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沉默的羔羊》是一部女性主义作品?

作者:Nicholas Barber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3-23 10:12:16
分享

 

25年前,《沉默的羔羊》荣膺奥斯卡最佳影片。然而,它不仅是一部令人心跳加速的恐怖电影,更是一部对性骚扰与男性视角作出独特见解的佳作,这在当时来说可谓是前无古人的创举。

为什么《沉默的羔羊》是一部女性主义作品?

当年,《沉默的羔羊》横扫奥斯卡颁奖典礼,包揽了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女演员以及最佳男演员五大奖项,成为了电影史上第三部取得如此佳绩的作品。二十五年过去了,电影里邪恶的反派——“食人魔”汉尼拔·莱克特博士(Dr Hannibal ‘The Cannibal’ Lecter)却从未离开观众的视线。因扮演汉尼拔而名声大噪的霍普金斯随后继续出演了两部电影——《汉尼拔》(Hannibal)和《红龙》(Red Dragon);加斯帕德·尤利尔在《少年汉尼拔》(Hannibal Rising)中饰演了年轻版的汉尼拔·莱克特;麦德斯·米科尔森则在近几年的美剧《汉尼拔》中出演汉尼拔一角。此外,其他电影和电视剧中还有各式各样与之相关的角色。

也许是托马斯·哈里斯的小说创造了汉尼拔·莱克特, 是布赖恩·科克斯的电影《捕凶人》(Manhunter,1986)首次将这个角色搬上了大银幕,然而,是霍普金斯在《沉默的羔羊》中的演出成就了这个人物,也成为了后来无数个表面温文尔雅,实则施虐成性的天才反派——或英雄——的模板。看着霍普金斯嗅着鼻子辨别混杂在空气中的护肤霜和香水的气味,你就会明白本尼迪克·康博巴奇在《神探夏洛克》中塑造的侦探形象从何而来。

好莱坞又有多少个能与克拉丽斯媲美的女主角——甚至是男主角呢?也许我们是时候把注意力从汉尼拔身上转移开来了。这位精神病学家固然是个非同寻常的角色——无论是在原著还是电影中,他至始至终保持着令人无比毛骨悚然的派头。可是归根到底,汉尼拔不过是另一个存在于幻想中的怪物,他对现实的影响无异于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和《猛鬼街》中的弗雷迪·克鲁格。相反,从各个方面来看,与汉尼拔进行交涉的、勇敢机智却又易受伤害的克拉丽斯·史达琳(Clarice Starling,朱迪·福斯特饰)却是一个具有颠覆性意义的角色。就算历经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她依然是个激进的角色。

导演乔纳森·戴米与编剧特德·塔利共同打造的克拉丽斯一角,及其井然有序的生活,是《沉默的羔羊》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方面。电影开场便是作为FBI见习特工的克拉丽斯矫健通过丛林突击课程的画面,电影取景自弗吉尼亚州匡蒂科真实存在的FBI学院,戴米用几个长镜头记录下了克拉丽斯的同学们写报告、练习射击以及喝咖啡的场景。

大多数与执法机构相关的电影都有一个特立独行的主角:他们要么就像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那样打破常规,要么就像杰森·伯恩(Jason Bourne)那样转身对抗恶毒的前负责人。相比之下,《沉默的羔羊》十分尊重FBI的行为作风,克拉丽斯同样如此。她既不是一个叛徒,也不依靠直觉与运气行事。她聪明、专注,是一个凭借书本的教诲与长官的鼓励出色完成任务的职业特工。好莱坞又有多少个能与克拉丽斯媲美的女主角——甚至是男主角呢?

男性俱乐部 FBI行为科学组负责人杰克·克劳福德(斯科特·格伦饰)将克拉丽斯派到巴尔的摩刑事犯罪精神病院,调查汉尼拔。戴米将我们的视线从克拉丽斯苦行僧般禁欲的领域带到汉尼拔洛可可式华丽的空间,从谨小慎微的可靠现实转向噩梦萦绕的虚构幻想,电影也从侦探惊悚片变成了恐怖片。戴米用电影史上空前绝佳的方式对汉尼拔进行介绍——谄媚的精神病院院长奇尔顿博士(安东尼·哈德饰)详述了汉尼拔如何吃掉一个护士的舌头的恶心往事,而与此同时,他正与克拉丽斯走下楼梯、穿过走廊,从装饰现代的办公室去往幽暗隐蔽的地牢。

为什么《沉默的羔羊》是一部女性主义作品?

未见汉尼拔,我们已大惊失色——况且霍普金斯的表演是如此出人意料——他雕塑般的站姿、狡猾的眼色,还有戏谑般起伏的声调。我敢肯定,任何见到汉尼拔第一眼的人都会祈祷他与克拉丽斯相隔的树脂玻璃能再厚几英寸。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