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逊专栏:译者为何压抑?

来源:中国日报网
2017-07-24 15:05:55
分享

翻译是孤独的,由此得知,译者选择翻译这个行业往往是出于兴趣,而不是渴求关注。直到最近,干得不错的译者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期望稳定、有序的生活。但是,翻译行业正在经历一场痛苦的转变,对于那些胆小的译者来说,生活将会变得艰苦。

约翰逊专栏:译者为何压抑?

大部分译者都是自由译者。由于网络的兴起,一个住在肯塔基州的译者也可以为瑞士银行工作。但是这也导致了激烈的全球竞争,给翻译价格带来了巨大的下行压力。译者们可以努力寻求薪酬更高的工作——虽然这样意味着用于翻译的时间会缩减,或者找一家机构帮他们争取工作机会——可这样一来翻译报酬就会有所削减。

无论译者选择毛遂自荐还是与翻译公司合作,他们都要在网络市场秀出自己的技能。然而,这又给市场翻译价格带来了残酷的竞争压力:每千字的费用低至13到15美元。一般来说,每千字50美元是低端翻译,文学翻译大约在每千字120美元,高端翻译为每千字250美元。网络市场上,那些不太懂外国语言和翻译质量的客户基本上都会按价格选择译者。

翻译价格下降的另一个原因是机器翻译的质量得到了提高。一年前,机器翻译的结果还不尽人意:不但内容不准确,也往往没什么可读性。但是,翻译引擎在深层神经网络技术的支持下,大大改善了这两方面存在的缺陷。那些提供最低翻译价格的人十之八九在使用翻译软件,然后再针对译文的准确性和可读性进行快速的审校。总体而言,大型翻译公司对科技以及科技可能带来的益处兴奋无比。然而译者自身担心的却是他们未来的工作不再是绞尽脑汁地翻译,而是动动手指的修改。

所有的在职者都一样,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工作受到影响。但是为了避免失业,一位职场老手给出的建议是通过提高专业知识和写作技巧来获取高端工作。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能做到。中大型市场的译者难免要做更多审校工作,甚至还会被淘汰。

剩下的那些人未来该何去何从呢?至少有一点,文学翻译尚未受到威胁。2001到2015年间,翻译小说在英国的销量提升了6倍,而且美国的销量增长势头也很强,因为这些国家的读者喜欢读优秀作品,这些作品不仅限于国内——例如意大利作家埃琳娜·费兰特的作品。人人都认为机器无法翻译小说作品。挪威作家罗伊·雅各布森凭借《看不见的事物》入围2017年布克奖,他的作品中有一些原汁原味的挪威方言,都被Don Bartlett 和Don Shaw两位译者巧妙地译为具有同样表达特色的英语语言,例如“Hvur bitty it is!” (“How small it is!”)。布克奖认为,翻译实际上也是一种写作,译者和作家同样享有奖金。

大部分翻译都是商务翻译,而商务翻译也是一种写作。企业高官们有时不愿采用演讲或者信件的译文,因为种译文与原文的差别其实很明显。然而,一个优秀的译者需要对整篇文章进行反思,改写重要的段落,拆分或者整合某些句子,等等。翻译软件可能翻得很对,但只能逐句翻译。因为语言有不同的节奏,而且对于好句子的价值有不同的期待,而机器翻译的方法会导致语言混乱。因此,最好的翻译方法就是先思考原文的内涵意义,再进行重写。

另一个可行市场是“创译”(transcreation),这要求译者,尤其是从事广告翻译的译者,虽然不采用原文的措辞,但是可以确保译文呈现准确的文化参照、笑点,以及可以产生同等效果的内容。这样看来,与其说“创译者”是译者,倒不如说“创译者”是作者。

科技的冲击影响的不只是翻译行业。法律行业和会计行业等高端行业正在见证用机器完成那些可重复的知识工作,而且做得还不错。未来的译者不仅要具备语言和写作技巧,为了真正做好本职工作,他们也得学一学律师事务所和会记事务所的职员们,去赢得客户的信任,并且了解客户的想法。换言之,翻译界的独行侠们可能会觉得寸步难行喽。

原文选自:经济学人

(编译:孙松玲,编辑:钦君)

分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