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戒瘾:战胜致命性成瘾

2017-12-19 17:50:33
分享

推荐|戒瘾:战胜致命性成瘾
 戒瘾:战胜致命性成瘾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前言:看不见的致命流行病

近年来,美国治疗酒精中毒和药物成瘾带来的收入高达340 亿美元,康复诊所如今几乎遍布全美各个城市和小镇,成瘾治疗中心的总数达 14 000 家,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星巴克且仍在增长。

然而,人们对酒精中毒和药物成瘾的治疗却非常失败。根据美国一项有关全国药物滥用与健康的年度调查(National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 NSDUH)报告的数据,在过去 30 天内,约有 2000 万年龄在 12 岁及以上的美国人使用过非法药品,约占全国人口的 8%。此外,非医疗用途用药或处方药(包括止痛药、镇静剂和兴奋剂)滥用情况仍在增长,约有 4800 万年龄在 12 岁及以上的美国人出于非医疗原因在使用处方药,约占全国人口的 20%。 

我们来看另一组数据。过去一年内,仅在美国就有 88 000人因过度饮酒而死亡,这一数字在与生活方式相关的死因中位列第三(2009 年,过度饮酒超过车祸成为第三大死亡原因并持续至今)。过度饮酒导致年均潜在寿命减少(years of potential life lost, YPLL)了 250 万年,每增加一例死亡会导致年均潜在寿命减少约 30 年。 2006 年,超过 120 万例急诊就医和 270 万例医师诊室就医都源于过度饮酒。2012 年,过度饮酒带来的经济成本约达 2750 亿美元。

成瘾这一问题似乎无处不在,但人们还没有认识到成瘾是一种疾病。成瘾一旦被社会(如护理提供者、决策者、法院和司法系统,最重要的还是公众)公认为一种慢性疾病,它无疑将很快得到控制。

在哥伦比亚大学国家成瘾和物质滥用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Addiction and Substance Abuse)一项有关美国成瘾现象的划时代研究论文中,作者提到:“成瘾是国家最大的可预防性问题,也是最主要的健康问题。”他们还提到,没有使用科学的、有可靠医学支持的方法治疗成瘾,导致出现了一系列的诸如意外、凶杀、自杀、儿童疏于看护、非法监禁和性侵犯等健康和社会问题。

不可否认,这些数字过于巨大,以至于公众对其导致的影响变得麻木,而只有当我们深爱的朋友或伴侣死于药物或酒精滥用后,我们才会感到强烈的痛心。其中存在这样一种周期性现象,当菲利普·塞默·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这样的影视名人死于过度用药后,举国上下才会被拉回到严峻的现实中,开始讨论急需改进的有关成瘾治疗的话题,然后人们再次将这个话题遗忘,直到下一个名人过度用药的新闻出现。

但事实也不全然如此。在过去的 10 年,尤其是过去的几年中,成瘾药物科学的治疗和预防已经取得了进展。

作为一名拥有成瘾医学认证并获得委员会认证的精神科医师,我一直以来都身处一线,使用先进的技术进行治疗。过去,我在洛杉矶县总医院急救室工作;如今,我在自己成立的马里布成瘾治疗中心继续最后几年的工作。在我看来,成瘾的循证治疗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不为大众所知。

那么,现存的问题和解决方案间为何存在如此大的割裂呢?在《戒瘾》这本书中,我会解释当今这个根深蒂固的康复行业如何通过每年蒙骗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来获取数以亿计的金钱,从而获得惊人的财富;为何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依然没有任何主动改变这一运作方式的意愿。

令人震惊的是,约有 90% 的康复诊所从不在治疗项目中使用任何的循证医学。事实上,全美只有 6 个州对成瘾治疗的工作人员有某种形式的教育要求,而他们大多自封为成瘾咨询师。这些没有道德原则又无知的诊所的治疗方案完全基于 19 世纪 30年代互助小组的概念,其内容是强迫来访者禁欲,而并未提供美国医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认证的成瘾药物。

尽管几十年来,科学研究已经排除了任何怀疑,证实了成瘾是一种大脑疾病,但康复行业依然将其看作一种道德堕落和缺少意志力的结果。他们坚信产生这一谬论的原因与整个社会密不可分:根深蒂固的机构组织一直鼓吹与真理相悖的戒瘾12步法则;政策制定者和司法人员判定成瘾是为了定罪而非出于治疗;医学界不承认成瘾是一种疾病,也不知道正确的治疗手段;而广大公众中有人理解成瘾者,有人蔑视成瘾者,而更多的人对成瘾感到一头雾水。

下面列出的是已经被科学研究所证明的、有关酒精和药物成瘾的简要事实。

1. 成瘾是一种慢性大脑疾病, 其特征在于人们对酒精或药物的强迫渴望, 需要训练有素且经过认证的专业人员对成瘾者进行终身的医疗干预和管理(正如所有其他慢性疾病一样)。

2. 同时,成瘾也和双相情感障碍一样,是一种大脑的慢性疾病,因此其治疗不仅需要咨询和群体谈话治疗(无论治疗初衷是多么美好)。

3. 事实上,除了咨询和生活方式调整之外,酒精和药物成瘾者首先需要接受药理学治疗。

4. 作为慢性复发性疾病,成瘾者通常需要持续治疗,以预测成瘾复发和减弱成瘾的强度。

5. 复发可以预测,因此成瘾也是可以治疗的,深陷酒精和药物成瘾的人们在经过治疗后能够康复并过上满意的生活。

本书的核心在于提供治疗成瘾的指导原则。你将看到我使用非专业术语来解释为何循证医学对治疗成瘾是有效的,以及我们是如何找到这些方法的。重要的是,我会详细阐述人们为何需要远离所谓的康复诊所。在这些诊所里,最好的情况是人们只会因无用的治疗损失金钱,但最坏的可能是这样所谓的治疗非常危险,甚至会给患者的生命带来威胁。

本书提供的信息将击碎以下几条谬论,不幸的是,这些错误观念仍在指引着美国成瘾治疗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用意志压制欲望能够治愈成瘾。

·成瘾不可预防, 成瘾者会因绝望而毁掉自己的生活。

·听曾经的成瘾者讲述自己克服成瘾的经历是最好的治疗方式。

事实上,作为一名内科医生、临床医生以及医学博士,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脑疾病(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以及其他疾病)都不能由业余人员来诊断和治疗。很多科学研究早已证明了这个理论:成瘾是一种可预防、可治疗的疾病。

本书为成瘾者及其家人、朋友提供科学的、可操作的信息。这些信息也是我在位于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的课堂上向学生们讲授的,我的课堂内容对于医学生来说非常基础,无论具体什么专业的学生都需要认真学习。

这是我第一次向公众传递这些理论,我希望能够彻底拨开这层无知、恐惧、耻辱的、笼罩着成瘾者以及成瘾治疗的阴霾。

从本书中,你至少可以明白一点:在美国,没有成瘾的问题,有问题的是成瘾治疗。

 

(编译:王旭泉)

 

 

分享
标签:

推荐