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东渡日本的夜行百鬼

作者:叶扬斌
2017-05-11 09:18:28
分享

书摘:东渡日本的夜行百鬼
《知中·一本读懂!山海经》封面,图片来源:中信出版社 

 

东渡日本的夜行百鬼

作者:叶扬斌

 

“百鬼”一说由来已久,东汉的张衡(公元78—139年)在《东京赋》中有言:“善曰:风俗通曰:黄帝书,上古时有神荼、郁垒昆弟二人,性能执鬼。度朔山上有桃树,下常简阅百鬼,鬼无道理者,神荼与郁垒,持以苇索,执以饲虎。是故县官常以腊祭夕,饰桃人垂苇索,画虎于门,以御凶也。”过说起“百鬼”一词,如今大家更容易想到的大约是日本异闻。

相传日本境内生活着六百多种妖怪,因而又被冠名为“妖怪列岛”。平安时代,仿长安而建的平安京(今京都)人类与妖怪所处空间互相交叠,白天人们在外活动,而夜晚这里则是妖怪的世界,怨灵出没,百鬼横行。

妖怪文化可谓是日本传统文化典型的代表之一,于平安时代而兴,历经室町、江户后,自成一体,形成独特的文化体系,贯穿杂糅于历史始终。无论是过去的妖怪图卷、话本,或是现在的漫画、游戏,与民间俗信相辅相成的各种妖怪怪谈为大和民族的文艺作品提供了无穷尽的鲜活血液和丰沃土壤,使妖怪文化焕发出勃勃生机,乃至成为文化标志,《画图百鬼夜行全画集》可说是其中的代表。

鸟山石燕从中国的《三才图会》和日本的《和汉三才图会》中汲取灵感、搜集素材,并与日本民间俗信传说相结合,完成了《画图百鬼夜行》《今昔画图续百鬼》《今昔百鬼拾遗》和《百器徒然袋》四部妖怪画,合二百零七种妖怪,这四册画卷共同组成了如今的《画图百鬼夜行全画集》(文中简称《百鬼夜行》),这部经典的妖怪画卷将其时妖怪文化的盛况为后世展示一二。

《百鬼夜行》中所出现的许多物怪正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器物所化,碗盘、油灯、木鱼、纸伞等因为久置不用而生出怨念或是附灵成精,这样的物怪在日本妖怪文化中被称为“付丧神”。道家有语曰“物久成精”。东汉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中也有“魅,老精物也”的说法,因而有了“物魅”这样的概念。“付丧神”正是借鉴了这一说法应运而生。

当然,昼伏夜出的百鬼并不只有物怪。作为多山岛国,日本有着大量与山水有关的鬼怪传说,这亦是源于先民对未知的大自然的敬畏。除此之外,日本民俗学者柳田国男认为妖怪是被贬到凡间的神明,中国道家也有“谪仙”一说。

现如今,许多人虽不见得能道出《山海经》中的许多异兽,但也许能随口说出日本有名的若干大妖怪的名字,诸如河童、雪女、八岐大蛇、酒吞童子等。然而作为古代中国的“铁粉”,日本的许多妖怪也是由唐朝东渡日本而来。

 

河童

《百鬼夜行》中的河童是一个集人、龟、蛙形态于一体的水怪,皮肤为绿色,毛发为红色,皮肤上有黏液,手脚仅有四指,指间有蹼,总体看起来是小孩模样。河童分布于日本各地,他们也被称为“川太郎”,但意思都是“住在河川的孩子”。河童头顶放着盛水的碟,传说只要让碟里的水流尽,河童就会耗尽法力。有的传说认为河童是水中的精灵,水神的使者,对人类无害。但也有传说称河童非常好色,喜欢掳掠处子之身的少女。

河童的传说起源于中国的河伯——黄河之神。据说河神性情暴虐好淫,要求百姓大肆祭祀才肯保来年的风调雨顺,彼时的县太爷接到不愿以家中幼女作祭品的人家呈上的冤状后,下令停止祭祀河伯,并赏金千两要求杀死河伯。河伯自知自身难保,于是东渡日本而去。河伯虽“逃难”到了日本,摇身一变成为河童,但他们体貌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曾记载过一种水中小怪,外貌性情与河童极为相似:

“(沔)水中有物,如三四岁小儿,鳞甲如鲮鲤,射之不可入。七八月中,好在碛上自曝。膝头似虎,掌爪常没水中,出膝头。小儿不知,欲取弄戏,便杀人。”

 

姑获鸟

《百鬼夜行》中的姑获鸟是一个可怜而危险的妖怪,声如婴啼,由难产而死的母亲所化,在日本又叫产女。姑获鸟常在夜里抱着婴儿行走,专门偷别人家的孩子,七天后她会把偷来的孩子吃掉,而后重新再偷。如果家中有幼儿的,忘记收回晾在外面的幼儿的衣物,就会被姑获鸟滴血标记,如此家中幼儿就会被偷走。日本民间传说集《今昔物语》中曾经讲到源赖光的部下季武路遇产女(即姑获鸟)的故事。 姑获鸟起源于中国,最早在晋代郭璞的《玄中记》中便有提及:“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在中国,姑获鸟又被称为夜行游女、天帝少女、鬼鸟、九头鸟。明代陈耀文的《天中记》载曰:

“姑获鸟能收人魂气,今人一云乳母鸟。言产妇死化作之。能取人之子以为已子。胸前有两乳,有小子之家则血点其衣以为志,今时人小儿衣不欲露者,为此也。”

这与日本的产女相似。《本草纲目》中也有姑获鸟的相关记载:“常吸人之魂魄,荆州多。附毛之飞鸟,毛脱则变成女人,此为产妇死后化身,故胸前有双乳,喜捕人子养之视为己出。凡有小儿之家,入夜不宜露其衣物。此鸟夜飞来以血沾衣以作标志,小儿因而抽搐惊吓成疾,此谓无辜疮。此鸟全为雌鸟物雄鸟。七、八月夜间飞行惑人。”这里的姑获鸟披羽为鸟,脱羽为人。

 

飞头蛮

辘轳首是一种长颈妖怪,又称为飞头蛮。她白天时与常人无异,但到了夜里,头颅可与身体分离,自由活动。有的辘轳首有自己的意识,会杀人以吸取精血,而有的辘轳首则并不自知是长颈妖怪,夜晚身首无意识地分离,白天合体后也会忘记夜里的所见所为。日本有传说不能娶脖子上缠着红线的女人,那红线是颈部渗出的血迹,是身首经常分离所致。辘轳首虽然可怖,却很好对付,据说只要头和身体分离后将她的身体藏起来,头颅无法找到身体就会一直四处飘荡直到气绝而亡。

《搜神记》早有长颈妖怪的记载,名为落头氏。相传三国将领朱桓家中有一婢女就是夜间会身首分离的落头氏。一次夜里,同住的女孩将她的棉被盖住断颈,导致天明时头颅无法回到身体上,奄奄一息。

人鱼

鸟山石燕所描绘的人鱼在浪花中高扬鱼尾,指间有蹼,貌不似人更接近猴,略丑陋,其肉能使人长生不老。日本有许多与人鱼有关的怪谈物语,其中最为有名的大概要数“八百比丘尼”。相传在古日本的若狭地区有一位名为高桥的渔夫,一日他招待村人吃饭,烹煮了一种人面鱼身的怪鱼,大家面面相觑无人敢食。然而一位男子将人鱼肉偷偷藏起一块带回了家,不料却被女儿偷吃了去。结果,这位女子一直保持着十几岁的容貌活了八百岁,周游列国帮助别人,后来回到家乡,在一个岩洞里消失了。这位长命百岁的女子便是“八百比丘尼”。

人鱼的传说早在《山海经》中便有记载。《海内南经》:“氐人国在建木西,其为人,人面而鱼身,无足。”相传氐人是炎帝后羿,又称“互人”。郭璞注曰:“(氐)音触抵之抵。尽胸以上,人;胸以下,鱼也。”人面鱼身的中国传说还有鲛人,又名泉客,《搜神记》中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编辑:王旭泉)

 

 

分享
标签: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