞尔·托尔金(J. R. R. Tolkien)是一位空想家和语言家,用了数十年时间发展昆雅语(Quenya)、辛达语(Sindarin)以及中土世界的其他语言。他撰写了《指环王》,当做是这些语言的寄存地。 “当我说,我想要在我的长篇小说里构造一个世界,世界里人们使用着符合我审美的语言时,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他在1958年对他其中一个儿子说,“但事实的确如此。”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