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会夺走我们所有的工作吗?

作者:David Autor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4-14 15:31:36
分享

自动化会夺走我们所有的工作吗?

应该不会。但经济学家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认为,若是希望未来的大多数工作都是体面和高薪的,我们以及我们的制度就应该勇于面对自动化带来的挑战。

有一个惊人的事实:自动提款机面世后的45年里,美国银行雇佣的柜员数量几乎翻倍——从1970年的25万人增加到如今的50万人,其中10万人是2000年后新增的。波斯顿大学的经济学家詹姆士·贝森(James Bessen)在最近出版的《边做边学》(Learn by doing)一书里记录了这些数据。这一事实催生了一个有趣的问题:那些银行职员都在做什么呢?为什么自动化到现在还没完全取代他们的工作?

如果你仔细想想,就会发现过去200年的伟大发明里,很多都是为了取代人力而设计的。我们发明拖拉机,利用机械动力取代辛苦的人工劳力。我们设计装配线,利用机械的完美运作取代手工的不稳定性。我们为电脑编程,完美替代易出错且不一致的人力计算。物尽其用,于是人们再也不用徒手挖沟,不用使用熟铁锻造工具,甚至无需实体账本就能记账了。但2016年,在美国的劳力市场,成年人的雇佣率比1890年要高,而且在这125年间,这一比率每10年都会升高。这就很矛盾了。机器越来越多地取代我们的工作,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工作岗位呢?实际上,这涉及到两个经济学的基本原则:一个与人类的聪明才智及创造力有关;另一个则与人类永不知足的天性(或者称之为贪欲)有关。

即使由机器来完成某个职位的部分工作,也不会削弱剩余部分的重要性。实际上,剩余人工部分的工作会变得更加重要。第一个经济学原则我就称之为“O型环原则”吧,这个原则决定了我们工作的类型。自动提款机对银行柜员的就业产生了两种不同的作用,这两种作用最后会相互抵消。大家都知道,自动提款机取代了许多银行工作人员,导致每家分行的柜员数量大约减少了三分之一。但银行很快发现,自动提款机降低了开设新分行的成本,所以同段时间内银行分行的数量增长了40%。两者同时作用的结果就是分行数量增多,柜员人数也增多了。不过,这些银行职员所做的工作与之前有所不同。随着常规的现金业务减少,他们变得不太像出纳员,反而像推销人员,与客户打交道、解决客户的问题并向客户推销银行推出的信用卡、贷款和投资型产品。柜员们更多地承担起了咨询服务的工作。

总体而言,将某个职位的部分工作自动化,并不会削弱剩余部分的重要性。实际上,剩余人工部分的工作会变得更加重要,同时也增加了其经济价值。举个典型的例子,1986年,“挑战者”号航天飞机起飞不到2分钟,就爆炸坠毁。事后发现,这场事故的原因是火箭推进器上一个便宜的橡胶O型环。O型环在发射前一晚冻结在发射台上,因此在发射不久后失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在这个耗资数十亿美元的工程中,竟是一个小小的橡胶O型环决定了任务的成败以及七名宇航员的生死。基于O型环这个比喻,哈佛经济学家麦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提出了“O型环经济生产理论”。

该理论设想工作由一系列互相连接的步骤组成,每个步骤都是链条中的一环,每一处连接都必须坚固才能保证任务成功。一旦任何步骤出现问题,就会导致任务失败、产品无用、服务失效。这种危险局面的积极影响令人惊讶——增强工作链中任何一环的稳定性,就可以增加工作链中其他环节的价值量。如果工作链中的大多数环节都很脆弱且容易崩溃,那么你负责的环节是否可靠,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反正其他环节很可能会出问题。但如果其他的环节稳固且可靠,单个环节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O型环对挑战者号如此重要的原因,就是其他环节都运作得非常完美。

在大部分的工作中,我们充当的都是O型环的角色。没错,自动提款机能够进行一些现金交易的任务,效率比柜员高,但却无法完全取代柜员,反而凸现了他们解决问题以及与客户打交道的能力的重要性。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建房子、诊断病情、照顾病人、教育学生等情形。一旦工具改进,科技便会放大我们的影响力,提升我们的专业能力、判断力及创造力的重要性。

物质的丰富永远消除不了内心的匮乏。第二个原则是永不知足,这一原则决定了实际存在的工作岗位的数量。一旦我们创造出一种技术,从而在某些方面有了足够的生产力,这一领域的人基本上就自动失业了。1900年,40%美国就业人口从事的都是农业工作。如今,这一比例不到2%。这不是因为我们吃得少了,也不是因为美国人变少了。过去一个世纪农业生产力的增长意味着,现在只需两三百万的农民,就能够养活美国3.2亿的人口。这个进步太惊人了,但这也意味着农业中只剩下了一些的O型环类的工作。的确,科技可以削减工作机会,农业只是其中一个例子。但是,单一的产品、服务或行业的情况,不能代表整体经济的表现。

许多我们现在从事的行业,诸如健康医疗、金融保险、电子计算机等,在一个世纪以前规模都很小,或者几乎不存在。我们购买的许多产品,如空调、SUV、电脑和移动设备等,在那时要么非常昂贵,要么还没被发明出来。自动化让我们拥有了更多自由时间,扩大了选择范围,所以我们发明了新产品,产生了新想法,催生了新服务,而这些都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占据了我们的时间,刺激了消费。你可能认为有些东西是多余的,如极限瑜伽、冒险旅游和“口袋妖怪GO”(Pokémon GO),但事实是人们就是喜欢这些东西,而且愿意努力工作,为其买单。一个2015年的普通工人如果想要达到1915年的普通生活水准,每年工作17周即可,只需三分之一的时间。但大多数人不会那样做,科技为他们提供了福利,他们愿意为此努力工作。物质的丰富永远消除不了内心的匮乏,正如经济学家托尔斯坦·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所说,发明是需求之母。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